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五节 大案要案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五节 大案要案

  秦宝华哂笑,“陆书记,没必要弄得风声鹤唳吧?难道就因为这事儿我们就不开展工作了?今年我们局面这么好,又有什么事情能比我们手里的事情更重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有问题谁自己承担,只要我们心里没冷病就行了,怕啥?该干啥,咱们继续干咱们的,半点也不能分心。”

  秦宝华是有说这个话的底气的。

  今年宋州的态势太好了。

  从第二季度开始宋州的几个重要经济指标就呈现出一路狂飙的架势,无论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还是gdp增速,抑或是工业增速,还是第三产业增速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局面,可以说,宋州迎来了自1999年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甚至比起五年前宋州发展速度仍然很快的时候更好,因为这个时候的宋州才能够真正说得上是全面发展。

  工业增速依然强劲,无论是苏谯还是遂安,抑或是麓溪和麓城,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不和谐的因素的话,那就是苏谯、遂安和麓溪与其他几个区县的距离有继续拉大的迹象,这也是宋州市委市政府目前最为关注的。

  其他几个区县的发展速度也不能算慢,起码和其他地市的情况相比,已经算是相当快的了,但是要和这几个工业大区县相比仍然有一定差距或者速度相若,尤其是本来这几个大区县的经济总量就相当骇人了,仍然保持这种增速,从绝对值上来看,距离就还在进一步增大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宝华,我知道,咱们现在的确不能分心,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分心,坚定不移的继续发展经济。全副身心扑在经济工作上,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我就是有些担心一些无干的事情干扰到我们当前的形势,刚才我没有多说,但是还真有些担心会不会牵扯到更多的人,我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无端怀疑,历来在房地产行业出问题的都不会是单一性的问题,这是有先例的,我真怕这把火会顺着藤烧着我们有些单位有些人啊。”

  秦宝华脸色微微一怔,“你是担心市里相关部门牵扯进去?”

  “不好说啊。但现在我们也只有边等边看了,当然经济工作不能等。”陆为民只是提醒一下秦宝华。

  市国土局局长徐瑞峰算是秦宝华的嫡系,秦宝华有意让徐瑞峰到市政府进党组,担任市政府秘书长,这件事情也和陆为民提过,当然也还只是一个意向性的提议,尚未正式形成意见,还属于私下沟通。但陆为民却知道徐瑞峰和苗奇伟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因由大概也就是因为西塔在用地指标上的问题,徐瑞峰周末经常到西峰山区度假休闲。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顾子铭也和陆为民说起过,只不过当时没想到这么远罢了。

  秦宝华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陆为民见状赶紧道:“宝华,我只是随口一说。未必有什么针对,嗯。怎么说呢,啥事儿往坏里想好一些。免得真要出点儿啥状况,咱们没心理准备啊。”

  秦宝华理解陆为民的意思,这是好意,也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到时候来个措手不及,她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

  “什么情况?”池枫把包搁下,喝了一大口水,这才抹了一把嘴巴,“我就一个国庆没回来,怎么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来了?”

  “谁知道呢?”常岚笑眯眯的坐在池枫对面,“你在外边忙了一个月,也辛苦够了,懒得多管这些事儿。”

  “陆书记不在?”池枫随口问道。

  “到省里去了,和秦市长一块儿去的,省纪委约谈。”常岚点点头,脸色也有些复杂,“三名副厅级干部,三名正处级干部,还有五名副处级干部,科级干部和副科级干部不计其数,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大一桩事儿,肯定得有一个说法。”

  还在京城,池枫就已经听到了宋州官场“地震”了。

  卢灿坤最终还是被牵连出来了,作为分管多年国土的副市长,在大家都已经安然功成身退到人大那边去吃安闲饭的时候,最终还是出状况了,栽了筋斗。

  不过问题不是从苗奇伟这里出来的,而是从市国土局局长徐瑞峰那里被突破的。

  苗奇伟交代出了自己曾经帮蓝山地产老总和徐瑞峰牵线,后来得知蓝山地产老总汪蓝山送给徐瑞峰30万现金,算是后来蓝山地产取得一块土地的感谢费用,苗奇伟把这事儿向纪委检举算是换取日后从宽的一个立功表现。

