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二节 渴望改变命运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二节 渴望改变命运

  看见曹朗的表情都有些严肃沉重,陆为民颇感诧异,什么事儿能让曹朗都觉得棘手,这好像有些不可思议。

  见陆为民用惊诧的目光看着自己,曹朗也不废话,径直道:“杜玉琦过得不顺,有些想辞职。”

  辞职?陆为民有些发愣,杜玉琦已经是处级干部了,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能走到这一步相当不容易,怎么会突然想要辞职?

  “究竟出什么事情了?”陆为民皱了皱眉,他还真没有预料到来一次校庆,居然会遇上这么些事儿,苏彤遇上了麻烦,杜玉琦居然也有事儿,看曹朗的架势似乎很有点儿想要打抱不平的架势,可他清楚问题肯定没那么简单。

  “一言难尽,杜玉琦也不愿意多说,但我听卢莹说,应该是遭遇了一些漂亮女人避免不了的骚扰,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罢了,看样子是遇上了难以躲避的角色。”曹朗脸色有些阴郁,“杜玉琦家庭条件不错,她丈夫家里好像也在当地小有名气,可居然躲避不了,我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哪路神仙?”

  陆为民眼睛眯缝起来。

  实事求是的说杜玉琦比起十多年前风韵不减,而且那股子成熟女性的独有气质魅力似乎更有增无减,陆为民在见到第一面时再度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已经不是那种占有欲*望了,而是比较纯粹的欣赏和仰慕了,就像无数人见到奥黛丽?赫本那张公主照时都难以生出亵玩和占有的想法,而是有一种想要捧在手里呵护的冲动,陆为民面对杜玉琦时也并没有多少想要占有的想法。而是一种源自内心的欣赏。

  蓝岛是副省级城市,杜崇山就是从蓝岛市委书记调任昌江常务副省长的,在前世中陆为民就知道蓝岛在全国的影响力都是举足轻重的,无论是涉黑,还是涉贪腐。问题都相当复杂。

  见陆为民没有吱声,曹朗也知道自己把有些问题想得有点儿简单了,虽然自己已经是中*宣部办公厅副主任,但曹朗知道,在很多方面自己对这个社会的了解深刻程度还远不及自己这个舍友,这也是姐夫刘斌对自己的告诫。很多事情还需要多听陆为民的。

  “我去问问?”陆为民轻轻说了一句。

  “嗯,问问也好,不过就是不知道杜玉琦愿意不愿意说,我和杜玉琦只是一面之交,也不好问。你么,好歹也曾经是她的追求者,也许好问一些,或者就把卢莹叫上,她们俩关系不错。”曹朗显然在这些方面还欠缺一些经验。

  陆为民笑了笑,没吱声。

  *************************************************************************************************************************

  陆为民敲响卢莹和杜玉琦的门时,两女都在。

  “还没休息吧?”

  卢莹瞥了一眼陆为民,朝里边陆为民呶呶嘴。“还没呢,进来吧。”

  “不用,我想约玉琦出去走走。”陆为民坦然道。

  “哟。这么胆儿肥啊?”卢莹眨巴眨巴眼睛,压低声音:“我在不方便?”

  “谈事儿,谈正事儿。”陆为民大大方方的道,然后压低声音:“不是你说的么?同学,能帮的都帮一把么?当然不方便,有些事情两个人在一起说更随便。”

  卢莹轻轻呸了一声。却扭过头:“玉琦,为民找你。”

  杜玉琦也注意到了陆为民和卢莹鬼鬼祟祟的模样。微微蹙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想和你琢磨琢磨基金会的事儿。”陆为民笑着道:“感觉你好像对基金会的事情很感兴趣,咱们这个同学基金会大家都有这个意思,怎么运作,大家都是一头雾水,玉琦,好像你对这事儿有研究?”

  “嗯,有点儿研究。”杜玉琦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过我研究的不是这种基金会,而是带有公益性质的非公募基金。”

  “了解,我想要和你谈的也就是这事儿。”陆为民已经从卢莹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也和卢莹早就沟通好了。

  “哦?”杜玉琦有些讶异,站起身来,“你们宋州也有类似的基金会?”

