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八节 老同学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八节 老同学

  感觉到卢莹的心情不太好,所以陆为民也就只能舍命陪君子了,明知道这黄酒和红酒混着喝,自己多半得倒下,但是陆为民也不好不喝,这一来二去,红酒也给灌下大半瓶,陆为民就真的有些喝高了。

  不过喝酒倒是把谈话气氛营造起来了,两个人比赛着看谁的记忆好,看谁能回忆起当年大学时候的种种往事,甚至在哪条小路,哪条僻径,图书馆的哪个角落,都要会议一番,说一说当时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时间如飞,不知不觉就是十一点过,这个时候二人也才准备归家。

  也不知道是谁更主动,究竟是卢莹邀请陆为民到她住的酒店坐一会儿,还是陆为民主动要求上门坐一坐,总而言之,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进了房间,两个人就似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拥吻在一起,从拥吻到抚摸再到褪去衣衫,都是成年男女,一切水到渠成,没有任何忸怩,甚至还有点儿轻车熟路的感觉,弄得陆为民都觉得自己好像这不是和卢莹的第一次一样,酣畅淋漓,舒爽无比。

  陆为民只记得自己嵌入对方的分身在爆发的那一瞬间有某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倏地爆炸开来。

  操女神的感觉足以抵消一切风险,这是陆为民和卢莹抵死缠绵时给自己的自我安慰,但也的确是发自内心的想法。

  卢莹的容貌身材肌肤没的说。能在那个时候被视为女神的女人,即便是到现在除了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其他还真的没太大变化。起码陆为民是这样认为的,哪怕是有些冲动,有些唐突,但是陆为民不后悔,也算是圆了一个梦。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热,陆为民知道卢莹也早就醒了,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也就一直清醒着。

  酒后睡了几个小时。精气神其实恢复了不少,醉意也已经消退。刚才只是脑袋一时间没多少清醒,有些发蒙而已,现在一番电话打下来,就差不多了。

  翻过身来。陆为民首先感觉到的就是盘在自己腿上的那两条温软玉滑的美腿,毛茸茸的秘处正好挤压在自己大腿根部,顿时就有点儿心猿意马的感觉,一对坚挺丰硕的翘乳紧贴在自己肋下,两点蓓蕾似乎都在厮磨着自己的情*欲底线,让陆为民甚至无法专注心神思考。

  懒得多想,陆为民探手握住那对肥美的豪*乳揉弄起来,三十七八岁的女人正是最成熟的时候,身体的每一处都能处于绽放的阶段。

  卢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像陆为民开放了自己的整个身体,一张殷红的樱唇微微噘起,陆为民蜜吻落下。两具身体再度叠合在一起,锦被顿时起伏不定起来。

  不能不说卢莹的身体让陆为民难以自拔,梅开二度,依然让陆为民甘之如饴,昨晚就觉得层峦叠嶂般的花径甬道似乎已经久未有人踏足,前度陆郎今又来。再度让女人格外敏感而疯狂。

  丰臀富有节奏的筛动迎合,配合着摇曳的腰肢。简直要让陆为民欲*望彻底燃烧起来,这一刻陆为民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儿舍不得这个女人了。

  他很清楚自己和这个昔日女神不过就是一夜*情、友情炮而已,两个人的身份和空间距离注定了两个人甚至连发展成为长期情人的可能性都极低,而且像今天这种事情已经有违陆为民的底线,那就是绝不碰人妻,可今天却突破了,这让陆为民心里有些堵。

  哪怕卢莹和她丈夫关系再不好,那也是人妇,何况卢莹也是一个相当理智的女人,偶尔的疯狂并不代表她会一直疯魔,一旦酒醒,就会明白自己和她这种关系既不现实,也很危险。

  伴随着越来越凶猛的冲击,卢莹的呻*吟声变得高亢起来,陆为民都有些担心这个酒店的隔音效果够不够好,四星级,生意不太好,但愿周围房间都没有人住。

  云收雨散。

  慵懒中带着满足的玉靥上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春情,卢莹感觉到自己全身似乎都刚从滚热的温泉中浸泡出来,一个字儿,酥,全身从骨头到肌肉甚至思维都酥软了,什么都不想,身体每一部分都似乎漂浮在云海中,就这么晕晕乎乎,太舒爽了。

