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六节 挑明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六节 挑明

  “小妮,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无意要劝你干什么,我们都是成年人,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陆为民深深的看着对方的眼睛,“我只是怕你生活得不愉快,我想关心一下。”

  甄妮瞪了陆为民一眼,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她能感觉得到昔日男友的关心和爱护,虽然某些缘分已经断裂,但是并不代表情意就已经彻底消失,昔日男友对自己的那份关爱从未消逝过,这一点她确信无疑,哪怕他半年也不给自己打一个电话,哪怕他和自己姐姐有了超界限的关系,但是他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怜爱和呵护之心仍然没有半点褪色。

  暖融融的滋味在内心激荡,甄妮却不愿意表露出来,她就是要让对方有一份歉疚之心,就是要让对方一直记挂自己,永远。

  她不是没有考虑过找一个对象组建家庭,告别过去的一切,但是想易行难,要找一个可以替代陆为民的人何其难,或者说自己内心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找一个替代角色,所以对任何进入视线可能成为陆为民替代品的男人都充满了苛刻的挑剔,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人能走进自己的心。

  既然没有选择,她也就不再逃避,今天就是一个挑明的机会。

  *********************************************************************************************************************************************************************

  两人离开酒吧时已经有些微微醺意了。

  吃了晚饭,甄妮固执的要去酒吧坐一会儿,这让陆为民很是为难。

  晚上有一趟选修课,本来计划是要去听的。但是甄妮的要求他又无法拒绝,如果让甄妮单独一个人去酒吧,他又不放心,只能陪着去了。

  好在甄妮在酒吧里也没有坐太久,一个小时时间。两个人就离开了。

  但就这一个小时一瓶红酒就进了两人的嘴。

  这么些年了,甄妮的酒量也未见涨,几杯酒慢慢滑下肚,一抹酡红就浮上了脸颊,连美眸里都多了几分迷醉,但神志还算清醒。

  两个人打的到了甄妮的住处。这是甄妮自己购买的一处精品公寓,陆为民还是第一次来。

  本来想把甄妮送到门口就作罢,但是甄妮只用了一句话就把陆为民给乖乖的拉了回来,说陆为民敢走,她就还要出去喝酒。哪怕明知道是一句玩笑话,但是陆为民还是不敢不听。

  “你就这么怕进我家门?”开门的时候甄妮拿着钥匙斜睨着陆为民,“怕什么?怕我把你吃了?”

  陆为民苦笑无语,只能跟随着甄妮进屋。

  “我告诉你,你是第一个进这个门的人,我妈,我姐,都没有来过。更没有同事来过。”甄妮一屁股坐在沙发里,醉眼朦胧的道。

  陆为民随意走动了一下,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是两室一厅,一间卧室大概有二十平,另外一间书房略小,只有十来个平方,客厅也不大,二十来平米。加上卫生间和厨房,大概在80平左右。十六楼,不高不低。倒是很符合甄妮现在的定位。

  卧室的床挺大,一张甄妮的独照搁在梳妆台上,书房装修很雅致,一张甄妮驾车的照片搁在书桌上,另外还有一张和自己相拥的合拍照,陆为民记得很清楚,那应该是90年时候自己毕业回来之后和他在195厂大门前的合拍。

  陆为民微微失神。

  十多年前的种种又如流水一般涌入脑海中,让他一时间想要闭上眼睛。

  一具温热的身体从背后把陆为民抱住,陆为民没有挣扎。

  “我还要告诉你,你是第一个拥有我身体和心的人,到现在,也只有你拥有我的身体和心,将来也只能有你一个人能拥有。”

  略略有些飘的声音却把陆为民彻底击倒了,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和情绪,转过身来,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只是捧起甄妮的脸庞,重重的吻上,两条灵舌纠缠在一起,仿佛要把两人的感情彻底燃烧起来,已经脱掉了外套只剩下一件薄薄的绒衣,鼓胀的胸房紧紧的贴在陆为民胸前,一双手一如以往那般死死的勾住陆为民的虎项,微微踮起的脚尖,让陆为民可以尽情亲吻享受那灼热脸颊带来的柔情蜜意。

