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节 对味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节 对味

  一直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陆为民还觉得自己有些恍惚。

  手里紧握着的东西温软柔绵,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依偎在自己怀中这具胴*体传递过来的体温和体香,似乎还在撩拨着自己的神志底线。

  昨晚梦里那个女人是谁,他想不起来了,时近时远,面目也飘忽不定,而地垂下来的乌发却把面部遮去大半,他一直想要看清楚,却总是看不清楚,佛寺中那个主持说她将是陪伴自己一辈子的女人,他不以为然,想要把对方头发拨开,但是却总是无法如愿,一直到醒来。

  从身材来看,这个女人似乎更像是隋立媛、虞莱和季婉茹,三女丰腴的身材更接近;从头发来看,自己身畔的女人好像都习惯于留长发,起码都是在肩头,所以谁都有可能;从衣着打扮来看,更像是甄氏姐妹或者苏燕青和岳霜婷,因为她们的穿着打扮要更富朝气一些;而从举手投足的动作来看,陆为民却真想不起是谁了,似乎有些陌生。

  身畔的女人只能是虞莱了。

  甄婕去了沪上,华民情报研究中心正式成立了,拖了好几个月,主要还是因为“德龙事件”的拖累,一直拖到12月份才正式挂牌成立,甄婕终于找到一个适合她的位置,似乎也为自己的事业找到了第二春,所以干劲儿十足,几乎所有精力都扑在了上面。

  每一次在虞莱这里,起码在性*事感受上,陆为民的感受是最酣畅淋漓的。

  虞莱最能把握住男人的性致,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撩拨起男人的情*欲。而且当她一旦放纵起来,更是无所顾忌,能让男人彻底迷失和燃烧起来。

  昨夜的欢愉让陆为民真心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吃不消了,这还是第一次。

  不是自己身体不行,而是这个女人太疯了。一次一次的推上巅峰,那魅惑死人不偿命的各种姿势,让你无法自拔,让你不得不心甘情愿的死在她肚皮上。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古人诚不欺我。狼虎之年,*蚀骨。

  就像现在,怀里的女人显然也醒了,这会儿却悄然在行动,积压在自己腰腹间的妙处轻轻的摩挲着。一点一滴的把自己欲*望勾弄起来,然后达到她的目的。

  迟早死在这个女人肚皮上,这是陆为民纵身挺枪而入时的最后想法。

  “别把我想得那么恶毒,当情妇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吃穿了一条t裤和t恤的虞莱把牛奶、面包以及一碗牛肉面端上来,*和牛肉香夹杂在一起,有一种独有的感受,“从经济角度来说,我也希望我的‘客户’能保持长久不是?可谁让你这么久才来‘君临’一回呢?我也是正常女人。也有正常需要,你不来,我如果在外边找男人。你大概又会觉得我给你带了绿帽子了,膈应了,可我这里就算不是你的包产田,起码也算是自留地吧,你没事儿总要来耕一耕,犁一犁不是?我这么卖力的健身加瑜伽的。保持这么一副好身材给谁?”

  虞莱的话总能带给人一种野性之魅,直击男人最隐秘的一面。野性而真实。

  “也是,不过你这个情妇当得不值啊。我可没给你带来多少东西啊。”陆为民调侃着。

  “情妇这个词儿本来就是值得考究的,情妇情妇,既然以情字打头,强调也就是一个情字,可那些个都是贪图着从男人身上榨取有用之资,捞取利益好处,我觉得似乎不宜用情妇来称谓,最好换个专用名词。”

  虞莱不化妆时面部特征显得更精致一些,不过她显然更习惯于在化妆下生活了,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看到她真实的一面。

  “好了,别说你整天就研究这些。”陆为民笑了笑,“今天怎么安排?”

