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四节 学习,工作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四节 学习,工作

  陆为民早已经预料到二人会谈到这个话题,董玉竹虽然一直独身,但是她却很希望自己的前任秘书能有一个好的归宿,陆为民从甄妮那里就获知过,知晓董玉竹曾多次劝说甄妮丢开以前的感情包袱,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这让他既感到愧疚又心存不忍。

  他也一样希望甄妮有一个好的未来,但是他却无法在这个问题上去多劝说甄妮。

  事实上在这种问题上去劝说,除了伤害甄妮外,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都是成年人,都对自己的生活能够有比较理性的判断了,这不是谁去劝一劝就能起作用的事儿,自己原来曾经劝过,并没有多少效果,现在还要去劝,会更让甄妮伤心。

  就像甄妮曾经说过的那样,我现在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还需要曾经的男友来劝自己赶紧找男人嫁了么?自己连自己独立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都没有了么?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董玉竹叹了一口气,“为民,我知道你也为难,但我感觉甄妮的状态真的不太好,她总不能这样一辈子过去吧?我知道你肯定在想我不也就一辈子这么过来了,那不同,她和我完全不一样,嗯,你想一想吧。”

  董玉竹的话让陆为民的后半节外交形势介绍课完全没了效果,他的心思都被董玉竹那一句“甄妮的状态真的不太好”给毁了,他记得在年前他还和甄婕见面在一起的时候问过甄妮的情况,甄婕也没说甄妮有啥啊,怎么这才多久,就“状态很不好”了?

  甄妮在京里住什么地方陆为民也不太清楚。他也是刻意不去知晓,只知道大概就在海淀这边。

  董玉竹的话让陆为民有些心烦意乱,甄妮一个人在京里,她妈乐清是早就不管她了,而她爸甄敬才也差不多。现在只顾着现在两个幺儿了,完全忘了自己这两个女儿,这让陆为民也是唏嘘不已。

  甄婕虽然也很关心妹妹,但是一来在沪上,二来本来两女就还是有点儿心结,虽然解开。但甄婕还是有点儿羞于面对甄妮,所以联系也不算多,甄妮就真有点儿一个孤苦伶仃的味道,如果真如董玉竹所说那样,陆为民还真不放心了。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自己都该找个机会抽个时间过问一下才对。

  *********************************************************************************************************************************************************************

  党校的课都很有针对性,基本上没有让人感到失望的,可以说每一堂课都有其独到的特色,每一个老师的风格都有其别具一格风味。

  《中国*执政主要经验》这堂课陆为民就听得极为认真,“六个坚持“,坚持指导思想的与时俱进,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并改革完善,坚持发展生产力这一关键。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坚持抓党的建设。这些条条,只听题目显得很枯燥,但是如果能和历史和范例结合起来,那就很有味道了。

  老师的口才极佳,引经据典,尤其是对1949中国*掌握政权之后的种种举措进行了相当客观而又犀利的分析。并没有回避党在执政过程中出现的失误,而重要讲了党在自我修正上的一系列动作。指出能够自我认识到错误并进行纠正修正的政党就是一个有生命力的政党,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困难问题。能够与时俱进审时度势的进行政策调整,而不是教条主义本本主义,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略。

  陆为民听得很来劲,但是电话也动得很来劲,陆为民却不理。

  自打开课一来,陆为民没有主动给宋州方面打过一个电话,开始那一周市里边包括秦宝华在内还时不时来骚扰一下,但是到后来所有人都发现陆为民似乎是爱上了读书这种感觉,对接电话和听市里的事儿极不耐烦,一般都是“嗯嗯嗯,啊啊啊,哦哦哦”,用语气助词解决一切问题,到最后顶多来一句“你们研究定了就行”,下一句潜台词也就是“以后这种是事情别打电话了,我现在是学生,别影响我学习”,弄得汇报的人也很憋屈。

