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四十三节 小心思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四十三节 小心思

  “老姚,我是说你对这项工作有什么新的意见?按照方书记的意见,我们部里得拿出新的东西来才行。”左云鹏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姚放,你越是在那里支支吾吾,我就越是要看你有啥观点,别在那里给我阳奉阴违。

  姚放沉吟了一下,左云鹏准备退缩了,面对方国纲的强势,他还是不敢硬顶,当然这也算理智之举,毫无胜算还要去硬抗,那就是不智了,现在退一步,也在情理之中。

  “左部,方书记的态度很鲜明,我觉得这也是省委下了决心要在这个试点上做文章,部里当然要全力支持配合,宋州固然发展势头很好,但是昆湖也不差啊,还有丰州也不错,大原则定了下来,部里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具体安排环节上做好工作,咱们完全可以按照这个意图来做嘛。”姚放不动声色的道。

  左云鹏心中微微一动。

  在争夺昆湖市委书记一职上,陆为民和恽廷国交锋了一回的,最终恽廷国胜出,当然陆为民而不算落败,宋州条件并不比昆湖逊色,但是这个梁子或者说心结却算是结下了,两个人虽然在明面上都是笑语如花,但是骨子里只怕也都是很想要别一别苗头的,去年昆湖胜出一局,今年宋州又反超,两人心里说不定都憋着一股气,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外加一个一心想要摆脱张天豪和陆为民留下窠臼的唐天涛,这事儿就更有意思了。

  这个姚放的心思倒是相当诡秘,悄然无形的就把有些东西引导过来了,左云鹏心中有些警惕的同时也很欣赏对方的脑袋瓜子。的确是个人物,也难怪这么年轻就能走到这个位置上,不过也幸好这个家伙和陆为民格格不入。

  “唔,老姚,你这个儿建议不错。宋州、昆湖和丰州的情况都很不错,各有千秋,在选拔和任用上,的确需要放得更开一些,我看这项工作可以铺开一些,在一些具体人选的安排上也要贴近需要。”左云鹏若有所思的微笑道。

  *********************************************************************************************************************************************************************

  省委的这个意见在宋州、昆州和丰州也的确一起了一些震荡。的确,这样一个机会对所有符合条件的人来说都是难得的机遇,虽然可能会到艰苦落户的地区去任职,但是谁能说这里边没有孕育着机会呢?

  省委组织部要专门负责考核这批干部,也就意味着这批干部已经从一开始就与其他干部区别开来了。而且越是艰苦的地方也就意味着机会越多,稍稍努力也许就是另外一个天地,打开局面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获得省委组织部的青眼相加,这如何不让这些人心动神摇。

  当然也有人对这一轮的调整有些吃不准,尤其是一些已经具备了较好条件的角色。

  “陆书记,您能不能给我露个实话,我真有些不明白,怎么就轮到我头上了?”

  谭伟峰显得很淡然大气。省委组织部的考察很是让人意外,居然第一个就是他,这让他也颇感意外。一来他到苏谯担任县委书记时间不长,升任市委常委时间更短,才一年不到,现在居然要调整自己,那会让自己到一个什么位置上去?

  从省委组织部获得的消息,这一轮人事干部交流。主要是要到条件较差、发展落后的老少边穷地区的县份上却任职,到县份说得过去。可是像谭伟峰这样的,已经是市委常委了。如果搁到昌西州或者西梁继续担任州委常委或者市委常委再兼任某个县的县委书记,那似乎就没太大意义了。

  “怎么,觉得我是在害你不成?”陆为民背负双手,在西岭环山道上漫步前行。

  “呵呵,陆书记您要害我似乎用不着这样吧?”谭伟峰也笑眯眯地道:“只是有些搞不懂了,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想离开苏谯,手里边的工作刚理顺上道,这就要走,到新地方没个一年半载的适应肯定不可能,而且越是落后越是发展缓慢的地方,往往思想越是保守,排外思想也越浓,我这真要单枪匹马去,能顶多少事儿?”