  在杜玉琦想来,陆为民所说的也肯定只能是宋州的基金会了,她也了解过宋州这两年经济发展很快,也涌现出一批像华达钢铁、风云通讯、美佳集团这样的知名企业,现在国民对做公益慈善方面的事情也开始感兴趣起来,这也是社会的发展,陆为民作为宋州市委书记,当然对治下的公益慈善事业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怎么,看不上宋州?”陆为民笑了起来,“宋州经济现在虽然不敢和蓝岛比,但是我们也一直是把蓝岛、明州这样的沿海发达城市作为追赶目标的,今年我们宋州gdp有望破1000亿,争取在2006年破2000亿,就算赶不上蓝岛,起码差距也在拉近吧?”

  “如果从增速来比,蓝岛和宋州相比当然没法比,宋州太快了,但是宋州和蓝岛之间的底蕴也没法比,要这么算,你们和蓝岛的gdp绝对值并未见缩小,还在增大,当然,1000和2000的差距,与5000和6000的差距是截然不同的,宋州如果能够保持这种增长态势,三五年后超越蓝岛也很正常。”杜玉琦淡淡的道。

  “没有哪座城市能长久保持这种增长势头,一两年也就是极限了,还是要回归到正常增长速度,当然可以做到比正常增速更快一些。”陆为民也不讳言,“蓝岛底蕴厚实,在全国副省级城市里也排在前列,宋州就是一乡下破落户,找到机会才开始翻身,还早,不过正因为前面有那么多值得追赶的目标,我们也才更有动力不是?”

  “你这会儿来,就是和我探讨这个?”杜玉琦笑了起来,心情看上去好了不少,“邀请我出去走一走?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哦。”

  “当然,来一趟广州,连实现十多年前的梦想都不能,哪还有啥意思?”陆为民也笑得很开心。

  *************************************************************************************************************************

  “这一趟去甘省的对口支援,感触太深了,触动也很大,一年时间,我跑了三个县十七个乡镇,深刻感受到了西部落后地区各方面的差距,我主要对口文化教育这一块,有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在我们国内还有自然条件这么恶劣的地方,可这么恶劣的条件下,依然还有那么多人不折不挠的在这里生活,……,最苦的还是那些孩子,看见他们龟裂的肌肤和渴望知识的目光,我就觉得有一种负疚感,……”

  “那边的条件太差了,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我们蓝岛的十分之一不到,我简直无法想象他们怎么能生存下去,也许成年人可以忍受,但是那些孩子们呢?我看到绝大多数孩子都只能读到初中,甚至初中都不能毕业就回家帮着大人干活儿了,……,有一个女孩告诉我,她真的很想读书,连晚上睡觉做梦都梦见自己坐在教室里,可她最终只能回家,……,我个人资助了七个孩子,这基本上算是我最大的能力了,我希望用我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一些人,一些渴望改变自己命运者的命运,……”

  “渴望读书改变命运改变世界,渴望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命运没有错,我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国家也许照顾不过来,我希望这个社会能够发挥出一些道德力量的光辉,……”

  “你想用我们这个同学基金会去做这些事情?”陆为民很冷静的道。

  “嗯,起初有点儿这个想法,但是后来觉得可能有些不妥,我不能把我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或许有些同学会认同我的观点,但是也肯定会有人不以为然,我不愿意做违背他人意愿的事情,……”杜玉琦个头很高,和陆为民走到一块儿,让陆为民也倍感压力。

  淡淡的香气很好闻,陆为民也不知道是对方体香还是香水香味,但却让陆为民内心生出一种安宁的感觉。

  “你去甘省对口援建也是主动去的?有什么特殊原因么?”陆为民已经知道了一些原委,他希望搞清楚弄明白真实的一面,“不用讳言,起码我们是同学,我没有想要探究同学*的习惯,我只是想要评估一下你究竟是真心干某些事情,还是只是想躲避某些东西。”

  第四更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