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一节 夫妻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一节 夫妻

  “西屋电气的核岛技术我了解过,恐怕目前世界上能和其媲美的就是法国阿海珐的技术了,像你最担心的日本,无论是东芝还是三菱,它们都只是在某些方面有独特优势,但从总体技术来说,都还欠缺许多,所以它们想要插手的可能性很大,嗯,不过西屋电气本身的渊源也决定了恐怕美国公司不会容忍这家企业股权的流失,像通用电气这样的巨擘岂能容忍其花落别家?美国政府能容忍?”苏燕青质疑道:“像我们国家的国企要相插手,恐怕就更困难了。”

  不能不说苏燕青在很多方面都不是自己身边其他女人所能代替的,即便甄婕在大局观方面都无法和苏燕青相比,毕竟受教育和工作环境的影响,你站的位置越高,看得到的东西也就越不一样,而视野角度也就决定了你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了,苏燕青长期在省一级政府办公厅工作,现在又调到了中央部委工作,那么平时接触的东西多了,自然也有其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了。

  “千万不要轻视日本人的野心和坚忍不拔的精神,他们想要某样东西,那么就不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的去谋夺,阳谋阴谋无所不用极,中国人在日本人手上吃的亏太多了,只不过很多国人不自知而已。”陆为民抚摸着妻子的胴*体,手最后停留在那对柔软坚挺的肉丘上。

  虽然苏燕青也是三十七的人了,但长期办公室有规律的工作作息规律和业余时间保养锻炼,让她身体丝毫没有一般女人未老先衰的迹象,在昌州和京城。苏燕青都参加了健身俱乐部,瑜伽和健身操几乎从不停息,在生了孩子之后就更勤了,而在护肤品和饮食上也是格外挑剔,和当年陆为民与她相识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全身上下紧绷绷的光洁肌肤。连那对哺乳过后的胸房也丝毫没有下坠迹象,相反倒是比生孩子哺乳之前大了一圈,握在手里很有感,很难得有这样一个相依相偎轻怜蜜爱的机会,可言谈间却都是“国计民生”的大事儿,真是有些滑稽。不过陆为民也知道苏燕青最喜欢的也是这种感觉,拥卧依偎,谈工作和生活,都那么令人迷醉。

  似乎是感受到丈夫在自己魔掌在自己胸前的肆虐,苏燕青也有些得意。

  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本来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就是最容易出状况的。在昌江,自己长期在昌州,而怀孕之后又回了京,这样相隔数千里,相聚时少,离别时多,自己丈夫的心性苏燕青也不是不知道,尤其是陆为民的身份地位。如果说这么些年来丈夫身边若是没有一两个女人,她反而不相信,陆为民在结婚前摇摆不定。但却在结婚过有过明确的表示,他一旦结婚,就会对婚姻负责,不会离婚,苏燕青也明白陆为民的意思。

  丈夫不是对自己没感情,而是特定的环境和感情因素决定了许多事情。就像自己不也是横刀夺爱从他原来的女友甄妮手中把他夺过来的么?甄妮现在也在京里工作,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据说也算是一个中层干部了,苏燕青不知道丈夫和甄妮还有没有联系。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已经牢牢的抓住了这个男人,从感情和法律关系上。

  从感情角度来说,陆为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从生活上来说,陆为民又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也许他和别的女人有纠葛,但是他却会忠实履行婚姻义务,就像他自己所说,他的妻子是自己,永远是自己,就这一点,苏燕青就满足了。

  当然苏燕青也很清楚,要牢牢的吸引住一个优秀的男人,固然需要思想上的共通,感情上的相融,生活上的相濡以沫,同样也需要女人自身的魅力,这个魅力,既包括自己思想内涵的提升,能够给他的工作带来裨益帮助,同样也包括自己外表容貌要素的维护。

  苏燕青自认为自己算是美女,但是美女也是有年龄限制的,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她很清楚男人很多时候也是感性动物,对女人的外貌形象的直观感知,往往就决定了很多东西,所以她才会不遗余力的养护好自己,让自己始终在丈夫面前拥有一个不逊色与其他女人的身体。

