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五节 学习尾声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五节 学习尾声

  “也许,或者说可能,我今年还会有些变化。”陆为民语气里也有些犹疑。

  说实话,他不认为省委或者中组部在今年动他是一个好主意,上半年不太可能,下半年好一点儿,但也还是有些不合适,宋州需要一段稳定的发展期。

  可以说宋州真正起势是从前年下半年才真正开始的,2005年,也就是去年,是最稳定的发展年,也是最重要的一年,陆为民觉得自己的离开其实是好事,留给了宋州一个埋头发展的一年,不搞那么多噱头,也不必被太多人关注,因为自己这个主角都离开了,所以踏踏实实谋发展,而今年,2006年,则是最关键的一年,经历了两年的发展,宋州需要总结自我,寻找自身存在的缺陷和不足,进而查缺补漏,补齐短板,为下一步发展选好路,准备好力量。

  陆为民觉得如果省委真的想要调整自己,最好能放在明年下半年,到那时候,宋州新的一轮发展布局应该已经确定,新一届市委市府班子也可以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干上两年,这种结果是陆为民最希望见到的。

  “有变化?”苏燕青吃了一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丈夫担任宋州市委书记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两年半,而且这里边还有一年在中央党校学习,而且丈夫在丰州担任市长(专员)的时间也不长。也就是两年多一点儿时间,这么算下来,丈夫担任正厅级干部也不过四年多不到五年时间。

  又要动。以丈夫在宋州的表现,当然不太可能是平调,如果是平调,丈夫也不会有这样慎重的表情,如果是提拔,那么四年多时间的正厅级干部就要提拔为副省级,真的就很罕见了。而且丈夫现在年轻也不过三十八岁都还差一点儿呢。

  “现在还不好说,我也不确定。前几天不是安书记来了么?一起吃了一顿饭,他现在是黔中省委组织部长,有些消息比较灵通,而且看问题角度也不一样。他觉得可能省委,也包括中组部那边,可能对我有些想法。”陆为民悠悠的道。

  “有什么想法?”苏燕青有些好奇,翻起身来,趴在丈夫胸前。

  “可能省委对昌州市班子表现不太满意。”陆为民沉吟了一下。

  “让你去当市长?茅道庵不是在昆湖干得挺顺手的么?怎么到昌州就哑火了?”苏燕青也认识茅道庵,昌州是副省级城市,在很多人看来,市长这一职位甚至比个副省长丝毫不差,她皱了皱眉。“究竟是彭海波的问题,还是茅道庵的问题?难道说昌江省委对这两位都不满意?”

  “这个评判我不好下,但是我感觉可能是荣、杜、方他们三位对彭、茅两人都不太满意。”陆为民缓缓道:“但你要说究竟是谁的问题。这就很难一言以蔽之了,见仁见智。”

  “我觉得茅道庵应该还是有些能力的吧?”苏燕青想了想,“他在昆湖担任市长、市委书记,昆湖经济发展一直处于快车道上,到昌州难道是水土不服?”

  陆为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如果让自己到昌州接任茅道庵的位置,茅道庵如果不离开昌江。就只能担任副省长了,担任省委常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从昌州市长到副省长,恐怕不能算个好去处。

  “到昌州当市长,为民,这个位置不好坐啊,你在宋州当惯了市委书记,这会儿一下子又去当市长,昌州虽然是副省级城市,但是现在已经是没落贵族了,你们今年的gdp还没有出来,但是从1—11月的数据来看,昌州恐怕连你们宋州一半都不到吧?这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有多大意思?”

  苏燕青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都说历城和蓝岛是各省中差距最大的省会城市和非省会城市,但蓝岛好歹也是副省级城市不是?可昌州和宋州算什么,一个既是省会城市又是副省级城市的城市,居然比不过本省内的一个普通地级市,这也罢了,而且还不及对方一半,这是不是太逊色了一点儿?你说你去当这个市长干啥?”

  “得了,得了,你别越说越来劲儿,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儿呢,起码人家昌州是副省级城市不是,是省会不是?”陆为民啼笑皆非,没想到苏燕青居然对这事儿这么敏感而执着,“这只是一种可能罢了,人家打破头都想上副省级,怎么我觉得你还有点儿看不上呢?是不是太托大了一点儿啊?”