  徐瑞峰由此被牵连了进来,市纪委迅速从蓝山地产方面突破,汪蓝山本人开始坚决否认,但是市纪委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借调的干警迅速从蓝山地产的财务上获得突破,查到了这一笔三十万款项的去向,最终汪蓝山不得不交待了他分别给市国土局局长徐瑞峰和市国土局副局长杨兰行贿30万和10万的事儿,这一下子就把徐瑞峰给套了进来。

  徐瑞峰由于被纪委双规时并不清楚祸起何处,但是太过脆弱的心理素质让他进去不到三个小时就开始狂吐不休,一口气交待了他收受贿17笔85万元的事儿,但是每一个单笔数量都不大,都没有超过10万元的,这使得市纪委觉得徐瑞峰这条大鱼背后藏着更大的价值,所以最终包泽涵还是向省纪委请求予以支援。

  最终由省纪委纪检二室主任陶国虎带队,从省纪委抽调了七名精兵强将前来牵头查处这起明显已经演变为窝案的大要案件。

  省纪委的介入使得案件进展陡然加速,徐瑞峰被省纪委带到了洛门双规调查,很快就交待了他在西塔、南城新区等多个项目上收受房地产开发商贿赂45笔,数量高达超乎想象的780万元,纪委工作人员也从其家中搜出现金、存折、首饰等贵重物品价值1000余万元,同时还从其家中查获了多大11套的房产证,遍及沪上、京城、三亚和昌州,价值超过800万元。

  这已经成为了宋州乃至昌江建国以来的超级巨贪,而究其违法犯罪历史,主要还是集中在99年以后,尤其是从2001年担任市国土局党组书记、局长开始,其胃口更是一日千里,仅仅2001年一年里,他就收受贿赂13笔,220万元,2002年一年收受贿赂16笔,280万元,2003年收受贿赂9笔170万元。

  徐瑞峰在交待自己违法犯罪事实之后,也如数供述了自己向时任常务副市长的孙承利行贿两笔共计40万元,像时任组织部长的朱小平行贿30万元,像时任分管副市长的卢灿坤行贿10万元,使得他能够从市国土局排序最后一位的副局长,一跃超越了前面三位,直接升任局党组书记、局长。

  孙承利和朱小平也就罢了,反正这两人本身也不是宋州人,在宋州工作的时间也不长,而且也已经离开了宋州,但是卢灿坤不一样,卢灿坤在宋州工作三十余年,可以说是一步一步从基层走上来的干部,可以说卢灿坤被查处引发了在宋州官场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在查处卢灿坤的问题上,省纪委在调查中发现卢灿坤还真没有其他太多的问题,在其家中也没有发现什么其他太超出其收入范围的情况,这也让纪委专案组颇感惊讶。

  按照卢灿坤自己的交待,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做错了这么一桩事情,除了平时逢年过节有些下属和朋友来拜年收过一些人情世故礼尚往来的红包外,一次超过一万块钱的情况就这么一遭,没想到就会栽在这个问题上。

  何况他在徐瑞峰能否担任局长这个问题上并不具备决定性作用,还得要看市委主要领导和组织部这边的意见,正因为如此,他当时在知晓徐瑞峰肯定会升任局长的情况下,想到自己也不过就是在主要领导面前说一说好话,组织部考察时谈一谈意见,走一走程序罢了,所以也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笔钱。

  没想到天都要亮了,却一泡尿撒在了床上,这件事情也是让无数人唏嘘感慨不已。

  虽然出了这么大一桩事儿,但是主要问题都出在1999年到2003年期间,也就是说,真要论责任,也和陆为民说不上有多大关系,但是毕竟是在你担任市委书记期间暴露出来的,自然也还是有责任,所以约谈也是必然的,起码要给一个警示。

  才个位数的月票啊,兄弟们给几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