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节 入学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节 入学

  入学这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各种前期的准备,支部会议,小组会议,摸底考试,入学教育,时间也还比较宽裕,陆为民也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没有了工作压力的生活,一种十多年来没有过的轻松感让他很享受。

  伙食是自助餐,吃得也很不错,陆为民也很适应,自由自在,这种十分规律简单的生活也算是这一生中一个难得的小憩。

  当然免不了要接各种电话。

  曹朗约好星期六要聚一聚,对自己进入中青班的祝贺,陆为民也应承了下来。

  让陆为民觉得有些收获的是认识了几个同学,像赵烨、卢启民和刘国达,还有另外几位,比如一位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张坚,刘斌的好友,主动找上门来的,还有另外一位是建设部城建司李希司长。

  同学之间的认识和熟悉也是在接触中才慢慢起来的,陆为民也知道自己在这一期学员里稍显特殊,物以稀为贵,这一期没有地方学员,那么自己这个宋州市委书记就显得很特别,而年龄和宋州市去年的表现让自己显得更不一般,免不了就要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愿意认识接触的人自然也就更多,陆为民也是一个愿意交朋友的性格,所以一来二去很快就熟悉起来。

  一旦熟悉起来,不但话题开始多起来,而且大家都愿意展示自己的一面,所以这种相互间的探讨交流,由浅入深,也能让人了解到自己以前所不了解的许多领域的情况。可谓受益匪浅,起码陆为民是这样认为的。

  赵烨显然对自己给的那个消息非常感兴趣,而且随后几天里,两个人也多次就这个问题进行单独探讨。

  到后来两天两人之间越发熟悉,陆为民也给出了一些建议。比如沪电集团是否可以考虑和美国ge或者法国阿海珐方面进行合作,组成联合竞标体的可能性,陆为民建议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和美国企业组成联合竞标体,因为无论中国企业是和法国还是日本企业组成联合竞标体都难以避免最终要遭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如果和美国企业。比如ge这样的巨头组成联合竞标体,就可以通过ge在美国国内的游说力量来最大限度的化解这一难题,相比之下欧盟委员会那边的阻挠要解决的话就要容易一些。

  当然这种比较粗格调的建议赵烨也只是听着,虽然也认同一些观点,但是要实施起来却不容易。比如要和美国通用电气(ge)或者美国绍尔公司(theshawgroup)组成竞标联合体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般情况下美方公司是不会和中国公司结盟的,他们更愿意和本国公司组成竞标联合体,必要时候也可以和日本企业组成竞标联合体。

  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做不少工作,而且只有让美方公司意识到日本方面无意和他们结盟,想要一家吃独食的情况下,而且对方胜率很大的情况下。他们才有可能接受这种结盟。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这事儿究竟什么状况虽然赵烨已经有些相信了,也和领导汇报了。但是后续如何发展,怎么来应对,还得要有专业的团队来研判,复杂着呢。

  *********************************************************************************************************************************************************************

  回家,看孩子,守着媳妇儿。睡个安稳觉,一觉睡到天亮。踏实,这就是陆为民党校生活第一周周末的内容和味道。

  女儿和他不亲。毕竟他在时间太少了,不过一岁多的孩子,你只要肯多接触,多亲热,慢慢也会亲近,当然,你得有点儿小手段,比如玩具,又比如食物。

  陆为民也很享受这种纯粹的家庭生活,看着孩子在床上打着滚儿,然后又下地四处满地乱走,他还得跟在孩子后边,免得碰撞上什么坚硬的东西,而苏燕青则要清洗一个星期积累下来的衣物,还得要打扫房间,一上午就这么其乐融融的过去了。

