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五十四节 有故事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五十四节 有故事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基于校庆基础之上的小聚人数会迅速膨胀起来,甚至膨胀到了一个之前完全无法想象地步。

  事实上在陆为民和曹朗在到达的当天晚上,电话就开始多起来了。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意识到曹朗这个副厅级干部的不一般,这固然有其家族子弟的加成成分在里边,但是**办公厅副主任的威势才是最为关键的。

  陆为民他们是86级的,从84到88,这上下几届的学长学弟们都在这一两天里联系得异常积极,而让陆为民很受伤的是他这个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居然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曹朗作为**办公厅副主任的身份却几乎无人不知。

  到第二天上午南粤省委宣传部方面都有人主动打来电话询问曹朗有否需要比如接待和交通工具方面的安排,不过都被曹朗婉拒了。

  从晚上开始电话就响个不停,当然以曹朗的居多,黄绍成也不少,毕竟他是地主,都是一些同届同系的同学,相比之下,陆为民缺少得多,当然也有几个,让陆为民颇感意外的是卢莹也给陆为民打了电话,告诉陆为民她会在第二天上午到。

  陆为民当然很大气的表示他会去机场接女神。

  黄绍成接到的电话大多是本班的同学,像赵秋毫、顾天来、金戈、何梦蛟、于蓝、许磊、苏彤等人,有些同学陆为民印象还深,但有的则只能回忆得起一个大概了,也许是黄绍成就在广*州本地工作,或者是黄绍成本身也比较热情。所以很多同学都还和他有联系,起码能够从别的同学那里获知到他的联系方式,辗转打来。

  曹朗接的电话“层次”就要比黄绍成高不少,不仅仅局限于本届本系本班了,不少都是上一两届的学长。也有低一两届的学弟,但是毫无例外都是有一定“身份”的,起码也是自认为有一定身份,能够有资格和曹朗搭上话的,比如83级一位已经是川省地级市市长的学长,又比如84级一位在渝州市担副任区长的学长。也还有87级一位在豫省某地级市担任常务副市长的年轻俊彦,还有一位和陆为民、曹朗本届的在黔省担任县委书记的翘楚。

  这些人能有曹朗的电话,同时也能电话联系上曹朗,当然也有他们的人脉,而曹朗也早非当年那个还有些稚嫩的青年了。这么些年在部里边打磨,早已经习惯于这些人情世故,对于进来的电话都是一样的热情相待,其热络程度甚至让陆为民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早就和这些学长学弟们有过接触,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人曹朗都还是第一次听说。

  *********************************************************************************************************************************************************************

  “绍成,怎么回事儿?这么多同学都要来?之前好像没有预计会有这么多啊?”陆为民见黄绍成和曹朗都忙乎得不亦乐乎,倒是自己相对轻松,也不由得有些奇怪。“没有谁主动邀约或者发起要同学聚会啊,怎么都借着这一次机会要来广州了?绍成,你在邀约发起?”

  “没有啊。之前只有赵秋毫和金戈两个人打来电话问我说校庆的事儿,赵秋毫在南宁,金戈在泉州,你们都知道的,我也只说你、曹朗还有骆康要来,都约好了。他们说如果他们有时间也尽量来,我说当然欢迎。也就他们俩,像顾天来。何梦蛟、于蓝和许磊他们,之前都没有电话联系啊,这会儿突然说要来,我还能说不欢迎不成?”

  黄绍成也觉得有些奇怪,一个班几十号同学,关系自然有亲有疏,像同寝室长期生活在一起,关系自然不一样,还有也就是日常学习过程中有些交集的,或者志向相投的,可能要关系密切一些,但随着毕业后各奔东西,联系慢慢减少,很多人在三五年后甚至就没有往来了,所以你要说种种感情有多深厚,也说不上。

  “看来你人缘关系太好啊,又是地主,大家都觉得趁着这个机会来吃一回大户吧。”陆为民乐呵呵的道:“他们明天都要到?”

