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七节 故事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七节 故事

  陆为民看了看电话号码,是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再看看时间,陆为民也能猜得出是谁来的电话了。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这个家伙也不看看时差,这不是扰人清梦么,尤其是现在自己背后还有一个女人。

  背后的女人当然不是苏燕青。

  也不是其他女人,连陆为民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和这个女人就这么上床了。

  喝酒误事,此话诚不欺,陆为民一直以为自己很有酒量,哪怕是喝上一斤,他一样能自控,但是没想到还是应了那句话,风流茶说合,酒为色媒人,自己还是栽在了酒上。

  不过思绪已经来不及纷乱了,电话一个劲儿的响,陆为民估计看样子自己不接,这个电话会打到自己手机没电。

  夜间陆为民的电话都是设置震动,没想到搁在床头柜上的电话嗡嗡震动声还是这么大。

  接过电话,按下接听键,对面赵烨的声音传递过来,“为民,是不是扰你清梦了?不好意思,回来再补歉意,这边事情差不多了。”

  “哦,基本上差不离了?”陆为民精神也是一振,他和赵烨时断时续的通过电话,不过在电话里两人谈话内容都很含糊其辞,有时候甚至要有一些方言,内容意思只有两人明白,哪怕美国人监听手段无孔不入,听到这些对话,除非他们能找到精通汉语方言的语言高手。一般的翻译人员或者华人根本搞不明白话语真实含义。

  “嗯,拉锯战,谈得很辛苦。不过总算有了一个结果,我就是和你说一声,这边谈判也就算结束了,我会赶回来参加毕业典礼,到时候我们在具体谈,我得说一句谢谢了。”赵烨的把“谢谢”两个字咬得很重,发自肺腑。

  “行了。我们俩还说啥?何况我也就是动动嘴皮子,和你们说说而已。具体琢磨其中的取舍还不是靠你们自己,如果真要感谢我,行,咱们说好的事儿。你们沪上电气不是有意把生产基地部分向内陆地区转移么?考察也考察了,好像反映也不错,能不能动作快一点儿,别哪天我都走了,你们都还没动。”陆为民笑着打趣。

  “哟,看样子传言是真啊,是不是要动了?”赵烨的消息也很灵通,立马问道。

  陆为民没想到随口一句话也引来对方的敏感,赶紧道:“没有的事儿。别乱理解,我就随口一说而已,你们效率高一点。我们好早一点见到效果啊。”

  “哼,你小子还在糊弄我呢?别以为我在美国就不知道你那点儿事,一毕业你就要回去,这一轮一年制中青班除了边疆地区,就你一个地方干部,这么特殊化。能没点儿因由?”赵烨也不多说,“好了。我不打扰你清梦了,没准儿你身边还有一个美女在埋怨谁这么不懂事儿打扰你们办好事儿了呢,回来再聊。”

  陆为民脊梁发寒,赵烨这狗嘴,怎么这么毒,难道还能有千里眼不成,看到了自己床上还躺着一个女人?

  *********************************************************************************************************************************************************************

  卢莹来京了,昨天到的。

  她现在是招商局长,庐州招商引资工作任务也很重,面临各地招商引资的竞争压力。

  庐州的情况和当初的昌州情况相似,也是一家独大,但是这只是gdp总量,而论人均gdp,庐州是远不及太平和同陵两个工业重镇的。

  要说庐州的发展速度不算慢,但是像皖省其他城市的增速也一样很快,尤其是长江沿岸几个城市,所以庐州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卢莹深知自己作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担任招商局长,无疑有无数人都瞪着眼睛看着她,一方面有无数人希望从她背后看出有什么猫腻,另一方面也有无数人等着看笑话,看她这个女人能在这个位置上干出什么不得了的成绩出来,所以她压力山大,几乎每天都有点儿疲惫不堪的感觉。

  每天她都需要振作精神,装出一副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的模样面对所有人,同时她还得刻意和一些领导保持距离,避免被人闲话,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得这么累,但是她就是挺着一口气,就是要干出一个人样来,不能让别人看轻了自己。

  但这样的生活地区让人很辛苦,尤其是来自心理上的压力让卢莹觉得自己简直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倾泻。

  招商引资工作没那么简单,而且庐州定位又和其他城市不一样,在项目的考察和引入上既要讲求规模,又要考虑技术含量,还要考虑是不是新兴产业。

  当然并不是说一定要三样兼具,但是实事求是的说庐州的条件要和上下左右那些个省会城市比,恐怕也就和昌州差不多,无论是南*京还是武*汉,抑或是杭*州,庐州都相差甚远,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庐州要想在这方面做出点儿成绩出来,就真的要煞费苦心了。

  她这一次赴京是来谈一个项目的,涉及到京城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和中科大研究机构的合作,虽然在规模上谈不上多大,但是很具有发展前景,她是先来打前站的,届时市长和一位分管副市长一起相关部门的官员都要过来,因为前期已经有局里边的人一直在跑这个项目,所以说工作倒也没多少,关键是这个项目后续的跟进谈判。

  到了京里呆了一天,那边企业有些冷淡,卢莹也是热脸贴对方冷屁股,而那边一个谈判的角色都五十好几半截入土的角色,看见自己之后居然有点儿恬不知耻的在那里发骚,吃了一顿饭下来,卢莹都差点儿快吐了。

  卢莹估计是京城这边也在使劲儿,要把这个项目落在京城里,庐州和京城的条件自然无法相比,也许唯一的优势就是中科大这边,但却不是决定性因素,所以卢莹也有些着急,但却又无可奈何。

  自己的分量太轻,人家那边连副市长都不怎么打上眼,估计要谈也得要等到市长到了之后,看能不能有其他余地。

  市长还有事儿,得三天之后才到,卢莹也就只能在这边耗着等。

  想起陆为民还没有离京,所以也就给陆为民打了电话,约着一块儿出来到酒吧坐一坐。

  没想到这一坐就成了这样。

  陆为民的电话响起时也让卢莹吓了一大跳,她深怕是陆为民妻子来查岗,但是想想陆为民是在党校学习,可能平时也没有回家住,要到周末才回去,心里才放下,果然是个男人的电话,而且好像是在国外,他们似乎也在谈涉及到一场很重要的谈判的事情,虽然语焉不详,但是躺在陆为民身畔的卢莹还是听出了一个大概。

  *********************************************************************************************************************************************************************

  和张坚他们一起吃了饭,喝了不少酒,虽说黄酒没有白酒那么烈,但是依然后劲十足,本来打算一起回校,结果却接到了卢莹的电话。

  卢莹的状态似乎不太好,心绪不宁,而且好像压力很大,从和她一块儿喝酒的时候,陆为民就能感觉得出来。

  陆为民也能理解,当招商局长,没有两把刷子不行,而且还得看所在地方的产业发展规划,同时还得要讲机遇,缺一不可。

  庐州的情况陆为民也是大略知晓的,今年的gdp也终于突破了1000亿,而昌州才不到800亿,庐州把昌州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这大概也是让荣杜二人最不爽的。

  但庐州要和宋州比,却又无法相提并论了,宋州2005年的gdp增速最终定格为77.7%,创纪录达到了1810亿,甚至大大超出了陆为民和秦宝华的预期,当初陆为民和秦宝华的预计是能达到1750亿就是极限了,没想到受益于国际市场多晶硅和太阳能电池板价格持续上涨,遂安几大项目从10月份正式投产开始,就卯足了马力全力加班加点进行生产,使得最后一个季度宋州的gdp在原有基础上再度大大提速,最终定格为77.7%的增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