  陆为民也大略能理解卢莹此刻的感受,他估摸着卢莹应该有很久没有过性*生活了,所以才会如此表现,想一想她的那个丈夫,陆为民也能理解。

  把锦被往上拉,遮掩住卢莹裸露的肩头,卢莹似乎感受到这份温情,回眸一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靠在床头,陆为民知道对方这个时候恐怕还有些没有从*余韵中恢复过来,温存的侧身抱住她身体往上挪了挪,拿起靠垫垫在她的身后,然后再把锦被拉上来替二人盖好。

  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男人的兴奋是来得快去得快,女人则相反,来得慢,消褪也慢,生理结构不一样。

  把自己的脸靠在男人肩头,卢莹好一阵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看见陆为民温存的神色中有些复杂,一旦恢复清明,陆为民立时就变得聪慧无比,“怎么了,为民?”

  “没事儿,我只是觉得我们俩这样,嗯,有点儿意外,……”陆为民眉目间多了几分难言的犹豫。

  “是不是今天的事让你困惑了,或者让你很难受了?你觉得有麻烦?”卢莹一时间还没有明白过来,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为民,我们是老同学,可千万别说,你这一辈子只有你老婆一个女人,嗯,我是指婚后,那你真的就是我见过的男人中最极品的男人了。”

  陆为民摇摇头,笑了起来,“不是,我是担心我们俩这样给你带来不必要的困惑,对你的家庭和婚姻也许带来了伤害。”

  陆为民解释很诚挚,卢莹听到之后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她一度以为陆为民觉得和自己突破了这层关系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没想到却是这一个。

  “为民,没想到你在这方面还有道德洁癖,真没想到。”卢莹脸上露出俏皮的表情,顿了顿才道:“你不知道我早就离婚了?”

  “啊?”陆为民吃了一惊。

  “前年同学会之前我就离婚了好几个月了,杜玉琦都知道,她没和你说过?”卢莹显得很坦然,“我们是协议离婚,本来我想要孩子,但他父母坚决不同意,要带孩子,后来我也没办法,同意孩子归他,跟着他父母带着,我每周和节假日可以去探视。”

  “玉琦没和我说过。”陆为民摇摇头,“我和玉琦也没多少机会见面,偶尔通通电话,她好像也很忙。”

  “是很充实,我有时候都觉得她现在的生活也许才是最有意义的。”卢莹脸上掠过一抹难以言喻的感伤,“玉琦也离婚了,这你大概知道了吧?哼,我还以为她能坚持,没想到还是这个结果,但是我支持她,摊上那样的丈夫,比我那一位还不如,起码我那一位人家还能摊开来说,她那一位呢,缩头乌龟,为了自己头上的官帽子,连自己的老婆都愿意舍弃,这样的男人也不知道当初玉琦瞎了眼,怎么会看中这种男人,……”

  对于杜玉琦的事情,陆为民大略知晓一些,主要领导屡屡骚扰杜玉琦,但他丈夫却总是让她忍耐,胳膊别不过大腿儿,其实就是怕影响到他自己前程,最终就是让杜玉琦只能辞职走人。

  陆为民从未主动问起过,有些事情朋友的关心反而是一种伤害,越关心伤害就越深,既然已经是过去式了,就让它过去。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卢莹突然顽皮的一笑,“你和玉琦别也早就……”

  陆为民赶紧摇头,“别瞎说,我和她可没任何关系,……”

  “你和她没任何关系?那你怎么煞费苦心的帮她弄到华民慈善基金会去?现在玉琦的精气神可好了,觉得生活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说,你是不是对她也有什么企图?”

  卢莹美眸中充满了揶揄之色,陆为民瞪了她一眼,悄悄伸手探进被窝,在她胸前捏了一把,慌得卢莹惊叫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在陆为民腰际扭了一把,疼得陆为民呲牙咧嘴。

  “举手之劳而已,什么煞费苦心,反正人家也需要人去干这事儿,玉琦本来也有这方面的想法和经验,不是正好么?”陆为民随口道:“能帮一把老同学,何乐而不为?”

  “哼,口是心非,读大学的时候,你不也就想追求别人么?”卢莹白了陆为民一眼,“大男人,连真心话都不敢说,还当市委书记呢。”

  “真没那事儿。”陆为民也无言以对,他和杜玉琦还真没有那么多交织,要说一丝半点心思都没有,好像自己还没有那么圣人,昔日的女王,怎么可能没有一丝亲近觊觎之心,但实在是没机会,也没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