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七节 支柱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七节 支柱

  送走了宋州市的两个主要领导,杜崇山这才慢慢踱着步,眉头深锁的走到窗前。

  他知道宋州在这个项目上花了不少心血,专门委派了一个副市长长期驻扎京城,就是为了要拿下这个项目。

  说实话,之前他对宋州要想拿下这个80万吨乙烯项目是不抱太大希望的,中石化那帮人他在蓝岛担任市委书记期间就打交道不少,他太了解那帮人的德行了,都是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于公于私胃口都太大,蓝岛大炼油项目之所以前前后后拖了十来年,期间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客观因素,但是也和中石化那帮人的作风有很大关联。

  秦宝华提到了6月份中石化和鲁省、蓝岛市三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建设中石化蓝岛大炼油项目,正式获批,预计很快就要启动建设,这事儿他也知道,毕竟他也是蓝岛出来的,那边的人脉不浅,自然有渠道了解个中内情。

  中石化和蓝岛方面也是在这个项目上做足了功夫,但杜崇山却知道这里边猫腻不少,牵扯到诸多利益方,不足为外人道。

  现在宋州方面又要和中石化就80万吨乙烯项目合作,以他对中石化方面的了解,尤其是现任的中石化高层,他知道要想搞定这个项目,一样猫腻不会少。

  他不清楚陆为民和秦宝华是否知晓这里边的关节和内情。

  但他也知道这个项目对宋州很重要,上百亿的投资,对于宋州的经济拉动有多大可想而知,而且乙烯项目本身本身就是事关国计民生。下游产业链也相当长,可以说这样一个项目落户宋州,对于宋州提出的要打造昌鄂皖结合部和长江中下游结合部的核心城市具有很大的支撑作用。

  从省里的角度来说,当然乐于见到这样一个项目能落户宋州,但是这个项目却很有可能会在落户宋州的过程中带来一些列风险。这个风险是针对宋州方面的,尤其是宋州相关的领导。

  杜崇山他不知道陆为民和秦宝华是否意识到这一点。

  蓝岛方面现在不是他当家了,他自然无需多操心,但一些昔日的老下属也很含蓄委婉的和他提起过一些东西,他都装出没听出来,他不愿意再参与到这已经和他没有太多瓜葛的事情中去。

  他坚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如果那帮家伙真的要去作死,那自然就会死。

  问题是在宋州这边,怎么办?这个项目前景太可观了,同时又像一个黑洞,可能吞噬无数人。

  一旦这个项目真的运作起来。就极有可能会把宋州方面牵连进去,杜崇山不愿意见到陆为民和秦宝华被卷入进去,但是一时间他又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来提醒对方。

  不过他相信陆为民的智慧和人脉底蕴,陆为民应该是对中石化的底细有所了解的,他也应该预判得到如果要宋州要和中石化在这个大项目上合作,那么就不可避免的要牵扯到很多或明或暗的利益纠葛,而且很多东西还无法拿上台面,甚至可能隐藏无数风险。

  对于陆为民他们来说。也许本来只想为宋州的经济发展谋一个更上一层楼的台阶,但是却有可能被牵扯进无限风险中去了,这对于陆为民日后的仕途也许就会带来极大的危险。

  *********************************************************************************************************************************************************************

  奥迪匀速的奔驰在昌宋公路上。车上的气氛却不太好。

  “陆书记,你说杜省长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他以前对我们宋州的几个项目都很支持,像宋昆高速,为什么在这个项目上我总感觉他的态度有些说不出的暧昧呢?”秦宝华实在忍不住,沉声道。

  陆为民忍不住苦笑,实际上他已经从杜崇山有些矛盾的态度揣摩出一二来了。

  杜崇山就是从鲁省过来的干部。而且和中石化方面打过多年的交道,肯定多多少少是对中石化方面的作风是有些了解的。陆为民估计杜崇山正是因为了解中石化那帮人的底细,所以才会担心宋州如果和中石化在80万吨乙烯项目上合作会被卷入一些他不愿意见到的担心的事情中去。

