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三十七节 草蛇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三十七节 草蛇

  岳霜婷和陆为民还藕断丝连,居然还保持着这种婚外情关系,这让陶泽锋立即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换了别人这种婚外情也许杀伤力不大,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就不一般了,陶泽锋也不知道陆为民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年头政府官员养情人、包**、婚外恋、**的多了去,但是谁会公开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是悄悄躲起来,谁曾想陆为民居然就敢和岳霜婷大模大样的来看电影?

  陶泽锋环顾了一眼四周,的确,这个放映厅里看电影的人也不过区区十来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热片子,而且也都放了十来天,进来看电影的多半都是像自己一样的情侣,很大程度都是利用这样一个环境来手眼温存一番的,陆为民大概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上熟人吧?陶泽锋不无得意的想道。

  整场电影陶泽锋就沉浸咋偷窥斜前方的陆为民和岳霜婷动静上去了,虽然因为光线和角度原因无法看清楚二人的动作,但他还是可以看得到岳霜婷的头是靠在陆为民肩头上的,仅此一点,就基本上可以断定陆为民和岳霜婷绝对是有超越一般男女朋友的关系,这对狗男女!

  陶泽锋内心混杂了嫉妒和兴奋的感觉,相当初自己追求岳霜婷却被这小婊砸给断然拒绝,而且自己还专门告诉她陆为民有女朋友,却依然被对方不予理睬。自己还以为这小婊砸听了之后起码要远离陆为民吧,没想到居然还是对陆为民这个家伙投怀送抱,还是睡到了陆为民床上。这个家伙凭什么这么得意,就因为他仕途飞黄腾达,当上了市委书记?

  一场电影时间里,陶泽锋都在琢磨该怎么来利用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把这两人都给毁了的秘密。

  陶泽锋当然清楚这种事情自己绝对不能暴露,像现在的陆为民,就算自己可以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把他搞臭。但是对方现在的势力已经非当日可比,哪怕是倒下。一样可以在倒下之前或者倒下之后报复自己,甚至毁了自己,这一点陶泽锋还是非常清楚的。

  他同样也知道光是知道这样一个秘密意义不大,就算是写匿名信到省纪委检举揭发陆为民和岳霜婷有婚外情也毫无意义。省纪委根本就不会因为这样一封信就去查陆为民这样的封疆大吏,除非自己能拿到他们同床共枕的照片,否则就算是现在照一张他们一起看电影或者乘车的照片也一样无济于事。

  这种无力感既让陶泽锋感到痛苦,同时又更刺激了陶泽锋不愿意放过对方的报复心。

  电影时间就这么在陶泽锋纠结的心绪中过去了,连他这个新交不久的女朋友都觉得有些奇怪,往日里这种场合下他手脚可是绝对不会规矩的,今天却怎么显得心神不宁,对自己的身体也不感兴趣起来了?

  当电影终于散场时,陶泽锋已经下定决心。他要观察一下陆为民和岳霜婷下一步会去干什么,很显然这两人不会是走路来看电影的,多半是开车或者打的。陶泽锋自己开了车,如果能跟上吊准他们的去向,也许能为自己作出决定提供帮助,看看究竟该如何应对这个机会。

  *********************************************************************************************************************************************************************

  陆为民是真没想到自己这么大意一回陪岳霜婷看一场堪称冷门的电影也会遇上麻烦,在他看来这《鸿门宴》既非热门片,也上映多时。自己也一直没有在昌州工作,认识自己的人并不多。何况夜色已晚,谁会来注意自己?何况就算是运气糟糕到了极点,被熟人看到了,估计也会装作没看见,毕竟就这么一出事儿也算不上个啥。

  也就是说除非真遇上真正意义上的“敌人”,那是不太可能出啥状况的,何曾想就真的会有这么巧。

  上车之后陆为民也就随岳霜婷的意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虽然天气很适宜,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合适走太远,倒是岳霜婷兴致勃勃,波罗小车沿着昌江的滨江大道一直拐到了花溪一带,这一带没有昌江那么当道,也已经靠近西郊了,人和车也少了许多。

  “怎么想到跑这边来了?”陆为民也有些不解。

  “后面有一辆车一直跟着我们,隔着有些远,我也是在滨江路岔口那里准备停车时才发现的。”岳霜婷目不斜视,语气却有些惶恐,“好像是从我们从电影院停车场出来时就一直跟着我们。”

  陆为民一凛,如果是从电影院出来就跟着,那也就意味着是看到了自己和岳霜婷才跟上来的,这个情况不太妙,会是什么人?

