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五十六节 思考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五十六节 思考

  离开中国会时,陆为民拒绝了吕嘉薇送行,径直步行离开。

  金秋的京城,气候宜人,陆为民喜欢独自走一走,感受一下京城的气息,虽然他并不算是京城人。

  吕嘉薇果然是有为而来。

  毫无疑问沪上电气内部是有吕嘉薇他们的人,也难怪,吕嘉薇深耕沪上多年,沪上电气虽然是央企,但是却和沪上瓜葛甚深,沪上电气上半年就在香港上市,成为港交所上市公司,而近期沪上电气和黑河电气联手组成竞标联合体追逐西屋电气的事情显然引起了许多有心人的关注。

  只要是圈内人,谁都知道这里边大有可操作余地。

  吕嘉薇无疑就是其中一员,也算是他们的代言人了,这在陆为民眼中不是秘密,同样吕嘉薇似乎也不在意暴露这一点。

  这帮人在加快他们的动作,从灰色走向实业投资,陆为民不知道自己给他们指的这条路是帮了他们还是害了他们。

  自己不是纪委干部,既无权也没有义务去过问别人的过往历史,他们要到宋州来投资,自己当然举双手欢迎,甚至也会一样向他们提供好的投资环境和条件。

  事实证明这些人的能量够强,嗅觉够灵,胆子够大,自己稍微提点一下,他们就敢下重注在太阳能光伏产业和多晶硅产业上,成为最先吃螃蟹者。

  现在这帮吃螃蟹者马上就要迎来第一轮丰收。实业投资收益如此巨大,不知道会不会吸引更多的灰色资本涌入宋州?会不会改变这些人的一些心态?

  陆为民估摸着要他们收手恐怕很难,但是以往这些人很多都是把资金转移到国外。贡献给了美国人、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或者某些小国,现在受到实业投资收益丰厚的诱惑,也许会有一些变化吧。

  这帮人在遂安的大举投资的确起到了很好的引领作用,有人吃螃蟹,自然就有资本跟风,而且跟风势头之猛让遂安方面都很吃惊。

  当然,这未必是坏事。尤其是提前了几年涌入的资本使得太阳能光伏产业和硅产业迅速膨胀,正巧可以赶上欧洲光伏产业市场的那一波兴盛期。至于说日后的事情,那也只有通过市场的来调整了。

  吕嘉薇这帮人又把目光打到了沪上电气身上。

  沪上电气是港交所的上市公司,今年4月份才在港交所上市,如果沪上电气参与西屋电气的竞标。而西屋电气不但是核电领域领军企业,具有先进的压水堆技术,这又牵扯到中国庞大的核电市场,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中国国内核电领域接受更安全的压水堆技术而拒绝日本的沸水堆技术,所以可以说这两个题材简直足以点燃沪上电气的股价,当然前提是沪上电气能够在这场竞标中胜出。

  但即便是这一轮题材风潮也足以满足很多专业人士的炒作空间了。

  面对吕嘉薇的质询,陆为民没有正面回答,事实上他也无从正面回答。

  他只说他的确和赵烨近期往来比较多,也有谈过一些工作。不过所谈的是沪上电气考虑在宋州沙洲电气工业园投资建设一个制造基地的项目。

  这也不是谎话,陆为民的确就这个问题和赵烨谈过,赵烨也同意近期会安排一个考察小组到宋州考察投资环境。

  沪上电气的业务范围不仅仅是核电。核电只是其中一部分,像电梯制造、太阳能光伏发电设备制造、纺织机械设备制造、数控机床制造、铸锻件生产等行业都是其母公司或者旗下子公司的优势产业,而这些产业又恰恰和宋州目前的产业很契合,同时宋州也是长江中下游结合部的重要港口城市,交通条件尤其适合,很适合沪上电气一些制造基地的转移方向。

  这也是陆为民向赵烨发起邀请。而赵烨也颇感兴趣同意派出考察小组来宋州考察主要原因,否则无论两个人关系再好。像沪上电气这样的大型央企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到宋州来考察投资。

