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节 侧重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节 侧重

  对于秦宝华表露出来的不甘,陆为民也能理解,这一年多来全市上下齐心协力,迎来了如此好的局面,大家都觉得宋州的情况的确称得上是绚丽夺目了,但是沉下心来对比沿海发达地区的这些城市,在人均gdp和gdp总量上的差距依然如此悬殊巨大,自然也会让人有些沮丧。

  但这就是事实,沿海地区在改革开放前期的先行一步表露出来的优势正体现在这上边,越是往后,这种优势你就越难以扭转,如果说没有特别的因素,这种横亘在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内陆地区的差距鸿沟不但不会填平,还会越来越深。

  这也是中央一直在忧心的事情,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东北振兴,这些战略一个一个出台,但是仍然难以拉近双方的距离,在陆为民看来,要想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思想意识上、宏观政策上、步骤策略上都要有实质性的改变,要把中西部的优势所在真正体现出来,同时弥补这些地方在教育、科技上的短板,这些短板不是中西部自然生成的,而是从建国初期国家在这些方面资源上的倾斜造成的。

  像京城作为首都云集了全国大部分科研、高等教育和医疗资源,同样也就吸聚了各种要素资源的聚集,导致人才、资本、项目的云集,同样像沪上这些地区也类似。

  国家整日为这些大都市的交通拥堵、空气环境恶化、房价高企头疼不已的时候,却从未有过真正战略性的考虑过将这些科研、教育和医疗资源向内陆各方面条件更适合的地区主动迁徙。

  当然,要搬迁这些资源不可避免的会遭遇各种阻力和反对,尤其是既得利益群体的强烈反对。但是从长远出发,从大局出发,这种代价付出和暂时性的不便影响都是值得的,就像京城的雾霾和交通问题,现在的这种条件下。有根本性的解决办法么?没有,因为本身在这样一个地域环境下拥挤着如此多的人口就是一个不科学和不可持续的发展策略,必须要纠正,连巴西、缅甸和巴基斯坦这些国家都知道迁都来分解城市功能,中国政府却始终无法下这个决定。

  陆为民记得前世中网络也曾经传言过会迁都豫省南*阳,当时列举了很多南*阳的优越条件。对此陆为民倒没什么特别感受,但是有一点他是支持的,国家需要分解京城这样一个太过于庞大的都市功能,这已经成为一些大都市不可承受之重。

  当那些上班族为了每天的上班单边都需要花费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时间的地铁上时,这无疑是一种残忍。每天残忍的剥夺了一个人最青春韶华的那些年里每天非常黄金的两到三个小时宝贵时间,而将其浪费在了地铁上、公交上,这几乎是一个正常人每天除去上班、吃饭、睡眠等必不可少程序之后空余时间的一半,想想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要起床准备出发,晚上要八点钟以后才能到家,而这种堂而皇之的时间掠夺居然会有可能持续很多年,一直到这一代人老去退休,想一想。你能接受么?

  同样你还需要接受污浊的空气,高昂的房价,拥堵的环境。这一切且不说值得不值得,为之付出划算不划算,而从国家层面来说,有意识有担当的改变这种局面在陆为民看来是刻不容缓的。

  日后社会的发展,包括经济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在要素的竞争上也会越来越与科研、教育资源息息相关,均衡的解决这些资源分布问题才是关键。而中西部地区欠缺的也恰恰是这些,推动这一步。对于京城、沪上这些大都市来说,应该是一个双赢之举。而这恰恰是中央政府所需要做的,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显然力有未逮。

  诸多思绪也只是一瞬间就从脑海中翻滚而过,陆为民的思维迅速回到了和秦宝华的对话上来。

  “宝华,和苏*州、无*锡、蓝岛这些城市的差距我们要承认,当然,如你所说,我们宋州工业五大板块已经成型,而且目前都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遂安的电子材料产业会在今年成为一个新亮点,经开区和苏谯河图科技产业园表现出来的发展潜力也非常令人期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夯实基础,为我们宋州经济发展打造更好的环境,市委办和市府办正在联合对企业和最基层的街道社区和镇村征求意见,了解两个问题,一是制约我们宋州经济发展问题有哪些,最亟待解决的是哪几个,另一个是我们的普通民众对我们这一届市委市府有哪些期待和要求,涉及到诸如医疗、教育、劳动保障、就业、低保、社会治安、环境保护这些可能在前期我们党委政府忙于发展而有所忽略的问题,现在恐怕都要认真捡起来了。”