  这两周电话明显少了许多,有时候一两天都没有一个,陆为民没有半点不适应,感觉反而格外的好,连他自己都在琢磨,自己怎么就对工作一下子不感兴趣起来了,人家都说一下子脱离工作会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应,怎么自己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反而有点儿乐不思蜀了呢?这有点儿不得劲儿啊。

  一直到听完课,陆为民才看了看电话,是梁炎来的。

  陆为民是最不愿意接梁炎的电话了,但是又不能不接。

  回过去,果然,梁炎也到了京城,那边也有一家公司,两边正在协商一些工程事务。

  还好,梁炎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知道陆为民在京城读书,想要见个面,吃顿饭。

  对于对方的邀请,陆为民还不好推。

  他怕被梁炎误会自己是深怕沾染上对方了,事实上到了这一步,陆为民该和梁炎交待的也已经交待了,至于说如何去操作,梁炎自个儿明白,现在80万吨乙烯项目已经敲定,接下来就是几年的建设期,可以说宋州市委市府这边的工作基本上已经走完,也称得上是告一段落了。

  至于说后期的各种配套服务工作,那都是有序可循,一切按照既定程序办就行了,宋州方面当然会尽可能的开绿灯,像这种重点项目,无须什么人打招呼也肯定是捧在手上含在嘴里的香饽饽。

  打通了梁炎的电话之后,电话就次第响起,估计也是知道自己下课了。

  第二个电话是张静宜来的电话,通报了2月份经济增速和各个数据情况。

  这个电话倒是陆为民乐于接到的,虽然不干预市里的工作,但是陆为民还是希望掌握市里的发展情况。

  2月份宋州经济增速依然保持高位,53.3%,相当难得,其他几个数据,比如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和总固定资产投资都一样保持着加快增速,房地产固定资产投资的速度还在提速,这是一个信号,意味着房地产热的势头已经开始显现出来,这股热潮还会持续很多年,这也不是哪一个人或者省市这一级政府能够控制的,经济发展越快的地区,这股热潮还会更凶猛。

  陆为民也问了问昌州、昆湖和丰州的具体数据,这也是陆为民走之前和张静宜交待过的,其他地市的数据可以忽略,但是昆湖和昌州是目前经济总量三强,而丰州的增速从1月的态势看来,已经超越了昆湖,看这个架势,有可能在今年会保持着对昆湖的优势,唐天涛虽然在逐步消除张天豪和陆为民在丰州的印记痕迹,但是在发展方向和具体政策举措上却还是萧规曹随,依然延续了张天豪——陆为民时代的路线。

  陆为民给这个人评价很简单,一言而概之,这是个聪明人。

  第三个电话是郁波来的。

  经开区发展势头很好,一二月份增速高居全市榜首,当然还是那句老话,这个榜首位置是建立在以前经开区的经济总量处于一个较小规模的态势下,哪怕今年都一直保持着这种超高速的增速,也不会改变经开区的格局,除非能够到明年后年也能保持着这种势头,那还有点儿意义。

  郁波谈了经开区班子的问题,这让陆为民有些不悦。

  经开区班子调整时间并不长,而目前工作的情况也的确很好,陆为民也知道齐蓓蓓的表现很突出,但是这才一年时间,怎么看也太短了一点,当然陆为民也知道郁波对金满仓的表现不太满意,但从目前的情况来说,经开区的班子还不宜再调整,这一点陆为民在离开宋州之前就已经和郁波谈过了,但这家伙还是不甘心。

  当然陆为民也知道郁波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说说工作发发牢骚并不是要干什么,他也知道在自己党校学习期间,市里边的人事调整基本上是处于“冻结”状态,如无特殊原因,是不会进行人事调整的,该调整的也早在年前就已经调整得差不多了,零星几个也在自己赴京之前就补调到位了,他现在说这些不过是为明年自己学习结束回到宋州之后的工作打埋伏罢了。

  郁波的性子就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不满意的事情要提出来,不满意的人就要想方设法调整,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这一点陆为民也和郁波交流过,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特点如何来趋利避害,还得要他自己琢磨。

  第三更,加上补更,四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