  “哦?你陪我?”虞莱有些挑衅的挑了挑眉,“我是不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今天是虞莱的生日,37岁了,她和陆为民同年同月不同日。

  “好啊,想去哪儿?”陆为民也坦然道。

  “真的?那我打算去远一点的地方玩一玩,三亚,好不好?”虞莱眼睛一转,调皮的道。

  “只有两天时间啊,这会儿来不来得及啊?”陆为民坐蜡了,但答应了也不愿意失信,“行,我请一天假。”

  说走就走,虞莱高兴得跳起来,内心也是满满的感动,她当然知道陆为民现在的身份每一次回昌州只怕日程都是安排得满满得,同样星期一不上班,又不知道要打乱多少工作安排,但是这个男人就这么大大方方的为自己应承下来。

  *********************************************************************************************************************************************************************

  和鲍成钢的见面拖到了星期二。

  鲍成钢现在已经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了,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

  在这几年里鲍成钢的仕途很顺,宋州“9.5孟凡英专案”后不久,鲍成钢很快升任了省厅刑侦局局长,2001年初正式升任省厅副厅长,并于去年年底在省公安厅班子大调整中升任省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

  在鲍成钢升任常务副厅长之后,陆为民也打去电话祝贺,周素全这一次也正式就任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算是如愿以偿,所以本来想在年前找个机会一起聚一聚,但是宋州市公安局局长人选一直迟迟未能确定,省公安厅方面和宋州市委一直在沟通,希望就这个人选进行协调。

  陆为民本来是不太希望市公安局局长由外来调入的,但是一来省委政法委、省委组织部和省公安厅有一个明确的意见,那就是要对全省公安局长进行异地交流任职,以打破一些利益格局,也算是从保护干部这个角度出发的一个考虑,这也得到了省纪委的支持,二来现在宋州市政法系统内没有合适的公安局长人选,这是最主要的。

  鲍成钢专门就此事给陆为民通过电话,希望宋州市委支持省公安厅的意见,但是陆为民没有轻易松口。

  虽然在省委政法委和组织部都有一个明确意见,但是这个意见中也明确提出在各地市公安局长人选问题上要征求当地党委政府意见,协调处理好人选配备问题。

  这个沟通协调很关键,省公安厅厅长吴向华是由洛门市委书记调任的,对公安业务并不熟悉,也是在年底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到位的,吴向华和陆为民交往也不多,而且谁都知道目前宋州的情况,陆为民如果不同意,那么这个人选就得要难产。

  所以这个事儿也就落到了鲍成钢身上。

  *********************************************************************************************************************************************************************

  站在鲍成钢身旁的男子随着鲍成钢的目光看着那辆进入停车场的奥迪。

  奥迪停下,车后座先后分别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士等候着女士,一边谈着话,一边往这边走来。

  “鲍厅,那一位就是陆书记?”男子有一张很不讨喜的刀条脸,眉目枯涩,身材瘦削,尤其是那一双三角眼,很有些阴冷狠辣的味道,下颌微尖,略略有些发青的两颊胡须刮得很干净,有些森冷气质。

  “嗯,和你算是青溪老乡,他是永溪人,我记得你是新田人吧?县挨县。”鲍成钢点点头,“是不是觉得年轻得过分?”

  刀条脸男子点点头,平静的道:“的确出乎意料的年轻,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一直未能得见。”

  “唔,我和他倒是有过几回渊源,还算是给我几分薄面吧。”鲍成钢略略有些矜持的道:“子元,为民这个人既好说话,也难打交道,要看人,拿他的话来说,要对味。”

  “对味?”刀条脸男子咀嚼着这个词语。

  “嗯,不过我觉得你能和他对味。”对味的贬义就是臭味相投,鲍成钢点点头,“你在昆湖的工作没二话,省厅对你的工作是肯定的,但是你和昆湖主要领导关系没有处好,这个时候我不谈谁对谁错,但是公安工作的原则就是党指挥枪,你这一点没做好,或者说,你没有处理好,你这个昆湖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有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