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五十三节 那几年我们追过的姑娘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五十三节 那几年我们追过的姑娘

  陆为民对西餐无感,但是在这方面很随意的他也不介意随便对付一顿,点点头:“嗯,中国大酒店也算是老牌子五星了,丽廊在业界也很有名气,尝尝就尝尝吧,曹朗九点过到,咱们一块儿去接他,他应该是一个人来吧?”

  黄绍成神色诡秘的笑了起来,“你说呢?牵着同学的手,只恨当年没下手,这么好一个可以和昔日老情人诉说衷肠的机会,你说曹朗会放弃么?还带老婆来,这不是发傻么?”

  陆为民没好气的瞪了黄绍成一眼,“别把别人都想着和你一样那么龌龊,是不是你经常背着你们小谢玩这一套?”

  黄绍成老婆谢静芳在星展银行从事进出口信贷业务,加之其父母均为身家不菲的商人,而且也有大量海外亲属,所以家境很好,虽然不及黄家,但是也算是城市中的中上阶层,而且谢静芳也毕业于暨南大学,比陆为民黄绍成他们这一届晚四年,相当于陆为民和黄绍成他们毕业参加工作,谢静芳才刚进大学校门。

  黄绍成和谢静芳夫妻感情很不错,孩子也已经在读小学了,不过黄绍成很喜欢在外边结交朋友,无论是因为工作还是家里公司的业务,在外边应酬都比较多。

  “没那事儿,我顶多也就是应酬时候在外边逢场作戏一下罢了,小谢都知道。”黄绍成大大咧咧的道:“我和小谢感情很稳定,我也没啥别的想法,日子也过得去,何苦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嗯。就你这番话,我已经闻出来一点儿味道了,怎么,外边有人了?干啥的?”陆为民有些讶然,黄绍成在他印象中是很稳重的。甚至在这方面要比曹朗还可靠,曹朗有时候还可能犯迷糊激情走火,可黄绍成前世中似乎也没有听说有啥风流韵事才对,难道说自己这个蝴蝶翅膀连相隔几千里的大学同学感情都能影响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黄绍成在陆为民面前倒也没有啥遮掩,耸耸肩,“一个单位的女孩子。开始有点儿好感,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走到一起了,可我觉得这太累,……”

  一不小心看见陆为民有些诡异的表情,黄绍成赶紧解释:“不是身体。是精神层面的,这两边儿都要应付,我从没有考虑过离婚,她好像也没有说过要我离婚,似乎也喜欢独身就这么过,可我还是觉得不踏实。”

  “一个处室的?”陆为民皱起眉头,一个处室的就有些危险了,这种办公室恋情很容易变成一团妖火。烧死无数人。

  “不,我还没那么蠢,别的处的。现在借调出去了。”黄绍成端起咖啡呷了一口,“都说平淡的生活会把人慢慢淹死,充满激情的生活又容易把人烧死,你想烧死还是淹死?”

  “那最好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自由穿梭。”陆为民也调侃着,“炼成金刚不坏身。自然就不惧任何环境了。”

  黄绍成斜睨了陆为民一眼,“为民。看样子你很有心得体会啊,我听曹朗说你和卢莹也有点儿旧情复燃。一夕之欢,还是细水长流?”

  “哼,曹朗这小子就会瞎编,卢莹联系上我还是他给的电话呢,就见过两次面,谈正事儿。”陆为民不以为然,“这一次露营大概也回来吧,你可以问问她,是不是和我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

  “哇,当面去问,这不好吧?”黄绍成有些夸张的摊摊手,“万一有点儿啥呢?这不是太大煞风景了。”

  “滚你的!”陆为民懒得理对方,“照你这么说,唐静会来?”