  苏燕青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人家不是替你着想么?上副省级谁不想?可你不一定非要去当这个昌州市长吧?”

  “那当副省长,你觉得咋样?”陆为民逗弄妻子。

  果然苏燕青有些迟疑,“副省长?”

  见妻子左右为难犹疑不决的模样,陆为民忍俊不禁,狠狠在妻子的裸*臀上拍了一掌,一声脆响,“好了,我都还没想那么远,你却替我操那么远的心。”

  “人家帮你操心你还不领情?”苏燕青被丈夫拍了一掌,面带红晕,媚眼如丝,看了丈夫一眼,微微撑起的身体,正好把胸前那对胸器悬垂着半露出来,顶端的两点红莓俏然生姿,看得陆为民心神大动,压低声音道:“你操*我的心,我操*你的身,好不好?”

  被丈夫突如其来的野话弄得脸红如霞,内心深处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放纵冲动,狠狠的在丈夫腰上拧了一把,还没有来得及再有动作,苏燕青只感觉自己身体一下子就被丈夫翻了个转,在惊叫声中,一双腿就被丈夫一下子分开之后举了起来,紧接着床垫便咯吱咯吱的响动起来。

  *********************************************************************************************************************************************************************

  元旦休息三天,除了第一天上午两口子在床上缠绵到十一点才起床,接下来的两天半时间都是无比充实的。

  元旦下午陆为民到驻京办看望了宋州驻京办的同志,有了一个小座谈,晚饭也在驻京办和驻京办的同志一道共进。

  第二天上午在夏力行家中和夏力行聊了整整一上午,当然还有老岳父苏伏波,谈得很开心,中午饭是两家人一块儿吃的,夏力行的儿子也回来了。

  下午陆为民丢下苏燕青和窈窕母女,径直道京西,花幼兰回京了,还得要和花幼兰见面,只是没想到花幼兰还把苏彤也带上的。

  现在的苏彤也不一般了,去年九月正式担任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副处长,现在外边人也得要苏处长相称了。

  花幼兰也问了陆为民在党校学习情况,当然也问了宋州的发展情况,很显然花幼兰也对宋州取得成绩十分感兴趣,尤其是谈到2004年长*沙gdp还比宋州高出接近100亿,而今年宋州则有可能要把长沙甩开200亿,要知道2005年长沙的经济增速也是相当可观的,连湘省都很引以为傲,结果仍然被宋州甩出老远。

  陆为民瞅机会也问了问苏彤顾天来的事儿,暂时还没有动静。

  但是苏彤一个词儿“暂时”,也让陆为民听出点儿什么东西来。

  估摸着苏彤也是或明或暗的帮了顾天来的。

  作为省长大秘,苏彤的潜在影响力还是很可观的,而顾天来所在的法制办也是个清水衙门,估摸着顾天来是有意要下去,但这得要机会。

  苏彤能帮顾天来在相关领导面前加深一下印象也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儿了,日后真有机会的时候,领导也就能想到你。

  苏彤也问了杜玉琦的事儿,很显然也是知晓一些什么,不过陆为民倒是很坦然,谈了杜玉琦现在的情况,华民慈善基金会已经正式成立,杜玉琦现在也是干得挺带劲儿。

  拿她给陆为民的话来说,她是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自己的生活是如此充实,生活还可以这样过,唯一有一个说不上好坏的消息,杜玉琦离婚了。

  至于离婚原因,陆为民不清楚,但他也不愿多问,其实想也能想得到一些东西,只是大家都不愿意往那方面想罢了。

  不过陆为民感觉到杜玉琦的精神状态倒是很好,离婚似乎更像是对她的一种解脱,卢莹也和陆为民在电话里说到杜玉琦很感激陆为民给她这样一个机会。

  第三天陆为民带着苏燕青和孩子做客曹朗家,这是加深两家关系的最佳机会。

  这种机会不多了,一旦自己重返宋州,要想在这样两家人在一起,就得凑机会,曹朗现在身份也不一般,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把两家人都凑齐的,而且氛围也相当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