  “你这种产业安全论目前在国内理论界也很有市场,**就是代表,不过感觉你对日本人特别警惕。”苏燕青微微侧身,让丈夫可以更方便的握住自己那对肉丘把玩。

  “毕竟都是东亚人,一衣带水的邻邦,哪怕是一个恶邻,这么一千多年来的交往,日本人对我们中国的了解不是欧美人所能比的,文化内涵的接近,思想性格的互通,让他们在潜移默化的渗透上更具优势,而我们国内这些官僚部门往往又欠缺这方面的战略危机感,沉迷于外资涌入带来的gdp效应,连我有时候都不能免俗,现在我在宋州不也是在殚精竭虑的为了把日本不二越的工业机器人项目拉进来落地而煞费苦心么?”

  陆为民自嘲的笑了笑,妻子的动作他感觉到了,让他微微有些感动,觉得自己这些年似乎真的有些冷落了对方,固然有分居两地的原因,但是也有自己的因素,手中那对乳*房握得更紧。

  “在其位谋其政,我在市委书记上当然要干招商引资发展地方经济这些事儿,只要符合国家政策,那就没问题,但是我们国内那些身居高位的职能部门官员们,那些肩负产业安全调查审查的情报研究机构,我们的相关产业政策的制定部门,就应该要承担起他们的责任来。”

  苏燕青默然,丈夫在这方面思维和眼界的深远,连爸爸都赞不绝口,都说他这个年龄就有如此深刻的危机感,国内罕见,对自己丈夫的评价也是格外高,爸爸是搞冶金出身的,丈夫和爸爸在关于钢铁产业对日本技术的依赖也是探讨得很激烈,从铁矿石生产商的股权布局,到宝钢采用资本技术的弊端,再有运输物流上的博弈,中午饭桌上苏燕青都听得惊心动魄,也不知道丈夫是怎么就有如此深刻的理解,要知道他是一直在地方上工作,而不是在中央部委里边。

  “那你觉得西屋电气要出售,我们国内企业必须要去竞逐?”

  “嗯,应该要去,不管成与不成,我们国内的企业始终要走出去,这是一个需要长期规划但却不容回头的战略。看看我们国家日益猛增的外汇储备,在大家欢呼雀跃的同时,缺少有人看到这背后的隐忧,2004年我们外汇储备净增2067美元,达到6099亿,已经成为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外汇储备国,对于日本来说,他们有那么大的外汇储备,是无奈之举,毕竟他们国家经济发展已经连续多年处于低位,但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仍然处于高增长态势的国家来说,这种猛增的外汇储备往往会被很多人视为这是一种确保金融安全的底气,尤其是在98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这种意识更强,但是有利就有弊,我们持有这么多的外汇储备,而且还在继续猛增,一旦汇率波动,比如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我们这些外汇储备上的损失,用海量都不足以形容,得用天量来说,所以这个时候支持这些国企走出去,其实也是一种金融安全和产业发展的双赢之举,当然这种走出去战略在战术上务必要有充分准备作为支撑。”

  苏燕青听得如痴如醉,对身旁这个男人更是迷恋,忍不住抱紧对方,把脸贴在对方胸膛上。

  陆为民也感受到妻子的热情,也有些心动神摇,忍不住就要翻身上马,梅开二度,……

  *********************************************************************************************************************************************************************

  白园带着外孙女打开房门时,就意识到自己回来得不是时候。

  窈窕睡醒了,要妈妈,白园也就带着孩子过来,一打开门,却发现女儿女婿的卧室门是关着的,心里就暗自喊糟糕。

  可窈窕早已经蹒跚的跑到了卧室门前用一双小手敲击着门,喊着妈妈了。

  白园下意识的看了看表,三点过快四点了,女儿有睡午觉习惯,但也不可能睡到三点过,而女婿又回来了,这个时候没起床,都是过来人自然也就明白有些事情。

  补上昨晚有事耽搁的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