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一节 体制内的可怜人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一节 体制内的可怜人

  卢莹其实并不清楚里边的内情,但是聪慧如她自然能从顾天来的话语中听出些什么来。

  虽然陆为民在宋州是属于昌江,而顾天来是在湘省,但是陆为民的影响力已经超出了宋州和昌江,这一点她还是心知肚明的,就像尚权智已经是皖省省委副书记一样,陆为民一样能说上话,同样陆为民曾经担任秘书的夏力行已经是豫省省委书记一样,你能说陆为民在这二人面前就没有一点话语权和影响力?

  不过她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很平静的坐在一旁,顾天来选择自己在场时过来说话,很显然是不排斥自己在场,甚至还有点儿希望自己在场的意思在里边,她当然没有必要主动避嫌离开了。

  顾天来也在琢磨怎么来拉开这个话题,虽然大家心照不宣,但是在言语上也还是需要斟酌一下,既要明确的表露自己的想法,但是又不能显得太过露骨,搞得有点儿谄媚的味道,那反而会起到副作用。

  “省里有些新变化,新领导来了,还在适应中,还不清楚新来大老板的风格,为民,花省长就是你们昌江出身,在昌江工作多年呢。”思前想后,顾天来也没琢磨出怎么说才更合适,这会儿那边同学都还没有注意到这边儿,机会也许稍纵即逝,他也知道有时候谈话效果在不同时段不同场合下就迥然各异,这会儿是最合适的,那就要大胆表明。

  “嗯,没错,幼兰省长是在我们昌江成长起来的。在桂平担任过市委书记,后来到省里从副省长开始,到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常务副省长,最后到共青团中央。”陆为民也不想矫情拿捏。同学面前,既然人家都已经表露出来了心思,自己还要装模作样的矫饰一番,那就太假了。

  陆为民一句“幼兰省长”让顾天来的眉心也是一跳,他当然清楚在一定层面上之后,用领导的名字来代替姓氏似乎成了一种时尚。当然这主要是指名字是两个字的领导,要么就用姓氏加领导职务的第一个字,这样显示更亲密尊敬,比如张厅长,称呼为“张厅”。李局长,称之为“李局”。

  这种称谓的不同体现什么,要看你个人根据时间地点和场合环境的不同来领悟,但是不同于某省长某厅长这样官面正式的称呼,这种细微的变化如果再结合一些特定语气的变化,你往往就能琢磨出很多不一样的味道来。

  顾天来觉得自己好像是从陆为民的话语中悟到了一些东西,也许陆为民是无心,也许是有意。但是总之顾天来觉得陆为民那一句“幼兰省长”似乎就点明了很多东西,自己如果还没有领悟到,那就是自己的愚笨了。

  不管怎样。起码现在,顾天来就知道自己这一次同学会绝对会有收获了,至于说收获如何,要看下一步的进展了。

  “为民,你在宋州和丰州辗转工作,应该和花省长接触很多吧?你也担任过宣传部长。花省长也担任过,政府常务也一样。正好工作对口,应该了解花省长的作风吧?我们法制办的几位主任这段时间也在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花省长以前在昌江省政府这边工作时候的一些讲话和工作概要。花省长暂时还没到我们这边调研,估计也快了,嘿嘿,大家都得要做些准备,别把第一印象搞砸了。”顾天来目光坦然,“如果有建议,给我一个,也好让我回去之后能在领导面前显摆显摆。”

  “的了,天来,为民,你们两也别在那里言语搅合了,为民你肯定是和花省长比较熟悉的,人家天来都点明了,几年工作接触,起码有点儿香火情吧?如果知道花幼兰的工作风格喜好,给天来一个建议,如果你能在花幼兰面前说得上话,找机会提一提天来的名字,行就行,不行也就罢了,你们俩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卢莹似乎也觉察到如果这样云遮雾罩的说下去,效果未必好,干脆装出一副女汉子的模样,一句话挑亮。

