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六节 最后阶段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六节 最后阶段

  面临毕业,大家都很珍惜最后的这段时光,小聚连连。

  卢启明、刘国达、李希、张坚都陆续请客,陆为民是每请必到,每到都必然小酌一番。

  酒是打开话匣子的最好媒介,而有几分酒意之后,人的说话**也必然提升,尤其是在这种学习生活中,丢开了原来单位上的种种羁绊束缚,很多话题也就放得很开。

  几个人在国企改革,国退民进,民营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贫富分化对执政基础的影响,基尼系数的真实性,甚至国际国内形势上都争论得很激烈,尤其是在涉及到各自领域的问题上,更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连续几天的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畅所欲言,也让陆为民能够从这些人的角度来了解他们的看法,虽然未必同意他们的观点意见,但是也能对自己的一些思路起到启迪和借鉴作用,毕竟这些都是各行各业出来的精英,他们看到问题分析问题一样有独到之处。

  “真是无法想象,所以我打算年后带一个调研小组到你们宋州来进行调研,看看你们的产业发展情况。”张坚也略有醉意,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资深人员,他在第一时间就拿到了今年他们区域经济研究重点几个城市的数据,而宋州的数据无疑是最耀眼的。

  “欢迎之至,到时候提前给我来个电话,我扫榻以待。”

  陆为民也抿了一口花雕。这一次聚会谈到喝酒,又是陆为民提议的花雕,大家都抱着尝尝的态度看看。都觉得不错,这种黄酒的烈度正适合大家的口味,浓淡相宜。

  “不过失望而归可别怪我,别把宋州想象得那么好,宋州产业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传统产业,新兴产业的份额还很小,钢铁、机械、纺织、服装、电子占大头。除了电子产业算得上是新兴产业,其他四类都是传统产业。……”

  “我不赞同你这种简单的分类。传统和新兴的区分不能以产业门类的来一概而论,而应当细分化,像机械中的高端精密机械设备制造,比如数控机床。又比如机器人,这些能归类于传统产业么?又比如钢铁中的特种钢材制造,附加值之高,可能是传统钢材的十倍二十倍,这如果都要一概归类于传统产业,那么我只能说传统产业中一样有前景无限的新兴门类,而新兴产业中未必全都是一片向好的美景。”

  张坚毫不客气的否定陆为民的观点。

  “再举个例子,铁路设备制造算是传统产业吧?但是高铁设备制造也算么?其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有多高,为民你知道么?还有赵烨所在的沪上电气。典型的传统产业企业吧,但是他们涉足的核电设备制造,那就未必算是传统产业了。对了。我听赵烨说,你对核电领域的见解很有造诣啊,赵烨现在还在美国,据说沪上电气和黑河电气的竞标联合体正在于美国通用电气进行紧锣密鼓的谈判,日本人也在和美国人谈判,进入了关键阶段了。”张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沪上电气和黑河电气组成的竞标联合体在竞购西屋电气的第一轮中标中和美国通用电气一样都被扫地出门。这引起了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不满,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都对英国方面施加了压力。当然也许英国人都中国人的不满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英国人最亲密盟友美国人的态度还是很重视的,同意所以很快还将进行第二次竞标。

  日本东芝和三菱重工的夹击让美国通用电气和华盛顿集团都在第一轮竞标中被扫地出门,华盛顿集团没有再参加第二轮,但是通用电气则迎来了两个合作者,中国的沪上电气和黑河电气组成的竞标联合体,另一方则是日本东芝。

  通用电气倾向于与日本东芝合作,但是在得知日本东芝明确表示他们既会和通用电气方面组团联合竞标,但还将单独竞标之后,美国人改变了意见,一方面同意和日本东芝组成竞标联合体,同时也在高盛、大摩等美国金融机构的游说下,与中国方面进行谈判。

  现在中国方面和通用电气方面的谈判正处于最关键的秘密谈判阶段,其中几个核心条款仍然处于胶着状态,但陆为民也和夏力行交换过意见,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意见,他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在持股方面做一些让步,在中国核电市场上的一些项目也可以抛出来作为诱饵,做出一些承诺,甚至以对赌方式来进行,比如一旦没有取得某一个或者两个项目的投标权,那么可以向通用电气支付一定数额的赔偿金或者补偿金。

  当然这也是陆为民的一个建议,至于说谈判组会不会采纳不好说,毕竟这年头对赌协议现在还不盛行,起码在中国还不流行,要在牛根生的蒙牛对赌协议之后,这种方式才会大放异彩。

  “东芝的开价很高,美国人可能也意识到了日本人的诡计,才会有和我们这边谈判组建另外一个竞标联合体的意图。”陆为民对这个情况也一直很关注,赵烨这一段时间缺课很多,经常飞美国,一去就是一个星期,缺了不少课,不过国资委和中组部这边都为他开了绿灯,知道事关重大。

  “嗯,国内企业界都对此事十分关注,去年美国方面通过各种动作施加影响力迫使中海油退出了对优尼科的收购,最终让雪佛龙得手,国内业界也是反应很大,认为这是美国人的狭隘思维作祟,违背了wto的市场经济原则,我们国家政府应该提出交涉。”

  张坚也谈了他了解到一些内幕情况。

  “商务部方面也曾经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致函表示了遗憾,认为这种狭隘的敌视和偏见无助于两国之间的商业合作,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表示无意干涉不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产业并购,美国是一个自由的经济体,欢迎外国任何投资来美国投资和收购,否认了商业部的致函意思,这一次中国企业与美国企业组成竞标联合体其实又是一次试金石,要看看美国方面是不是对中国企业心存敌意,但这里边又有两个略有不同,一方面有美国企业联合参与,另一方面涉及核电产业,又更加敏感,所以能不能获准,依然有很大变数。”

  陆为民也点点头,“嗯,通用电气(ge)在美国国内有很强的游说能力,加上高盛(goldmansachs)和大摩(morganstanley)协助,可能性大增,但是关键在于一些核心条件上可能需要我们企业承受一些较大让步,所以我担心国内企业看得到这一点的重要性和突破性没有。如果过分注重眼前利益或者说企业的短期利益,那么就可能和美国人谈崩,但如果从我国核电领域的长期发展来看,这个时候在经济利益上的一些让步,则可以收获的是在这个产业领域的长期战略发展能力,我希望谈判组的人能够看到这一点。”

  张坚沉默不语。

  这个让步也意味着在对西屋电气股份上的让步,或者要求联合体在日后对中国核电市场有更高的占有率,这都意味着美国人会从这笔交易中攫取更多,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冲着更丰厚的利益而来,美国人凭什么和你结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么?中国想要获得核岛设计技术能力,并充实自己的技术潜力,而美国人则要赚钱,占有更大的市场,在这种敏感技术上,就需要大成妥协,你获得技术能力,我赚大钱。

  “好了,坚哥,这事儿也不是咱们能操心的了,估计这个时候赵烨他们已经在和美国方面进行最后的谈判了,有什么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我估计英国方面也拖不起太久了。”陆为民举起酒杯。

  *********************************************************************************************************************************************************************

  陆为民被电话惊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发懵,好半天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环境下。

  甩了甩头,看见床头柜上的水杯,伸手端起水杯,一饮而尽,突然发现自己背后贴着一对丰软的乳*房,当然,还有一具火热的*,他身体微微僵了一僵,这个时候他才慢慢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

  心中叹息不已,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神色变化,在从背后钻过来的那双胳膊拍了拍,陆为民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接过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