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十二节 热血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十二节 热血

  “在其位谋其政嘛,我知道宋州原来也有困难的时候,但是我们基本要素是有的,昌西州这边靠自己是很难解决的,我们也不是要上边把什么都包干,但是起码你要给我们创造一些最基本的条件,让我们有埋头苦干大干的条件不是?”谷伟摇头,“起码现在我觉得省里的态度还没有扭转过来。”

  昌西州在老少边穷四个字里占了三个字,老少穷,其最大的问题还是交通不便,虽然昌西州——青溪——昌州的高速公路已经建成,但是昌西州整体交通环境已经很糟糕,像谷伟担任县委书记的罗崮县和冯西辉担任县委书记的马腾县都是偏居一隅,距离高速公路最近的距离都还有好几十公里。

  昌西州各区县之间大部分都是二级路面,但这种名义上的二级路面实际上因为山势环境的限制,一来路面狭窄,二来因为相当路段都是山间河谷边缘徘徊,所以也很危险,维修养护不易,所以路况也不佳,所以在很多路段时速都限制在40公里以下。

  这种交通状况极大的制约了昌西州经济的发展,也是目前谷伟觉得最头疼的难题。

  像昌西州——青溪的高速公路,途经昌西市——蒙山——固城——新田——青溪市碧湖区,高速公路经过了昌西市、蒙山和固城两个县,这三个市县的经济发展情况就明显好于其他县,而那些与高速路不沾边的县份的劣势就更加明显了,像罗崮要上高速公路,就还要胫骨55公里的二级路面。从蒙山与固城之间的尧镇站上路,而冯西辉担任县委书记的马腾县情况更差,马腾位于昌西市以西69公里处,需要先经过茂源县,从茂源上国道再到昌西市。才能挨着高速路的边儿。

  像这种情况,怎么谋发展?

  在谷伟看来,要解决昌西州七县一市一级一个林区的发展问题,首先需要解决交通瓶颈问题,而昌西州由于地理环境的因素,要解决交通问题根本不是昌西州自身能做到的。不说高速公路,哪怕是你能改造成为标准的二级路面,一些路段裁弯取直,一些过于陡峭险峻的危险路段通过开凿隧道来解决,这些都是需要动辄数千万上亿资金。起码得省里拿出专门规划,每年拨出专项资金,中央还要有专门资金补助,这样才可能在未来几年里逐步解决,这样也才能谈得上真正的发展问题。

  “省里也有省里的难处。”郁波半晌才冒了一句,“昌西州的经济总量才多少?2003年才一百三十亿出头,今年也就一百五十亿出头,只相当于苏谯或者麓溪一个县区。现在各地发展经济的压力都很大,省委领导不也和咱们一样?一样要接受中央的考核,经济增速一样是戴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就像一条宋昆高速公路,投资也是几十个亿,但建成之后对宋州和昆湖经济拉动是明显的,没准儿就能让这两个市经济增速增长那么两三个百分点,可这几十个亿投在昌西州呢,哪怕拉动昌西州十个百分点又有多少?更何况这还不仅仅是拉动经济的问题。目前都要讲市场经济,谁来投资建设都要讲回报。像宋昆高速,江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就愿意投资。而昌西州的公路交通呢?建成高速公路,有多少车流量,收益如何?这些都是问题。”

  “那意思是都要以经济效益论英雄,那就不讲民生效益了?”谷伟也知道郁波的话没错,换了自己处于那个位置,可能也会那样想,但是现在是罗崮县委书记,就要占到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了。

  “当然不是,我们昌江省是落后地区,省里领导肯定要优先考虑把经济总量做起来,只有当经济总量起来了,省里才有足够的财力来投入到落后地区的建设发展上来,就像你说的,昌西州的交通问题,恐怕没没有几百个亿无法彻底解决问题,但现在省里可能拿出几百个亿来解决你昌西州交通问题么?那是分成几年也不可能,昌西州要发展,其他地方就不要发展了?”郁波很耐心的解释道。