  唐静是曹朗大学里的恋人,两人却因为毕业分配而劳燕分飞,这也是当初最现实的选择,曹朗不可能去沪上,而唐静也不愿意去京城,所以分手也是必然。

  “我在电话里问曹朗,听他的口气,多半是和唐静联系过的,那种鬼祟的口气,如果不是唐静要来,他会这德行?”黄绍成不以为然的道:“当然,也可能是他问过沪上那边的同学,侧面打听到唐静要来。”

  当时寝室里四个人,陆为民和三个人关系都不错,但骆康显得要孤僻有些,和曹朗关系比较淡,与黄绍成要合得来一些,而曹朗也因为陆为民救过他一命而与陆为民关系最铁,但要论当初哪两个最谈得来,还是陆为民和黄绍成两人,陆为民一口粤味普通话也是那时候跟着黄绍成染成的。

  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似乎在回忆着十多年前那段青春岁月,某个画面的片段会陡然打开,呈现在脑海里,某个隐藏在记忆深处角落里的小故事会突然蹦出来,总会带起一阵阵涟漪,一段段回味。

  一晃毕业十四年,昔日的青葱少年,现在却已经正值壮年了。

  黄绍成和骆康的身形都保持得很好,两个人都属于南方人提醒,略黑而瘦,但浙南人的骆康更黑更瘦,而曹朗已经有点儿横向发展的趋势了,体重超过了75公斤,还有继续膨胀的趋势,陆为民也还是长了一些,逼近70公斤了。

  锻炼似乎也不是万能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身材走形也不可避免,尤其是像这种很难有固定时间保持日常锻炼的。

  *********************************************************************************************************************************************************************

  曹朗下飞机的时候显得很疲惫,不过看得出来心情还是不错。

  陆为民和黄绍成迎上前去,一人一个拥抱,像这样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毕业之后还是第一次。

  “曹朗,你身体看来需要锻炼啊,坐一趟飞机也这么疲倦?”陆为民擂了擂对方的胸脯,“这样不行啊。”

  “部里厅里事儿多,本来我都是请不到假的,你们都知道的,中央刚下发了关于在全党开展以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主要内容的保持*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意见,我们部里主打督导,从明年初开始一年半时间在全国开展这个活动,现在部里忙得飞,我这会儿请假,不是故意找事儿么?”

  曹朗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本来想请一个星期假,好好在这边休息休息,然后去你们昌江玩玩,结果只准了三天假,没法,回去还得加班,命苦啊。”

  “累,并快乐着吧。”黄绍成毫不客气的戳穿曹朗的矫情,“人家多少人想这么累,就是没机会,不信你问问我们省委宣传部的,看看他想不想?要不,为民,你问问你们宋州市委宣传部的,看看想不想捞到这种机会?”

  曹朗瞪了黄绍成一眼,“喂,我连说一声累都不行?给个面子好不好?”

  “要不,今晚我再给你安排一个,让你今晚继续操劳累一晚怎么样?”黄绍成笑眯眯地道。

  “你敢安排,我敢享受!”曹朗气哼哼地道:“反正为民在这里,替我作证,我是清白无辜的,被小人所害。”

  “哟,我这是热脸贴冷屁股了,得,你要保持你五好男人的形象,行,等到唐静来了,你有种别伸手。”黄绍成咬牙切齿的道。

  “谁说唐静要来了?”曹朗大吃一惊,停住脚步,“她真要来?”

  “怎么,还在我和为民面前装?你能来,她就不能来?卢莹要来吧,杜玉琦要来吧,缪晨要来吧,袁珂要来吧,这些女神女王们都要来,唐静怎么就不能来?”黄绍成趾高气扬的撇嘴道。

  卢莹和杜玉琦都是陆为民曾经追求过的女神,而缪晨和袁珂则是比他们高一届的校花女王,当然,作为学弟们也只能看着学姐校花们离校而去,徒留一地口水罢了。

  “唐静来又怎么?”见曹朗这么紧张,陆为民也大感有趣,“还念念不忘?你不是说你早就放下了么?这么多年你们再没有联系过?”

  曹朗有些尴尬,在两个老同学面前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前几年通过电话,去年她来京里学习,见过一面。”

  “多大个事儿,你这么忸怩干啥?”黄绍成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不是偷吃了抹嘴就不认了吧?难道说她还要你对此负责?”

  “哪有的事儿!”曹朗皱起眉头,“我只是觉得……”

  “高兴,还是犹豫,抑或恐惧,……”陆为民忙替曹朗分析感受,来推断曹朗的心境。

  曹朗迟疑了一下,“还是高兴吧,很想见一面,聊聊,没别的想法。“

  “那可不一定,见了面,其他想法也许就油然而生。”黄绍成乐不可支的道。

  “走吧,会酒店在慢慢琢磨,不过我听说的确是我们那几届不少人都要回来,也算是一个同学团聚的机会。”陆为民搂着曹朗的肩头,拉着他往停车场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