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一节 面谈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一节 面谈

  苏燕青起身时,丈夫早已经抱着女儿出去看日出了。

  她有些羞臊,一夜疯狂,真有点儿出格了,连苏燕青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到了野外反而变得更放开了,难道自己骨子里的基因也有点儿叛逆,反而喜欢那啥野战一说,想到这词儿她都觉得不堪,可自己居然就这么干了,而且还干得如痴如醉,大有点儿食髓知味的感觉。

  自己可不是小丫头了,快奔四的年龄了,而且女儿都两岁多了,怎么还突然变了性一般变得这么疯魔了,这让她也是弄不明白,也许是压抑太久,需要这么一个机会来放纵一下自己吧。

  丈夫也陪着自己疯了一夜,这种滋味可真是难言。

  也许以后还真可以考虑时不时的来这么一回野外的浪漫之举,对夫妻俩的感情还真有不小的促进作用。

  躺在被窝里,苏燕青嗅着被窝里丈夫的气息,良久她才慢慢起身,帐篷外远处传来女儿格格的笑声以及丈夫逗弄女儿的话语声,父女俩玩得很开心,很显然女儿也很难得这么早起床,非常兴奋,再加上又是和爸爸在一块儿,还不疯个够。

  苏燕青坐起身来,清晨的野外凉意幽幽,在枕头边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文胸,却没有马上戴上。

  苏燕青就这么上赤*裸着上半身,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划掂了一下,还好没有下坠的迹象,依然挺拔耸立。乳*晕略微有点儿深了,这是怀孕及哺乳的缘故,苏燕青琢磨着做胸部护理。现在已经有专门的胸部护理解决包括乳*晕颜色过深的问题了。

  苏燕青知道自己的年龄劣势,自己比丈夫还大月份,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她也竭尽所能保持着自己的容貌身材,但是年龄摆在这里,如果你不爱惜自己珍惜自己,那么就真的有可能变成黄脸婆了。

  要说自己一点担心都没有。那是假话,丈夫长期在地方上工作。而且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一把手,昌江的风气并不好。

  苏燕青很清楚,在陆为民尚未与自己结婚之前,就有过一些传言。她不是不知道。

  原来他的前女友甄妮和他好像就有点儿藕断丝连,而且他在丰州工作期间,也还是有些风言风语,但一来没有确切的证据,二来苏燕青也清楚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你越是要去计较,可能有些东西对自己,对夫妻感情的伤害就越大,难得糊涂这句话在这个时候也许就是最适用的。

  男人本来就是下半身动物。在有些时候就是难以控制他们自己的情*欲,但是那一阵狂热欲*望过去之后冷静下来,也许就需要考虑后续问题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苏燕青觉得自己是冷静理智的,是处理得极为妥当的,所以结婚几年来,没有谁能够挑战自己陆为民妻子的地位。

  哪怕两人两地分居,也没有太多的出格的东西冒出来,陆为民自己也处理得很好。

  在有了女儿之后。苏燕青就意识到女儿是巩固两人夫妻感情最厉害的武器,陆为民对女儿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甚至达到了溺爱的程度,而有女儿在,一家人之间的气氛和感情始终要高几度,这也是苏燕青总结出来的。

  所以苏燕青也就更笃定了,就算是陆为民在外边有女人又怎么样,逢场作戏,哪个男人避免得了?

  陆为民对这个家庭从未有过其他心思,这一点苏燕青还是很清楚的,就像之前陆为民就曾经说过,一旦他结婚,就不打算离婚,当然这种单纯形式的婚姻也不是苏燕青所需要的,苏燕青需要的是从头到尾从内到外的真实婚姻,她希望自己能够真正在丈夫心目中以妻子的身份存在,而现在她觉得她自己做到了,至于说其他女人,她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一场十渡游,似乎让一家人的感情更加密切,苏燕青也没想到这一次郊游会变成这样,仿佛自己和丈夫在某些方面都成熟了不少,但是在有些方面又年轻了。

  *************************************************************************************************************************