  顾天来目瞪口呆,一时间又有点儿冷汗涔涔,也幸好知道陆为民和卢莹关系不错,要不都是几个成年人,这么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一下子挑明,也许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已经在政府机关里边沉浮多年的顾天来很清楚现在的陆为民已经不是昔日大学时代的陆为民,十几年仕途打拼能到市委书记位置上,若说是没有城府那简直就是笑话,这样直截了当把话说开是不符合规矩的,就算是同学之间,但现在已经不是纯粹的同学关系了,这无可否认,如果仍然以十多年前那种口吻风格去行事说话,那也许就真的要出问题了。

  陆为民也没想到卢莹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把话头给挑亮,照理说以卢莹的风格,也不至于这么唐突才对,不过看卢莹嘴角挂起的笑容,陆为民回过味来,这女人就是要故意试一试自己,看看自己还能不能接受这种同学之间的坦诚直率,顺带也是一种提醒,不要把官场上那一套带到这里边来,哪怕有些东西无可避免,但是也要最大限度的丢开某些市侩的味道。

  大概悟出了卢莹的意图,陆为民也只能挠挠头,“喂,卢莹,给我和天来留点面子好不好,我们是在说正事儿,同学之间帮忙没话说,但也得讲求方式方法吧?人家天来都知道循序渐进,大家都心照不宣,你这么搞,是破坏秩序,破坏规矩的。”

  “好了好了,我好心好意帮你们打破这个闷局,别在口袋里边比划——靠猜,我想天来也不是要走什么歪门邪道,你陆为民也不可能为他顾天来去拍胸脯担什么保,其实就是一个引荐机会罢了,日后还不得靠天来自己的造化罢了。”卢莹不屑一顾,“都是几个在体制内打滚的可怜人,有些东西大家都心照不宣,同学一场,能帮则帮!现在大家说点儿开心的事不好么?别把太多心思浪费到相互琢磨心思上去了,累!所以就烦!”

  夹枪带棒的一番话把陆为民和顾天来都给裹了进去,弄得陆为民和顾天来都是面面相觑。

  开始陆为民还以为自己悟出了卢莹的意图,但这会儿他可以肯定自己是理解错误了,看得出来卢莹似乎心情不太好,所以赶紧道:“明白了,一句话,我懂怎么做了,我放在心上,至于怎么做,估计下个月我会去一趟长*沙,到时候看情况而定,卢同学,这样可否?”

  *********************************************************************************************************************************************************************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陆为民才算是了解到为什么卢莹心情不好。

  是苏彤的事儿。

  苏彤在湘省师范大学校办,竞争校办副主任,但是却遭遇了狙击。

  本来竞争激烈,遭遇狙击也很正常,但是竞争对手所用的手段却有些下作,用绯闻抹黑苏彤不说,而且还有意把这些绯闻传递到了苏彤丈夫单位上去,在苏彤丈夫单位造成了不良影响。

  苏彤丈夫在湘省医学院工作,算是个知名学者,本来就对妻子竞争校办副主任一事不太感冒,只是出于尊重妻子才支持,出了这种事情,对自己名誉也有影响,也是心情不好,两口子免不了就闹些口角纠纷,现在还处于冷战期。

  苏彤是一个外圆内方很硬气的女人,虽然也很爱自己丈夫,但是在事关自身尊严和人格独立的问题上却从不妥协,加上和丈夫冷战,所以更不愿意出来,还是在班上最要好的同学唐静百般恳求下才来的。

  卢莹大概也是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了苏彤的事儿,所以就有点儿情绪。

  这些情况都是曹朗从唐静那里知晓的。

  “不至于吧,卢莹就为这事儿,卢莹又不是我们班的,而且她和苏彤似乎也只是一面之交,谈不上特别熟吧?”陆为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感而发吧。”曹朗多喝了几杯,虽然酒量不错,但是在这么多同学面前,他是重点围攻目标,也没有陆为民那么大的量,所以还是有些醉意,“还有杜玉琦的事儿,两桩事儿撞一块儿了,作为同姓同学,都在体制内,肯定就有些情绪的宣泄了。”

  “所以我就遭了无妄之灾?”陆为民摸了摸自己下颌,“杜玉琦又出什么事儿了?”

  “你没见杜玉琦的话不多么?大学里的杜玉琦是这样的么?”曹朗脸上也浮起一抹沉重的表情。

  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