  中午饭去岳父岳母家蹭的,吃完饭,孩子就留在岳父岳母家睡觉,因为岳父岳母带孩子时间很多,孩子更习惯于跟着姥姥姥爷,陆为民和苏燕青就回家休息。

  一场午觉睡下来,睡得人精气神十足,都说饱暖思淫*欲,古人诚不欺我,陆为民骑上苏燕青身体时这么想着,白昼宣淫,以前好像还从未有过,很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本来自己回京时间就少,都是倏来倏去,而每次遇到节假日时候,又是各种应酬最多的时候,每天忙得半死,所以连带着这方面的性致也就小了不少,好不容易总算是遇上了现在这一年时间能夫妻相聚,虽然平时还得在学校里,但是周末却是可以回家相聚了,这份感觉也就大不一样了,就像今天这样能两口子没有任何干扰的睡个安安稳稳的午觉,然后再来夫妻人伦之事,太难得了,所以苏燕青也是曲意逢迎,摇臀晃胯,可甘之如饴。

  云收雨散,两个人这才拥卧高床,说些家长里短。

  “二姐很喜欢窈窕,前两天来京里,还专门带窈窕出去玩了半天呢。”苏燕青话语里也是掩饰不住的喜悦,“窈窕也特别亲二姐,别的人要抱窈窕都得要看情况,但二姐只要一伸手,那铁定窈窕就能愿意。”

  “小孩子本来就和家里人亲,这也很正常,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我姐是窈窕唯一的姑姑,不亲她,还能亲谁?”

  陆为民当然也明白苏燕青内心的一些想法,不过窈窕和二姐亲也是好事儿,二姐虽然是独身主义者,但是却很喜欢孩子,但是你要让二姐自个儿去领养一个孩子,她又没这份心情,所以也就对自己的孩子很亲。、

  上一次还很含蓄的问过自己隋立媛那个孩子是不是肯定是自己的,要不要去做一做亲子鉴定,让陆为民也很尴尬,只能含含糊糊的避开这个话题,可二姐还不肯,非得要问个明白,最终陆为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绝对没有问题,她才肯罢休。

  虽然二姐也不怎么去隋立媛家里,但是基本上每个月都要让隋立媛抱着孩子去公园,然后在公园里和孩子见见面,逗弄一下子孩子,隋立媛也悄悄告诉过陆为民,只不过隋立媛对此事儿有些害臊,不愿意多说,而且隋立媛也对陆志华有些敬畏,所以对陆志华的一些要求也是不敢反抗。

  “嗯,我看窈窕也真的很亲二姐,二姐也很高兴。”苏燕青把自己丈夫抱紧一些,“二姐经常要来京城,主要是民生银行这边的事情,你和二姐联系联系,哪天二姐又来京城,我们一家请二姐在家里来吃顿饭。”

  “唔,看吧,我姐那性格,她喜欢孩子,却未必喜欢在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陆为民摇摇头,“她愿意就来,不愿意就罢了,没关系,这一年我总算是可以安安心心在家休养一番了。”

  “这一周感觉如何?”苏燕青也很关心陆为民在党校生活情况。

  “还行吧,这一周主要是见面和熟悉,不过的确感觉不一样,这一期中青班地方干部很少,我算是另类了,这样也好,和国企、国务院部委和中直机关的干部在一起学习交流,可以让我们从不同的思维角度来考虑问题,这有助于我们的成长,这一次我也算是认识了几个企业界的领导,大家谈得也还算默契,估计下一周大家会约一约,找个地方玩一玩,聚一聚。”

  陆为民介绍了一下这一次自己认识的几个同学,苏燕青也很感兴趣,“沪上电气是三大发电设备制造商,核电领域有优势,华电投和华唐集团其实都是开发商,他们联系也的确不少,我不知道你那个西屋电气要出售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如果属实,恐怕沪上电气就的要马上准备应对之策,如果沪上电气一家没有把握,也可以摆黑电集团拉进来,沪电集团和黑电集团都有较强的实力。”

  “谈不到那么远,不过我看赵烨还是有些动心,我们国家采用的核电技术五花八门,美国的,日本的,法国的,加拿大的,如果能够让我们国内自己的核岛技术在这场核电竞争中胜出,这有有助于我们核电产业健康发展,而且这个市场的容量也很大,不仅仅是我们中国,像一些发展中国家,对这方面需求也是很热切的,而这些国家对欧美国家有戒心,我们正好可以成为其中的搭桥者。”陆为民吁了一口气,“像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甚至东南亚和中亚一些国家,都可以成为日后的推销对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