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三节 深远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三节 深远

  十六届五中全会一结束,党校这边学习也就有了变化,分两拨到延安干部学院和井冈山干部学院进行学习。

  陆为民所在支部被分派到了延安干部学院进行短期轮训学习。

  这一次学习机会很宝贵,既要在延安干部学院学习,还要到西北进行考察参观,顺带还要来战党性分析活动。

  据说高层对这次党校的党性分析活动非常重视,因为这是以学员身份进行,避开了原单位其他因素的影响和干扰,有意要让学员发自内心的剖析检视,力求达到实效。

  飞抵西安就开始了参观,西飞集团和杨凌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是大头,很值得一看。

  西飞集团也就罢了,陆为民本身就是195厂出身,但是杨凌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却给了陆为民很大的震动。

  梓城也在竭力打造现代农业,但是要和杨凌这里相比,那就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了,这里是1997年就开始建立打造,建成了一个极具规模的集种苗培植、果蔬栽培、科技探索、花卉培植、民俗旅游、现代物流、会展为一体的现代化农业产业园。

  看完之后陆为民就打定主意要让梓城、泽口和西塔三县来人好好学习考察一下,要说水热光资源,宋州丝毫不逊于杨凌这边,杨凌能够建成这么大规模的现代化农业基地,宋州哪怕是赶不上。起码也能从中汲取不少经验,哪怕能够对自身因地制宜的发挥在那有所启迪,那也就值了。

  延安干部学院在枣园。很有历史意义,条件也不错,很快进入状态。

  既然到了延安,那么参观延安的革命遗址就是必须的了。

  延安革命遗址很多,随便哪个窑洞,哪个院坝,也许都是有来头的。杨家岭,抗大。南泥湾,七大旧址,壶口瀑布,一览无余。但实事求是,延安干部学院的授课水平和中央党校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或许是历史沉淀不足的缘故。

  回到党校,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到党校演讲。

  陆为民对新加坡的发展很钦佩,但是对这个国家却无半点好感,当然站在新加坡自身角度到也无可厚非,陆为民是单纯的对这个国家有些反感,当然国家外交中本身也无太多道义可言,利益才是根本。新加坡在东南亚搅风搅雨,也是根据它自身国家利益需求所致,尤其是拉拢美国来挤压中国。更是把这一手用得炉火纯青。

  陆为民也听了李显龙的演讲,但实事求是的说,虽然本人显得很有风度,但是深扎这个国家和民族骨子里的投机主义仍然让新加坡这个国家和民族难以真正在国际舞台上站稳脚跟,一旦地区形势真正出现大的动荡,新加坡未必就是安全岛。这是陆为民的看法。

  从10月开始,包括在延安干部学院学习期间。授课课程方向略有调整,主要是以党建理论居多,比起更为丰富的经济课程,略显枯燥,而且尤其是牵扯到*执政之前的历史理论,有时候更是听得云里雾里,毕竟49年以前的种种,很多人并不熟悉,即便是陆为民这个正经八百的历史科班生,一样对党的历史不是十分了解。

  但是这些学习却是必须的,有助于学员能够更深入的了解*如何从在野党甚至不被承认的政党一步一步走向成功,走向执政,甚至打造出了这样一个崭新的世界。

  只有你深入的了解历史,你才能真正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

  *********************************************************************************************************************************************************************

  “气色不错啊,看样子党校的学习生涯很是养人啊。”安德健上下打量着陆为民,呵了一口气,淡淡的白雾在空中形成,“走吧,上车。”

  安德健是来参加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的,作为黔中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陆为民看得出来,对方的精气神很足,甚至比起在普明担任市委书记时显得更年轻了一些。

  “别这么看我,头发白太多了,染了,看起来年轻许多,但是只有自己才知道年龄不饶人。”安德健招呼着陆为民上了奥迪,“今天带你去吃花江狗肉,味道绝对纯正,这个天气正适合。”