  国庆刚过,就是十六届五中全会了,领导纷纷飞抵京城参加这次关系重大的会议。

  荣道声、杜崇山都飞抵了京城,荣道声是中央委员,而杜崇山还是中/央/候/补/委/员。

  领导到来,陆为民本想做东,但是荣道声却主动召见。

  整个昌江省只有陆为民一人参加本次一年制中青班,但是在半年制中青班却有省里两人,但是半年制中青班都是副厅级干部,省/委/书/记和省长两人似乎无意要把那两人叫在一块儿,陆为民自然没资格多问。

  两位领导来京不易,时间都很紧张,能在一起吃一顿饭也很不容易了,陆为民很有点儿受宠若惊,所以在饭局上有什么话什么问题也都是长话短说。

  陆为民估摸着还是宋州的火热势头让两位领导都给刺激到了,九月份的数据也应该出来了,虽然有国庆假期,但是对于领导来说,这不是问题,基本上月底其实也就有个大概数据出来了。

  一二三季度的数据平拉,宋州以百分之69.4%的经济增速数据亮瞎了一大帮人眼睛,估计荣道声和杜崇山也给晃得不行,要不陆为民觉得两位也不至于这么急吼吼的要叫上自己一起吃顿饭,实在是宋州数据太耀眼,对全省的拉动也太大了。

  相比之下,昌州的低迷,昆湖的放缓,其他地市的数据都显得很平淡,当然还有一个比较突出的,丰州,但是丰州的基数又太低了一点,不能说太低,只是和宋州相比太低了一点,对全省经济增速拉动也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荣书记,杜省长,宋州今年的情况肯定你们比我清楚,套路你们也清楚,宝华也和我说了,该向省里汇报的,我们都没敢藏着掖着,都汇报了,还是那句话,咬定青山不放松,发展为第一要务,当然如何发展,还是因地制宜,制定合适的产业培育计划,坚定不移的执行推进,您要真觉得有什么秘诀,也就这两条了。”陆为民摊了摊手,“在你们二位面前我要刷什么花招,那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么?”

  “为民,听说你暑期扎扎实实的搞了一次调研,把市里工作丢在一边不闻不问,就一门心思搞调研,宝华很有意见啊。调研就这么重要,调研出什么东西来了?”杜崇山笑眯眯的道:“有什么经验要多和兄弟地市交流,别老是给我们说什么因地制宜产业培育,具体一点儿。”

  “杜省长,真没啥新鲜东西,兄弟地市来宋州考察,我也和宝华说,不要藏私,有什么好的经验都和盘托出。”陆为民叹了一口气,“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事儿也有,但是大方向大政策是没啥变的,大家都是聪明人,一目了然,都明白其中道理的。”

  “为民,宋州产业也出现了一些新变化,你们宋州几个传统强县区我就不说了,但是你们经开区的表现太让人惊讶了,原来都说你们经开区是花架子空壳子,今年你们经开区的表现很耀眼啊,你们是如何解决了经开区招商引资和优势产业的确立问题的?”荣道声也不客气,“给我说说干货,别糊弄我。”

  陆为民挠挠头,无计可施,“荣书记,我敢糊弄你么?其实可能你们也注意到了,经开区最早的定位还是有些模糊不清的,郁波提出的是把经开区作为全市产业的升级版,也就是说选择宋州产业已经具有一定基础规模的产业,着力培育这些产业中科技含量更高,附加值更高的产业,引领全市工业升级转型,……”

  “但是后来随着蒂森几个项目进入,经开区有了一定底气,没有那么急于求成了,加之日本富山作为我们的友好城市,联系比较多,不二越是富山的顶梁柱企业,富山在很多产业上也与我们宋州工业比较契合,所以不二越开始在我们宋州投资建厂,不二越最著名的产业却是机器人制造,而我们宋州精密机械、电子等产业有很厚实的基础,而很多产业对机器人的需求也开始显现,熟练劳动力也是我们宋州的一大优势,所以不二越准备把宋州建成他们在华的机器人制造基地,基于此,在考察了机器人制造产业的前景之后,我们宋州经开区决定全力打造机器人制造产业和相关产业作为主导产业,……”

  陆为民很坦然的介绍了经开区从最初的想法打算,到后期的思路变化,已经对经开区整个产业发展的带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