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三节 赤心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三节 赤心

  “你想问什么?”杜玉琦眉宇间浮起一抹阴霾。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只是因为在蓝岛的不如意而去躲避逃避什么东西,我觉得可以提醒你一下,有些人现在看似风光,其实内里也已经彷徨,还有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只要坚守自己底线,那些人不敢有什么逾越之举。”陆为民平静的道。

  杜玉琦探究的目光在陆为民身上逡巡,良久才淡淡的道:“你知道什么?”

  “我不需要知道什么,但是能猜得出。”陆为民微微一笑,“这种现象太常见了,往往都是骄横一时不可一世,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结果就是在他想象不到的时候黯然落马,人如果学不会谨守底线,那栽筋斗是必然的事情。”

  “那你觉得我能忍多久,该忍多久?”杜玉琦脸上泛起一抹冷笑,“你知道那种生活那种滋味么?提心吊胆,无人伸出援手,人人都视而不见,孤独踟蹰,……”

  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去甘省也就是要躲避?那你对你的现在的工作再无留念?”

  杜玉琦略作犹豫,脸上便露出坚决之色,“或许还有些留念,但这一年给我人生观的触动太大,我觉得也许有更重要的意义可以去实践,我注意到乐施会今年成立了一个耀强教育纪念基金,所以我打算去应聘。”

  “哦?乐施会、”陆为民当然知道这个组织,点点头,“看来你已经下了决心,嗯。我有一个建议,我手里边有一个公益基金正在谋划成立,但是这还只是一个雏形,也就是说,还是一个框架。还有很多繁杂琐碎的具体工作需要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你们宋州的?”杜玉琦微微一怔,她不太喜欢这种政府出面运作的,有太多的利益牵扯。

  “不,不是。”陆为民想了一想,如果对方接受。迟早也要知道,他斟酌了一下言辞,“嗯,华民集团,你知道吧?”

  “知道啊。”杜玉琦眉目间有些惊异。华民集团她当然知道,国内赫赫有名的私营企业集团,不对,应该说在普通大众老百姓对这个企业集团了解并不多,但是在一定层面上的人士或者说企业界里,不知道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人了。

  华民集团业务覆盖金融、饮料食品、房地产、通讯设备酒店管理等多个领域,最为有名的就是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而且收购了国内饮料第一品牌健力宝。像世纪风华地产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的一二线城市中的沪上、京城和杭城、金陵,在蓝岛也有项目,但是规模不大。而标准工业集团和华民集团的关系并不算特别密切,业界内只知道这两家有关联,但是具体关系却不是很清楚。

  “华民集团旗下几个企业有意出资建立一个公益基金会,其中可能包括几项基金,涉及到教育、扶贫以及救助弱势群体,嗯。当然目前还只是一个粗框架,要做这个慈善。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相当繁复。我是说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心要离开现在的岗位,而且又对公益事业有兴趣,我可以推荐你去筹备这个基金会。”

  陆为民的话里似乎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坚定,虽然杜玉琦对陆为民突然间提出推荐自己到华民集团要设立的一个公益基金会里去工作,而且听他的意思是这个非公募基金会应该还处于筹备期,要让自己去负责,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陆为民的语气中却让人无法怀疑。

  杜玉琦的脚步停了下来,十一月份的广*州气温很合适,不冷不热,两人这样漫步街头,犹如一对情侣,当然两人之间的距离足以让人明白两人的关系不会是那种关系。

  “我暂时还没有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你打算推荐我去华民集团一个还处于规划中的公益基金项目中工作?”杜玉琦饶有兴致的道:“能说说这记者之间的关系么?我和华民集团从无瓜葛,像这种公益基金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一方面是履行社会责任,一方面也有彰显企业形象的意图,在选择项目负责人和相关人员的问题上都很慎重,一般说来不会接受外部人员,你虽然是市委书记,但华民集团好像总部设在沪上,嗯,旗下几大企业,民生银行在京城,健力宝在南粤,酒店管理总部好像也在沪上吧,嗯,通讯设备的制造基地好像在你们昌江宋州,你打算通过这层关系去说服对方?”