  京城的12月已经是寒气逼人了,不过陆为民反而很适应这种干冷的天气,相反像昌江那种阴冷潮湿的气候才更让人难以适应,这一点上黔中比起昌江也不遑多让。

  “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古人诚不我欺啊。”陆为民据案大嚼,他还真没想到京城里居然也能吃到地道的黔中风味狗肉,这个天气吃,绝对是天大的享受。

  “黔中风味小吃特别多,什么时候来黔中,我带你好好走走,尝个够。”安德健笑了起来。

  “我可承受不起,让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陪我走街串巷变成吃货,那还得了?”陆为民连连摆手,“安书记,在黔中工作还顺手吧?”

  “怎么说呢?有喜有忧,喜的是黔中干部相对淳朴,但是接受外接新思想新观念比较慢,另外*在个别地方个别行业很突出,干部裙带之风尤其盛行,不容乐观。”安德健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黔中前几年陆续除了一些事情,涉及到不少干部,经过几番整肃,情况略有好转,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彻底改掉一些痼疾,还相当难。”

  虽然安德健用了一句有喜有忧来形容,但是陆为民却听出其实是忧远远大于喜,黔中本来官场风气就不太正,前任省委书记落马,而黔中交通行业更是成为屡禁不住的贪腐窝案爆发地,安德健出任黔中省委组织部长未尝不是中央对黔中官场风气不正的有意安排,而且就在前几天,黔中省委书记易人,新任省委书记也是从中央下派,同样是中央的有意安排。

  “新书记来了,你正好可以有奥援了,好好整肃一下黔中官场的不正之风。”陆为民给安德健打起鼓劲。

  “嗯,有些事情中央也是看在眼里。”安德健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不说我的事儿了,说说你自己吧,什么想法?”

  “什么什么想法?”陆为民愣怔了一下,“我?我怎么了?”

  “哼,别给我假惺惺,你到中青班一学就是一年,你以为这个一年制中青班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学的么?何况你们这一批你自己看看,有没有地方上的干部,人家都在家里搞保持党的先进性教育活动搞得热火朝天,忙得飞起,你呢?优哉游哉在这里学习提高,中组部是你家开的,这么照顾你?”安德健没好气的道:“你在宋州干得很出色,说实话,如果是我是你们书记省长,绝对不会动你,就让你在宋州呆上几年,愣生生让你把宋州折腾成为昌江的深圳或者苏州,可你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陆为民神色微动,好一阵才道:“安书记,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想太多了?我是组织部长,我还能不明白这里边奥妙?没有你们省委的全力推荐,没有中组部的点头,你能在这个骨节眼儿上一走一年,来参加这个一年中的中青班学习?”安德健抿了一口酒,斜睨了一眼陆为民,“如果我没有料错,中组部和你们省委都是有想法的。”

  陆为民摇摇头,很沉稳的道:“我才担任宋州市委书记两年多时间,其中今年一年还在党校学习,我不否认我在宋州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不认为这么快就动我是一个好主意,无论是不是提拔。”

  “嗯,你也看到了这一点,我的意思是可能你们省委和中组部那边有一些默契,或者说中央可能也有一些考虑了,和你的去向有关系,不一定是马上就要调整你,但这么急吼吼的让你进一年制中青班学习,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安德健解释道。

  “如果是省委有意图,我觉得他们肯定会要考虑宋州的情况,可能安书记你看到了这一年多来宋州的发展势头,这样继续下去,一两年后宋州是有希望和其他沿海发达地区的那些城市比肩的,我有这个信心。”陆为民颇为自傲的道。

  “那你觉得离了你宋州是不是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呢?好像今年你在党校学习,宋州一样形势很好,如果把你放在另外的位置更能发挥你的作用呢?”安德健反问,“你擅长的是打开局面,突破进取,而只要有一个你思路接近观点一致的干部来给你当搭档,你走,这个搭档接上来,是可以达到目标的,在阜头,宋大成是如此,在宋州,秦宝华也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