  岳霜婷的车技不算很好,车速一直拿不起来,对方是一辆帕萨特,远远的一直吊着,让人很难受。

  “走,拐进那边路口,到那个小广场边上停车,我们假意下来看看风景。”陆为民对这边的路况不是很熟悉,但是也知道从前面路口拐弯是一个环形转盘,因为天黑了,看不清楚对方的车牌号,他必须要把对方的底细摸清楚才行,否则自己和岳霜婷今后的日子就别想安稳了。

  岳霜婷按照陆为民的要求把车停在了临溪的小广场边上,假意下车并排到溪边去看了一圈,那辆车也在距离几十米开外处停了下来,如果不是预先知晓,你还真很难判断出对方是跟踪而来。

  两个一边说笑着一边走回来,把车门打开,陆为民不动声色的转到了驾驶座方向,然后坐上车,两个人似乎就在车上聊着天,也不启动。

  陆为民的目光一直关注着后边,同时也在等待最佳时机。

  转盘斜对面连续来了三辆车过来,从灯光就可以看出其中有一辆是重型货车,车速慢,拉开距离大,陆为民猛地一踩油门提速,后边的帕萨特反应也很快,一下子跟了上来,不过波罗早已经抢在那三辆车之前钻了进去,等到后边那辆帕萨特跟上来时只能跟在三辆车后边,而陆为民早已经在转盘处转了一圈回来,悄然无声的跟在了那辆帕萨特后边。

  只是用灯光看清楚了对方的车牌号之后,陆为民就拉开了距离,借机分道,自己若是继续跟着对方,迟早被对方发现,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相信对方车牌号是这男的,自己今天和岳霜婷看电影也是临时起意,所以对方专门来守候跟踪的可能性很小,极有可能是碰巧遇上,发现了自己和岳霜婷,这才临时起意要跟踪自己看看自己二人会往哪里去,干什么。

  现在失去了自己的踪迹,估计对方也只有暂时作罢了,只是还不了解对方的意图,让人难以放心。

  *********************************************************************************************************************************************************************

  陆为民猜得没错,在被三辆车给一阻挡之后,陶泽锋就忍不住骂骂咧咧,但骂也没有用,这种城郊结合部本来就是货车利用夜间出没躲避交警的好时机,他还没有意识到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只是觉得对方走狗屎运,正好岔开了自己的视线,等到超过三辆车之后,那辆波罗早已经鸿飞冥冥了。

  无奈之下,陶泽锋也只能恨恨的打道回府,不过知道了陆为民和岳霜婷的关系,倒是可以琢磨一下如何来对付一下这个家伙,但这得好好运筹一下才行。

  一个小时后,回到岳霜婷家中的陆为民也从周素全那里知道了自己记下那辆帕萨特的车主单位,昌州中行。

  昌州中行?陆为民恍然大悟,如果自己所料不错,那么能够这么“舍生忘死”跟踪自己的,也就是姓陶的这个家伙了,除了他,好像也没有谁有这么无聊,但是这事儿被对方窥破了,倒是有些麻烦,如果对方真的有心要折腾出点儿啥来,自己那边无所谓,但是岳霜婷这边肯定迟早会被对方盯上,岳霜婷住昌大里边父母的房子并不是什么秘密,日后自己要再来岳霜婷这边就得小心了,当然这要看对方肯下多大的功夫。

  该怎么应对?陆为民觉得自己也得要好好琢磨一下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啊。

  继续坚定不移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