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节 有所谋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节 有所谋

  陆为民再度看了那边的苏彤一眼,没有参加旁边几个同学的谈话,虽然也有同学时不时的发问想要把她拉进谈话圈子里去,不过似乎苏彤有些勉强。

  顾天来和苏彤都在一座城市里工作生活,自然比较熟悉,看样子顾天来应该是知晓苏彤遇上的事情。

  “工作还是生活?”陆为民随口道:“天来你和苏彤在同城,同学间该多帮衬一下。”

  “是啊,同学间的确该多帮衬一下,同学几年,现在进入社会了,真正想要交一个真心实意的朋友,都得要琢磨许久。”顾天来也有些感悟,话锋一转,“为民,在你这个位置上,恐怕就更难了。”

  陆为民点头,“同感,随便来个陌生电话,来个陌生人,脑子里首先冒出来一句话,无事不登三宝殿,都成了神经反射了。”

  顾天来哈哈大笑起来,“这也太敏感了吧?不过也是,你在市委书记位置上,太过敏感,任谁介绍来的,或者是自己找上门来的,难免都会有这种想法,我在法制办工作相对要单纯得多,不过一样免不了工作中的点滴矛盾,各种纠葛,一个字儿,烦!”

  烦,这恐怕是很多人的生存状态,因为工作,因为生活,各种生存状态的不如意,就让人的心理状态也变得浮躁和焦虑,简而言之也就是一个字来倾泻,烦!

  陆为民一下子就就对顾天来的印象好了不少,起码顾天来表现出来的不像有些人那样虚伪,坦率直白,而且也对时下大家内心的各种情绪心境有很深刻的认知和分析。让自己也很有共鸣。

  “烦是我们这个年代人中许多人的内心感觉,赶上了这个时代,觉得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们当有所为。但是却又总觉得周围的一切不尽人意,让自己施展不开,凭什么那些不如自己的都能青云直上如鱼得水,而自己踏实工作努力拼搏却没有好的结果,心态上难以调适过来,久而久之。就觉得一切都不如意,就觉得烦了。”陆为民点点头,认同道。

  “看来不是我一个人如此啊,为民,你现在是市委书记。卢莹,你是招商局长,也是实打实的正处级干部,也有同感?”顾天来看了一眼卢莹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什么位置上就有什么烦心事儿。”卢莹摊了摊手,“都觉得我现在很潇洒,庐州招商引资工作全省第一,但是这和庐州特定地位有很大关系。面对兄弟地市的追赶,我们压力很大,而领导的要求不仅仅是我们要和省内兄弟地市相比。还要我们和邻省的其他城市比,比如要求我们庐州和为民所在的宋州比,为民,今年你们宋州大放异彩,昌州被踩在脚下,连带着我们庐州都受到了影响。省领导在全省招商引资工作会议上都要求我们要向你们学习,向你们看齐。今年你们实际招商引资到位资金截止目前为止不低于150亿吧?全年目标是多少?180亿,还是200亿?这让我们追赶。怎么看齐?”

  卢莹一下子就把火苗烧到陆为民身上来了,让陆为民也是啼笑皆非,“喂,卢莹,你的意思是我们宋州抢了你们的投资?这是不是有点儿过了,我们宋州和你们庐州可不是一个省,距离也有好几百公里,条件差异也很大,这好像有点儿赖人吧?”

  “哼,不说你们抢没抢我们的投资,但是你们表现太好,让周围城市怎么活?”卢莹撇了撇嘴,“当然,我估计我们还好一点儿,我就不知道你们昌州作为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有什么感受,眼睁睁看着你们宋州突飞猛进,他们望尘莫及,这份滋味恐怕更难受,9月份,你们昌州彭书记、茅市长率党政代表团来我们庐州考察学习,我也参加了,虽然没有人提你们宋州,但是我感觉他们也是被你们给逼得有点儿狼狈,小心太过于锋芒毕露,招人嫉恨啊。”

  “如果这种事儿都能招人恨,那我也真没辙了。”陆为民摊摊手,“总不能我开会时候给大家说,脚步放慢点儿,让兄弟地市赶上来我们再跑,那就真有点儿儿戏了。”