  谷伟没有在多说什么,郁波说的都是道理,但关键在于昌西州能等下去么?不能,那么就只能自寻出路。

  也许郁波有一句话是对的,当初宋州也一样困难,却能突围而出,这不仅仅是有基本要素那么简单,而是要有一种寻找机遇的嗅觉和勇于突破的勇气精神,陆书记当初所在阜头也一样情况恶劣,丰州的条件并不比昌西州好多少,但是看看现在丰州的情况,已经逼近了老牌经济强市青溪,而阜头一样名列全省十强县。

  *********************************************************************************************************************************************************************

  “昌西州有昌西州的特点,如果简单的要把两个地方拿到一起来比较,是不合适的,也不利于昌西州寻找自己的发展路径。”陆为民陪着贺锦舟走在江畔。

  下午四五点钟,还有一丝昏黄的太阳,但要不了多久,天就要暗下来,这年前的日头落得早,天色不到六点钟就要发暗,借着这个时候阳光还有那么几许暖意,在河边走走,感觉真不错。

  “这我知道,昌西州条件当然无法和宋州比,但昌西州总不能始终找这些客观条件来自我安慰吧?”贺锦舟两鬓斑白,但精神抖擞,健步如飞,“每年都用一样的理由来解释,说不过去,这一次省委调整了昌西州委和一些县委班子主要领导,我本人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我也知道这是必须的,打破这藩篱壁障,让新鲜血液新鲜空气进来,让我们昌西州感受到外界的阳光和空气,这才能真正让昌西州有所突破。”

  “锦舟书记,你这么看我就放心了,我想随着省里对昌西州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昌西——青溪高速公路已经开通,目前省里又在谋划昌湘高速全线打通,这对于昌西州来也是一大契机,我相信昌西州的情况会越来越好。”

  贺锦舟不客气的打断陆为民的话头,“为民,我们俩之间,你还和我说这些虚的干啥?好不好我自己心里没数?我们等不起,不可能等到人家都发展起来了,省里觉得我们昌西都成了一大漏斗拖累了,要来全力帮扶我们了,我们才来说发展的事情,我贺锦舟,我们昌西州委以及昌西州的老百姓也不会认同这个想法。”

  陆为民见贺锦舟面色激动,赶紧道:“我没这个意思,但锦舟书记,我们要实事求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昌西州的条件恶劣是摆在面前的现实,要改善创造发展条件,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我还是那句话,因地制宜,寻找突破点,现在昌西——青溪高速公路建成,这大大改善了沿线的投资环境,那么我觉得昌西州下一步就应该集中力量优先发展昌西——蒙山——固城这一线的经济,因为有了高速公路,这三个县市在吸引外来投资和项目时也才有有一定的竞争力,同样高速公路开通,也对于这三地的对外开放思维意识拓宽也有很大的作用,这些地方的干部群众也更容易接受外来的新鲜事物和先进意识。”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贺锦舟点头认同,“昌西州就像一条龙,而昌西市——蒙山县——固城县这一线就像是龙脊,只有龙脊发展起来,才能带动整个一条龙发展起来,我也希望伟峰、幼君、谷伟以及西辉他们能把宋州丰州先进的发展理念带到我们昌西州,能够为我们昌西州带来实实在在的变化,为我们昌西州的老百姓造福一方。”

  贺锦舟把话题提的这么高,反倒是让陆为民有些担心了,他沉吟了一下才道:“锦舟书记,欲速则不达,伟峰也好,幼君也好,他们才来,恐怕也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另外昌西市和固城县,有了一定条件,但是要把好发展的脉,摸准发展之路,这还需要一个比较系统的分析评估,您得有一定心理准备,或许短期内未必能见到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为民,我心里有数,我只希望在我卸任昌西州委书记的时候,能够看到我们昌西州出现可喜的变化,我也给荣书记和杜省长说过了,请他们再给我三年时间,让我能把这把老骨头好好最后折腾一回,为昌西州贡献我最大的力量。”

  贺锦舟的话让陆为民也是颇为动容,这年头有如此朴实想法的人实在太少了,起码连自己都无法做到这一点,都还是要掺杂一些个人因素,但是贺锦舟却能如此坦诚,就凭这一点,也许自己都该要为对方出谋划策一番。

  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