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四十一节 风高浪险位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四十一节 风高浪险位

  “这是你的理解?”当陆为民细细的把自己的理解领悟慢慢道来是,夏力行的神色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陆为民能够感觉得出来对方肢体语言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这是一种放松加满意的肢体变化,而在之前,夏力行的肢体语言表现出来的是凝重而略显紧张的,但现在则是放松外加放心,还有一些兴奋了。

  “嗯,我就是这么理解的,如果在*前后再来调整您到这个位置,那么就不太乐观了,但现在我觉得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东西在里边。”陆为民微微笑道:“您的经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单一,岗位虽然轮换比较多,但是在地方上工作时间过长,农业部只是一个过渡,而且没有怎么接触大型企业,都说央企是关系咱们国家安危的共和国长子,这些长子们在社会各界的评价却不高,如何既要做到维护国家产业安全,确保国计民生需求,又要符合当前国家深化改革步伐的政策,做到打破垄断,关注民生需求,这里边有太多的东西值得研究和实施。”

  “没想到你能把问题看得这么深,说实话,我都没有你看得这么深。”夏力行的语气中充满了欣慰,“当初我接到上边的通知和谈话,还是有些不理解,觉得是不是自己工作出了问题或者发展不力了,觉得又不是,后来领导和我谈了话,我基本上理解了。但理解得还不透彻,当然可能是因为当时带着一些情绪,但是你这一番话。让我明悟了不少啊。”

  “夏书记,您这是当局者迷,我这是盘观者清嘛。”陆为民笑了笑,“国资委主任这是个风高浪险的活儿,稍不注意那就是千夫所指,万众皆骂,可以说干这个活儿。可比当省委书记还要吃力不讨好,但是这又是一个极其考验人的位置。夏书记,我说句实话,您别不爱听,您若是当这个主任。起码寿命短五年。”

  陆为民这后边一句话把夏力行逗得笑骂起来,“你小子,这么咒我?”

  “我这不是咒您,您上任之后就知道了,里外不是人的时候恐怕是经常了,一边是旗下的企业利益,企业职工的利益,或者会被称为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也可能会被伪称为国家利益。一边可能就是普通民众的利益,你怎么来取舍?一边是高呼要维护国家产业安全,一边是在痛批以产业安全之名行垄断压榨之实。你怎么来判断?一边是是企业想要扬帆出海,劈波斩浪,但是却有可能折戟沉沙,落得个血本无归,一边是闭关自守,苟延残喘。可能就是坐吃等死,你怎么抉择?嘿嘿。到时候您就知道了,这里边味道,估计绝对是您以前在任何岗位上都难以体会的。”

  对于陆为民这个秘书,夏力行一直是非常满意的,但在今天晚上之前,夏力行也只是非常满意,但过了今晚,他就是满意中略带一丝惊叹和期盼了,他真的很希望看到这个家伙能够走得有多远有多高,他甚至可以肯定,在将来,这个家伙绝对会比自己站得更高。

  虽然他承认自己在特定时候特定位置帮过陆为民一把,这个作用的确很重要,但是也仅此而已,是金子始终要闪光,现在看来,陆为民早已经成长起来,成熟起来,其成长和成熟的速度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其对很多事物的看法,包括对国内高层政治生态的许多看法,更是高人一筹,连自己有些时候都觉得要逊色一筹,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独特,似乎这个自己引进门的学生正在逐渐走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辉煌。

  现在陆为民是一年制中青班的学员,作为省委书记的他自然很清楚这种一年制中青班的含义,也就是说如无意外,两三年内陆为民晋位副省级干部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而这个家伙才三十七,也就是说四十岁之龄,他就要要晋位副省级,这也太罕见了,那么什么高度才是这个家伙的极限?夏力行都无法往下深想了。

  *********************************************************************************************************************************************************************

  本想回党校宿舍,但是一来时间稍晚,二来陆为民也想找个人聊一聊,便给组织员打了个电话,请了个假,直接回家了。

  夏力行职位的突然调整,也让人浮想联翩,在陆为民看来这应该不是什么贬谪,夏力行在经济问题上是绝对过得了硬的,生活作风更没得话说,而在豫省工作期间纵然谈不上绝才惊艳,但也是符合发展规律的,这个时候突然调整,除了证明中央有其他意图外,再无其他可能。