  秦宝华微微有些诧异,她意识到了陆为民的工作思路似乎有所调整转向了。

  在才来宋州的时候,陆为民的注意力基本上都是放在经济发展这一块上的,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基础设施建设,抑或是招商引资,都牢牢盯住一点,那就是经济发展,甚至连社会治安、就业保障这些都是和经济发展紧密相关的,这一次他提出来的想法虽然还是把改善发展环境放在第一位,但是言语中流露出来对改善民生需求有了不一样的定位了,或者说,对民生这一块的看重程度明显比去前年要重很多了。

  也许这就是着眼点的变化了。

  当宋州已经把昆湖和昌州远远甩在身后时,做为市委书记需要考虑的问题就不仅仅是经济发展了,他现在要考虑口碑民心了。

  这也很正常。

  “宝华,是不是觉得我的想法有些变化?”陆为民含笑问道。

  “不,这在情理之中,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富足,更幸福,作为一级党委政府要明确这个思路,如果为了发展而发展,为了政绩而发展,忽视了什么是真正的政绩,不能树立正确的政绩观,那么这就是走偏了,偏离了我们*作为执政党执政的根本目的。”

  秦宝华的话让陆为民很满意,这个女人的政治理念也好,价值观也好,还是很清晰的,或许有些作秀的因素在里边,但是起码她是明确当下的政治氛围和走向的,在这一点上两个人观点只要一致,那么其他问题都不在话下。

  “宝华,看来你我在这个问题上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我就怕我们都沉迷在了这些华丽的数据中,甚至就忘了这些数据的根本目的和意义了,当然我也知道宋州还很单薄,还有太多的路要走,发展和民生在很多人嘴里说的都是相辅相成的,但是内心却是不以为然,不容否认,财政资金的投入偏向在一个时段是必要的,也许我们在前期对经济发展的关注和投入是七,对社会民生事业的投入是三,那是因为当时的局面需要如此,就像建国初期国家为了应对外来威胁而不得不优先发展重工业一样,我们在前期为了更好的打造我们的投资环境,为了尽快确立我们对周边地市的竞争优势,不得不在市政、交通等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更多,那么现在我们不敢说有资本侧重民生了,但是起码我们可以适度兼顾社会民生需求了,而随着我们宋州经济进一步发展,财力进一步壮大,我们可以有更充裕的资金来解决老百姓最关心的民生问题。”

  陆为民悠然的抬起目光,“前几天,荣书记召见我,也谈了这些方面的一些情况,一方面是对我们宋州今年的发展佳绩表示祝贺,另一方面也和我谈到了我们宋州要在社会民生上一样走到前列,我也对这个问题认真考虑过,我觉得,一方面我们的确需要适度的向相关的社会民生需求倾斜,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着重考虑解决既事关民生又有利于改善投资和发展环境的问题,比如,像老城区内一些街区的改造,又比如一些交通瓶颈项目的推进,再比如在教育这一块上的再就业技能培训问题,包括原来的国企下岗职工和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技能培训,我们已经在做,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大的潜力,还可以做得更好,投入也应该更大,……”

  “陆书记,我明白了,在怎么花钱上,市政府这边更专业,市委只要有方向,市政府肯定能够有更精准更细化的规划出来。”秦宝华不无揶揄味道的笑着道:“这一点请您放心。”

  秦宝华的话把陆为民也给逗笑了,“那是,这事儿市政府更专业,只有腰包里鼓胀,花钱么,谁都会,但是钱得花到刀刃上。”

  “嗯,咱们市财政也还不宽裕,农业,教育,水利,社保低保,公租房,这些涉及到花钱的地方很多,都还得好好评估核计。”秦宝华点头,“但我们也不能忽略了夯实我们发展后劲潜力的重大基础设施投入,这才是确保我们日后能够长期持久发展的关键,也是我们日后可以更持久在社会民生事业基础上投入的基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