  “那不是怎么的?都基本上是上午的飞机过来,顾天来和苏彤都在长*沙,何梦蛟在兰*州,他们几个是上午的飞机,都是十点过到,于蓝在渝州,许磊在津门,都是下午过来,还有好几个呢,我都记不清楚了,好像是顾天来这小子在其中穿针引线呢。”黄绍成一边啧着嘴,一边道:“顾天来好像现在在湘省省政府里边工作吧?好像也混得不错,在省政府法制办立板哪个处当副处长呢。”

  “苏彤呢?”陆为民随口问道。

  “就知道你小子没忘记苏彤,苏彤在湘省师范大学党办工作。”黄绍成笑了起来,苏彤是班上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女生,当时也是班花,虽然无法卢莹、杜玉琦的风姿相比,但是却独有一种楚楚可怜的小家碧玉风情,在当时班上也是被视为拱璧一样,不过那会儿陆为民志在卢莹和杜玉琦,倒是对苏彤无感。

  陆为民只知道苏彤好像是在湘省高校工作,但是究竟是湘大还是湘师大抑或是中南大学,他就不太清楚了,因为本来毕业之后就没什么往来,也就只是偶尔听到提及,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在湘师大党办工作也不错嘛,中枢核心,何况湘师大的牌子够硬,名声也不错。”陆为民点点头,“其实女人在学校里工作要更合适一些,没有那么多纷扰。”

  “为民,你好像把学校里的事儿想得太纯洁了一些吧?”搁下电话的曹朗有些怪异的看了陆为民一眼,“你平时还在教导我说要睁大眼睛看世界,我看了,搞宣传就离不了高校这一块,我得很遗憾的告诉你,高校里边的阴暗事儿不比地方党委政府里边少,甚至更为激烈,你以为教师就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了不成?有利益,就有争夺,哪儿都免不了,尤其是现在的高校行政化日趋严重的形势下。”

  陆为民也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深想,但是曹朗这么一说,倒是让陆为民深有同感,现在哪里都没有净土,人性在日益激烈的利益博弈中越发显得险恶,学校里从教师到管理干部,都是高学历出身,那在玩心计手腕上,更是不缺经验,一个小小的教研室也许就是一个搏杀场,所以还真不能说学校就是桃花源了。

  “明儿个怎么安排?”黄绍成岔开话题,“要接的人可不少,人家打电话来了,我也得把面子撑起,好歹这也是我的主场不是?可我就一个人一辆车,我那辆车还得保养两天,只有我老爷子这辆,找人来跑这事儿又觉得不合适,为民,曹朗,要不我在公司里找辆车给你们俩,明儿个你们估计也得要跑机场,卢莹是谁接?为民吧,那唐静呢?对了,为民,刚才卢莹在电话里是不是说了还有杜玉琦要来,为民你可以真正玩双飞了,……”

  陆为民摇摇头,“车的问题我来解决,你就把你答应那些人安排好就行了。”

  “对了,我忘了你们宋州大概也有驻穗办吧?到你们驻穗办调辆车来?”黄绍成知道曹朗身份不合适去找车,陆为民就要方便得多,基本上每个内地城市都有驻穗办和驻深办这一类的机构,而这些机构也基本上是为来广*州和深*圳的干部们提供方便的接待点,市委书记驾到,甭管公事私事,甚至私事更好,驻穗办的人自然要鞍前马后效劳一番的。

  “不用,我另外找两辆车过来。”

  陆为民也不愿意黄绍成去为难,黄绍成要到自己家里企业去调车肯定没问题,但是这一用就是好几天,企业还是他兄长在负责,这用车难免就会影响到人家生产经营,所以他打算找健力宝方面借两辆车,杜启立在这边负责,健力宝的行政总部已经搬迁到了广州,而且这两年的发展势头也很不错,一改前几年的颓势,杜启立也一直说想要找时机和自己寥寥,现在也正好了。

  曹朗和黄绍成也不介意,他们也知道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连这点儿事情都处理不好,那也真的就成了笑话了,陆为民素来不爱显山露水,即便是当了市委书记,好像也很少对外有什么显摆,给人的感觉还是以往那个在政府办里当秘书的味道,以至于很多人见第一面的时候都还是觉得他更像是政府机关里的一个普通职员,当然前提是他韬光隐晦的情况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