  杜玉琦的很清晰的思路分析出来的问题让陆为民觉得这个女人能在大学里就成了女王并不单纯是容貌身材,胸大无脑在她身上一点不适用,虽然她的胸部的确也很壮观,甚至比卢莹的身材更霸道。

  “华民集团是我姐陆志华和他几个朋友创立的,当然在发展壮大过程中,我也贡献过一些智慧,我想我在华民集团有一定的发言权,作为一个具有一定实力的企业,他们认为企业对社会除了纳税和就业方面的义务外,还应当体现其社会义务,也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扶助和支持公益事业,所以他们一年前就有意要设立一个公益性的基金会,并且一直在探讨这个事情,昨晚我和华民集团几位董事通过电话,他们初步同意我的建议,设立华民基金会,在教育、扶贫和帮助弱势群体几个方面开展活动,我推荐你去负责组建这个基金会,他们也基本认同。”

  虽然有一些心理准备,但是陆为民的话还是超出了杜玉琦的想象,陆为民这么坦率的告诉自己这些内情,显然是认定自己不会拒绝这个邀请,这又让杜玉琦有些难以接受。

  “哦,华民集团和你还有这样深厚的渊源,真是想不到,还说骆康是咱们这一届的首富,看来倒是要让位给你啊。”杜玉琦唇角微翘,似笑非笑的道。

  “你要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不过事实上华民集团属于我姐以及其几个合伙人的,我有话语权和影响力,并非是我在其中持有股权,而是因为他们认为我的一些建议在华民集团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他们认同我的眼光和判断能力。”陆为民浅浅一笑道:“就向我推荐你去筹建这个基金会一样,他们也问过我你有无经验,我说没有,但是我说经验不重要,可以通过招募专业人士来弥补解决,关键在于负责此项工作的人必须要有一颗赤心,他们讨论后最终认同了我的意见。”

  杜玉琦心中一震,看着陆为民道:“你就这么肯定我有这份心?”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不是很多人能做得到的,这是其一,另外能够真诚表达出对弱势群体的爱心,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做得到的,这是其二,我相信我的眼光和同学们的推荐,这是其三,如果三个条件都还不能满足要求,我觉得华民基金会选择负责人的要求就太苛刻了。”陆为民感觉到对方情绪的变化,“除此之外,别无任何其他因素。”

  *********************************************************************************************************************************************************************

  杜玉琦最终还是没有明确答复陆为民,不过陆为民觉得自己心意已经尽到,至于说对方能不能接受,那就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

  当然他也明白对方的顾虑,或许是自己原来曾经追求过对方让对方可能有些担心自己有某些企图,陆为民觉得对方可能想多了。

  十多年前过去了,时间像一把杀猪刀,足以杀死很多东西,无关其他,那份原来的感觉早就随风而逝了,哪怕现在他一样觉得杜玉琦让人心动,但是心动和行动完全是两回事了,这种远观精赏的感觉更有味道。

  曹朗和卢莹也很知趣的没有来多问,这种事情同学间尽一份力出一把力,点到即止,如果过于去探究什么,反而让人觉得有别样企图了。

  就像是对顾天来一样,陆为民觉得自己有机会能帮一把,也没有什么,但这需要在原则以内,他甚至可能把话题挑明,一切由花幼兰自己考虑。

  苏彤的事情倒是勾起了陆为民一些心思,并非绮念歪心,而只是觉得这个同学很难得。

  两天的接触下来,给陆为民的感觉苏彤依然是那个有些纯粹明净的苏彤,和大学时代变化不大,当然走入社会十多年,起码的变化肯定有,但陆为民觉得和其他同学相比,苏彤要纯粹许多,更让人有一种回到大学时代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