  国资委是个坑,不是每个人进去都能爬得出来的,对于夏力行来说也是一大考验,在国资委主任这个位置上怎么把握好平衡中又要进取,这才是个难点,平衡本来就不易,但你不能光讲求平衡忘了改革进取这一主旋律,全国民众都在看着呢,国企改革,国退民进,让利于民,不与民争利,产业振兴,走出去,软硬实力向外展现,这些国企都是急先锋,这些都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怎么来做好?

  这是一场大戏,怎么演好,就看夏力行这个导演怎么来导了。

  对于陆为民的突然归家,苏燕青也很惊奇,看着陆为民去孩子床边儿上亲吻了一下孩子才过来上床,苏燕青也有些情动的依偎在丈夫身边,“想我了?才星期三啊。”

  陆为民也有些好笑,以前苏燕青可不想这样,自己返京后,这女人却越发有些恋自己了。

  也不客气,探手就撩起苏燕青的睡裙,握住一只*,揉捏捻磨起来,乳*尖迅速迅速肿大翘起,本来想和妻子好好聊一聊的,看到妻子红晕满面,美眸情思满溢的模样,陆为民也只能先奋力耕耘一番了。

  把睡裙替妻子脱了下来,一番前戏之后,苏燕青早已经主动的把双腿盘曲在丈夫腰间,迎合着丈夫的冲撞婉转娇*吟起来。

  看着身下娇喘吁吁的妻子,陆为民也有些愧疚,前几天久未见面的江冰绫进京办事儿,也和自己见了一面。

  情人见面,分外情热,免不了就在酒店里胡天胡帝一番,云收雨散之后,陆为民本想问一问江冰绫的打算,现在江冰绫已经是丰州市委副秘书长兼督查室主任了,陆为民不得不替对方考虑一下,他并没有奢望和自己好过的女人都一门心思跟着自己,这既不现实也很危险,但这种情形下他也不能提这种问题。

  倒是江冰绫挺大方,说了她也考虑过自己的个人生活,可身处市委副秘书长兼督查室主任这个位置上,要想找个合适入眼的对象都真的很难,不是门不当户不对,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或者干脆就是面目可憎,实在是不好找。

  江冰绫倒是笑着说让陆为民千万别误会自己是想赖着他,让陆为民很尴尬,但江冰绫突然又笑着说如果真找不到合适的,那也就只有将就赖着他了,更让陆为民感到头皮发麻。

  不过江冰绫的豪爽大方还是让陆为民很心动,起码这样的女人不会让你太担心其他。

  看着妻子熟练的从床头柜上的抽出纸巾捂住下体奔卫生间去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回到床上,依偎在自己胸前,陆为民忍不住抚摸着妻子乌黑的发丝,轻轻嗅着发梢上的气息。

  “为民,是不是有事?”

  “咦,不是说想你了么?”陆为民漫声道。

  “想我你也不是这样,肯定有事儿。”苏燕青把丈夫手拉过来放在自己饱满挺翘的*上,她喜欢丈夫这样,让她感到他对自己的眷恋。

  陆为民把夏力行工作调整的事情告诉了苏燕青,苏燕青立即如警觉的狐狸一般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浑然没有先前情动的模样,“国资委主任?这算什么?里边有什么猫腻?”

  拍了一下妻子的裸*臀,陆为民笑着道:“你想多了,能有什么猫腻?真要有猫腻可能就会只让姨父只担任主任,不会让他兼任党委书记了,否则那动荡起来就够大了,我的理解,这个岗位风高浪险,对姨父来说既是磨砺,也是考验,如果姨父能在这个岗位上干出一番让上下都满意的成绩出来,未必不能再上一层。”

  再上一层?夏力行已经是正部级官员,再上一层,那就是起码是国务委员,甚至是政治*局委员了。

  努力带病码字,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