  陆为民觉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有些粗暴的掀起甄妮的绒衣下摆,连同她胸前的维多利亚的秘密胸罩一并掀起,双手粗鲁而有力的搓揉着那对只有十多度的冷空气中微微颤抖的翘乳,手指捻磨着那肿胀凸起的乳*蒂。

  *传来轻微的刺痛感让甄妮不但没有感到不适,反而说不出的喜悦和兴奋,她能感受到对方的激*情,甚至主动的配合举起双手,让他可以把自己的上半身脱得一丝*不挂,对方双手也扶住了自己裤腰,三五两下就已经把自己那条价格不菲的西裤连带羊绒裤袜和亵*裤一并给剥落下来,让自己真正变成了一条赤*裸白羊。

  当深深挺入甄妮的身体时,陆为民可以肯定这条花径甬道已经经年无人问津了,正如甄妮所说,她身心只能属于自己,这不仅仅是生理的缘故,甚至也已经变成了心理因素,她从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无法接受别的男人进入她的身体了,也就是说她属于自己独享。

  独享是要付出代价的,陆为民很清楚,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法退缩。

  甄妮的身体依然那样令人垂涎,十多年的时间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少变化,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只能说是变得更加丰腴成熟一些,尤其是乳*房和臀*瓣,成熟女人和十多年前的少女还是有些区别的,但更让人迷醉。

  光滑细润的肌肤,修长饱满的美腿,婉转娇吟的喉音,都让陆为民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此时的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涨红着脸奋力的在这个属于自己独享的身体上冲刺,直到精疲力竭。

  *********************************************************************************************************************************************************************

  陆为民离开的时候的确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

  他不是十多二十岁的小伙子了,三十七岁不算老,但是也绝对不年轻了,起码在男性的性能力方面,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早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只不过可能通过锻炼和保养,陆为民这方面的能力下滑并不明显,而且经验和技巧似乎也可以很大程度弥补,使得男人能够维护自己在这方面的自尊。

  他没有留下来住,而是回了党校宿舍。

  虽然甄妮很想他留下来,但是也知道不合适,温存缠绵许久之后,得到了承诺,这才放他离开。

  陆为民知道自己这是作茧自缚了,但他知道自己无从选择。

  从一个女人如此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从一个女孩子的第一次奉献给自己,到现在哪怕自己经年未曾光临,仍然葳蕤自守,蓬门只为君开,他还能说什么。

  正如甄妮所说,她不求什么,惟愿陆为民在方便的时候和自己相聚,一个方便的时候说得很复有弹性,这让陆为民也是感喟无言。

  一年学习,周末是要回家的,还能有什么时候方便,陆为民自己都觉得棘手,但也只能应承下来,甄妮也很坦然,明确告诉陆为民,她从未想过其他,不会破坏他和苏燕青之间的感情,既然在婚姻争夺上她已经失败了,那么就不会输不起,但她会在感情上分一勺羹。

  甄妮不信苏燕青就不知道陆为民在外边没有女人,自己和甄婕,也许还有别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很聪明而理性,很好的把握了夫妻之间的这份感情尺度,这才能够牢牢的抓住陆为民,否则如果像自己以前那样,也许他们的婚姻也根本就无法长久,甚至可能也会和自己一样刚开始就面临结束了。

  所以大妇不是谁都能当的下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妇也许还要承受更多的压力和委屈,谁要是选择给陆为民当妻子这个角色,那么会势必要承受更多的东西,甄妮自己都没有这份信心能否做得好,所以有时候也许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就像如果现在自己成为了陆为民妻子,该如何面对她和甄婕的关系?而现在,就显得要恬淡得多了。

  第二更,还有一更,马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