  “为民,你别听卢莹在那里发谬论,这年头谁不是竭尽全力谋发展?像我们中部地区本身发展条件就不及沿海地区,尤其是像项目资金上的争取上,那只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抢到前面,谁就占有先手,我们湘省情况比皖昌略好,但是也有限,各地市的竞争一样如火如荼,为了项目和资金,反目成仇也很正常,争来一个项目那就是政绩,谋来一笔资金也是政绩,现在政绩都是和各地主要领导升迁直接挂钩,为民,我了解过你在呆的地方,如果不是你抓住了机遇发展经济,在地方上政绩突出,无论你怎么天资聪慧,只怕也一样没现在的位置。”

  难得有谁这么直白的把自己成功奥秘道出,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但还是让陆为民觉得很新鲜。

  “喂,注意保密,我算是有点儿成功吧,也就靠这个秘密,咱们同学知道就行了,别外传。”陆为民笑着道:“天来,你就没考虑过到地市上去工作,我记得你好像原来也在长沙市哪个区县工作过吧?”

  “在宁湘县政府工作七年。”顾天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终于开始接触正题了,他等的就是对方这一句话,“后来调到市发改委工作了三年,2000年调到省政府办公厅工作。”

  陆为民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卢莹也都忍不住嘴角挂笑,这有点儿像是介绍自己的简历了。

  顾天来却没有觉察到。

  他只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

  新省长到任,作为省政府机关里边工作的干部,自然都会对新来一把手的来历做一个详细了解,像领导的籍贯、出身、发迹地、经历履历、喜好、脾性作风,都得要详细了解,尤其是像她读书履历,工作履历,包括初高中、大学和党校学习的履历,都是重点,没准儿就是自己一个大学的学长校友,就凭这层关系也许就能拉近几分关系,说不定也就是一份机缘呢。

  当他得知新来的代省长花幼兰是昌江人,而且在昌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和常务副省长位置上呆了相当长时间之后,又意外的发现自己这个大学同班同学也曾经在同一时段担任过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和宋州市常务副市长的职位,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这个同学和新来的省长有着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工作对接时间,当时他的心就禁不住扑通猛跳。

  如果只是单纯的某一段时间里有过上下级工作对接,也许没什么,但是连续两段时间的工作对接,这就不一样了,拿有些人话来说,这就是缘分,花幼兰担任省委宣传部长期间,陆为民是宋州市委宣传部长,花幼兰担任常务副省长期间,陆为民又担任了宋州市的常务副市长,这种连续的工作对接,也就意味着可能陆为民和花幼兰之间应该有比较多的工作接触,也许两个人之间就有比起一般的普通工作关系更熟悉密切的关系。

  不能不说顾天来的脑瓜子的确很好用,丰富的联想能力和发散思维发挥出来,还真被他给猜到了一些内情,起码能有针对性的收集信息资料,然后又从花幼兰和陆为民之间的这种工作对接变化联想到两人之间的私人关系,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

  顾天来也不在意在卢莹面前暴露一些什么,他知道机会难得,自己和陆为民关系一般,如果要找机会单独和陆为民交谈,没准儿被陆为民一口否定,那么反而没有了回旋余地。

  如果陆为民真的和新来的省长关系密切,那么这就对自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看得出来陆为民和卢莹关系不错,自己大大方方的当着卢莹的面提出来,这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同学相互间帮忙而已,能帮则帮,先前在饭桌上大家不也是这么说的么?

  在漂亮女同学面前,一般说来没有人会撒谎,甚至也还有一份炫耀的心理,作为同学有机会帮一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像卢莹性格也比较大方,自己和对方并没有什么竞争关系,没准儿卢莹还能帮腔几句呢,这也是顾天来的考量。

  应该说顾天来对人性的把握还是相当到位的,如果顾天来单独和陆为民说起这事儿,陆为民也许就推了,但当着卢莹的面,陆为民不愿意撒谎,虽然顾天来没说什么事儿,但是陆为民知道自己明白,卢莹恐怕也猜到了一些。

  陆为民看了一眼顾天来,竭力要表现出来不卑不亢,当然只是相对的,但眼眸中仍然有一些热切之意,这也是情理之中。

  这家伙是个人精。

  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