  有着前世记忆的陆为民当然清楚这里边的风险。可是你能回避得了么?这个项目除了中石化就不可能有其他人来合作,所以再大风险,也得上,现在就是考虑如何最大限度规避风险的问题。

  秦宝华以前没有和中石化这些单位打过交道,当然也不知道中石化现在这帮人的底细,而且有些东西也不好深说,所以秦宝华才对杜崇山的态度有些不满。

  “宝华,有些事情慢慢你就明白了,也许杜省长是在为我们担心。”陆为民慢吞吞的道:“他是好意,我能领会得到,但这个项目对于我们宋州来说,不可或缺,哪怕是龙潭虎穴,我们也得闯一闯。”

  “好意?”秦宝华一时间没明白过来,眨了眨眼睛看着陆为民,“龙潭虎穴?陆书记,我有些不明白了,难道说这里边还藏着什么风险?环评也好,占地也好,我们都按照正规程序来走,该报哪一级我们报哪一级,……”

  陆为民摇摇头,“不是这方面的,唔,等见了池枫,让池枫好好给你汇报汇报,有些东西是上不得台面的。”

  秦宝华见陆为民的面部表情有些苦涩,脑瓜子稍一转弯,也就有些明悟了,她虽然没怎么和中石化这些巨头打过交道,但是龌龊事儿也不是一无所知,也见识过一些,只不过觉得中石化这种央企巨头,没联想到那么多罢了。

  “杜省长来咱们昌江之前,可是在蓝岛担任市委书记,嘿嘿,他和中石化方面为了那个大炼油项目可是没少打交道,你觉得他的担心源于什么?”陆为民意味深长的道:“他不是不愿意支持我们,而是有些担心咱们太稚嫩,中了别人的招儿啊。”

  秦宝华这才回过味来,杜崇山那是和中石化那边打交道的高手啊,显然是有些感悟的,才会这么纠结,莫非那蓝岛大炼油项目也是有颇多猫腻?

  “陆书记,那你把池枫弄去办这事儿也是早就有思想准备?”

  “能没准备么?我在京里有熟人,就在提醒我,中石化那边的事儿不好办,他们自主性太强,就算是发改委和国资委在具体业务上都难得过问,所以么,得好好下水磨工夫。”陆为民也不隐瞒什么,“当然熟人也说,这对宋州未必是坏事,因为如果完全按照上边的意见来,恐怕宋州是没有多少希望的,要和武*汉竞争,宋州条件再好也没有多少胜算,政治决定了宋州永远无法和武*汉相比,可对于中石化来说,他们自主权强,也就意味着如果他们认定了宋州,那么就有可能无视发改委的意见,当然我们也需要在国务院和发改委做一些工作,但总体来说,我们就占据了主动权,可能性就会大很多,所以对中石化那边,哪怕是真有些龌龊事儿,我们也得应付着。”

  陆为民的话说得很含蓄隐晦,但是秦宝华也听明白了,皱了皱眉,压低声音,“你是打算采取一些方式来化解这些可能存在的风险?什么方式更妥当一些?”

  “商业方式吧。”陆为民淡淡的道:“通过市场经济商业运作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秦宝华立即明白了,所谓商业方式就是要撇开政府部门的利益输送这种风险,而是把所有风险转嫁给对方和相关企业,这里边需要一些比较复杂的操作,但只要立身正行事端,可以个人可以在最大限度的避免风险了。

  事实上在垆头机场项目上陆为民也是秉承了这种方略,的确可以最大限度的规避风险,不过垆头机场项目要和中石化这个80万吨乙烯项目比,那又无法相提并论了,上百亿的项目,对方的胃口肯定不会小,宋州方面无论通过什么方式,都不可避免的要牵扯进去,所以一些风险是避免不了的。

  见秦宝华脸色有些沉重,陆为民宽慰对方:“车到山前必有路,干事儿免不了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但这个项目对于我们宋州来说非常重要,说句难听一点的话的,这也许就决定了我们宋州究竟是一个三百万人口还是五百万人口的城市,当然这只是其中的支柱之一,我希望在我们这一届市委市府能够为我们宋州城为五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多打下几根有力的支柱。”

  继续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