  至于说吕嘉薇问及的沪上电气出击西屋电气一事,陆为民只能说那只是日常赵烨和他的一些探讨,他曾经给过赵烨一些建议,而沪上电气能不能在竞标中胜出,或者后续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竞标台上,他就无从得知了。

  陆为民也没想到吕嘉薇的消息居然灵通到沪上电气张董等人在京城和自己吃饭谈话的内容都能知晓,这足以说明沪上电气内部高层有吕嘉薇的人,对很多内幕性消息了如指掌。

  陆为民还是给了吕嘉薇一个比较正面的回答,他比较看好沪上电气的这次出击,如果和美国人方面能达成一致的话,这个竞标还是很有意义的,他也只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两个人没有谈中石化80万吨乙烯项目问题,那已经和宋州方面无关了,敲定之后,现在也就是推进的事宜,宋州市政府按照规划办,而中石化方面也一样有自己的建设计划,当然内里的东西更不需要拿到台面上来谈,昌达集团已经成为了中石化宋州80万吨乙烯项目重要合作伙伴了。

  梁炎很聪明,也很会来事,很快就和中石化那边打得火热,也就是说自己早就完成了引路人的职责,现在轮到梁炎自个儿去操作了。

  有他老爹梁广达多年在195厂里边的工作经验的帮助,梁炎对于中石化里边的门道也是越发清楚,相信他应该明白怎么来规避风险,而哪些红线又逾越不得,这已经不需要陆为民再多提醒了。

  晚间的风已经有了一些凉意,走在路上,陆为民却感觉很舒适,这样有助于自己静下心来想很多事情。

  宋州的局面很不错,哪怕是自己离开宋州这段时间,宋州依然按照既定轨道在行进着,他甚至有些怀疑省委是不是有意要在这个时段把自己安排到党校学习,看一看宋州在自己离开期间能不能仍然保持发展的态势,因为从这一次一年制中青班的情况来看,自己这种地方干部微乎其微,好像只有两个,除了一位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干部外,就只有自己了。

  陆为民有这样的怀疑也并非无端,八月份回昌州期间,杜崇山也和他见过一次面吃了一顿饭,时间不长,但是杜崇山流露出来的意思却很耐人寻味。

  他谈到了昌州情况不容乐观,和黄文旭后来与自己谈的情况近似,但是更侧重于是昌州本身经济结构的调整问题,认为昌州要重新走出低谷,必须要在经济结构调整上做文章,要重新找到昌州经济发展的新路径。

  当时陆为民也有些纳闷儿,昌州的情况和自己说,就算是自己和杜崇山私人关系不错,但是这是公事儿,自己也不宜发表过多的意见看法才对。

  后来杜崇山有意无意的嘉誉自己在工作中有锐意闯劲儿,不拘一格,敢于寻求突破和创新,宋州在童云松主政期间发展只能说平稳,但是在自己接掌之后就能出现突飞猛进,这和一个领导有无胆魄突破创新有很大的关系。

  这两者一结合,陆为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后来杜崇山却又在没有提其他,陆为民也只能把这纳闷儿埋在心里,但现在静下心来想一想,这里边还是有很多值得考究推敲的地方。

  或许省委有意要让自己到昌州担任市长接替茅道庵?

  陆为民也曾经想过这个情况,但是如果彭海波继续担任市委书记,陆为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和彭海波合拍,省委和中央如果有意要动昌州的人事,肯定不会再煮夹生饭,昌州也再也经不起这样折腾了才对。

  想不通的事儿,陆为民也就懒得多想了,摇摇头,陆为民快步前行。

  *********************************************************************************************************************************************************************

  在宋州的十多天调研耗费了陆为民太多精力,每一处调研陆为民都写了一篇调研心得,或长或短,长的有一两万字,短的也有两三千字。

  每一篇调研心得陆为民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对每一个区县每一个部门的工作情况了解,以及目前存在的问题,陆为民都进行了分析,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意见。

  有些看法意见尚不成熟,还需要斟酌,所以陆为民暂时也还没有把这些东西交给吕文秀,他觉得回到京里,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慢慢思考和雕琢,有很多问题刻意想得更深更细,而且也可以通过和身边同学的交流来让自己的思维更宽阔,考虑更周全完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