  “唔,未必是单枪匹马,我听说省里还有意要下派一批省直机关部门的干部,配合这批交流干部,省里的心气很高,一心要在这事儿做出成绩来,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一拍脑袋,荣书记、杜省长和方书记好像都很看好这个路子,实践出真知嘛,试一试也好,看看能不能趟出一条新路来。”陆为民随手揪起一把草,放在鼻息间慢慢嗅着,青草的汁液香气在鼻腔里浸润,让人头脑为之一清。

  “哦?”谭伟峰也有些讶异,“这么说来省里对这事儿还真的挺上心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会有这种方式来搭配呢,尤其是省直机关部门来配合地方上的,真是少见。”

  “所以这一轮的人事交流和以往都有些不一样,很多人还以为像以前那样就是镀金走过场,但这一次不是,省里是有想法有意图的,而且是真心实意要拿出战果来的。”陆为民摇摇头,“你的事儿,不是我或者宋州市委定的,是省里定的,只有为什么选你,我知道,你的条件最合适,但是让你去哪儿,我不知道,我觉得去哪儿似乎都不太适合你现在的身份,这就要看省里的意思了。”

  陆为民也的确没有想明白省里究竟打算把谭伟峰放在哪里,他估计如无意外,谭伟峰会放在昌西州,昌西州是目前昌江最落后的市州,既是少数民族地区,又是革命老区,同时也是昌江最穷困的地区,历届昌江省委省政府都一直想要改变昌西州的面貌,但是始终未能如愿。

  昌西州的底子的确太薄了,要改变非一朝一夕之功,得有一个打持久战的态度,贺锦舟在昌西州担任州委书记,工作不可谓不努力,但是发展情况还是起伏不定,时高时低,如果谭伟峰搁在昌西州担任常务副州长,应该是最合适的,但是省里的文件有明确的了是要安排这批干部去担任区县一把手,而且似乎也不可能为谭伟峰破例,这就有些扑朔迷离了。

  “陆书记,算了,我也懒得想了,安排我去我就去,没啥说的,我们市里还有谁要去?”谭伟峰想得很开。

  “市委推荐了谷伟和窦永年,省里还点了李幼君和吴淼,我估摸着这番动作一下来,咱们宋州又得要面临很多调整。”陆为民摊摊手。

  “总算有几个熟人,我们就静候佳音了。”谭伟峰加快脚步,“陆书记,来走一走,定时90分钟,看看我们能走到哪里。”

  “乐意奉陪。”陆为民也笑了起来,很欣赏谭伟峰的这种大气,想不通的事情就搁在一边,总会有一个结果。

  *********************************************************************************************************************************************************************

  方国纲对于左云鹏层出不穷的小花招也是腻歪透顶了,但是上一次他已经很是没给左云鹏面子,日后自己和左云鹏打交道的时间很多,他也不想彻底好左云鹏撕破脸,但这个家伙的确太让人不省心了。

  方案他已经看了几遍了,人选都基本上确定下来了,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这也是基本原则,宋州交流出来五个干部,谭伟峰,李幼君,吴淼,谷伟、窦永文,分别要在昌西州、西梁、曲阳、洛门和黎阳等地来落实。

  谭伟峰搁在了昌西州,这在情理之中,昌西州已经成为昌江一块伤疤,这块伤疤必须要治愈,那么就要在昌西州做出一个典范来。

  组织部这边的意见是有谭伟峰担任昌西州委常委,同时兼任昌西市委书记,但这个安排方国纲觉得有些不合适。

  他用红笔在谭伟峰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陆为民对谭伟峰也很看重,也有些舍不得,但是也要服从大局,但是要重用却搁在这个位置上,还是有些拘泥了。

  方国纲沉吟了一下,用红笔写了几个字,把州委常委兼昌西市委书记改成了州委副书记兼昌西市委书记。

  继续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