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节 归来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节 归来

  踏出机舱,陆为民就能感觉到湿冷的寒意。

  和京城的干冷不同,昌江的冷是那种湿冷,宋州也不例外,这是长江沿岸地区的常态,遇上雨夹雪,或者下点儿小雨,那天气实在难以让人心情好。

  小雨已经停了,但是从舷窗里就能看到,垆头机场的地面仍然是湿漉漉的,好在只是小雨,丝毫不影响机场飞机的起降,机场仍然是一派繁忙景象。

  从8月份开始,一直到国庆节前,垆头机场的航班陆续进行了调整,增添了多个航班,8月增加了飞往津门、杭*州、青*岛、重*庆的航班,而在国庆节前有陆续开通了飞往大*连、沈*阳、兰*州和昆*明的航线,都是每周三班,而飞往深*圳和成*都的航线也在国庆前调整成了每天一班,同时货运业务也全面铺开。

  从12月1日开始,垆头机场又开通了飞往宁*波、乌鲁*木齐和哈尔*滨的航班,都是每周三班,加上五一开通的郑*州、厦*门和三*亚航线,宋州通航的航线迅速达到了19条航线,拿民航局的官员话来说,开创了新机场通航航线增加速度的记录。

  2005年宋州垆头机场完成旅客吞吐量48万人次,远远超出了民航局和各航空公司突破30万力争40万的预估,这也是各航空公司为什么对宋州垆头机场如此看重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宋州垆头机场的客流量增加势头太猛了。

  按照宋州方面自己的预估,2006年,垆头机场旅客吞吐量有望突破80万。到2007年,则有可能达到120万以上,所以按照这个情况,各航空公司也是纷纷提高了对垆头机场的评估,今年五一节之前,垆头机场还有望开通南*宁、太*原、呼和*浩特和福*州航线,到十一之前。则还要增加银*川、拉*萨、贵*阳和桂*林航线,在今年年底之前基本上要完成对整个全国的省会城市的通航。

  并非航空公司如此热心。而是宋州的经济增长带来的客流量猛增给航空公司增添了信心,对于这样一个新兴的快速发展城市,谁能先抢占市场,谁就能先从中受益。

  从贵宾通道出来。陆为民已经和来接机的秦宝华、林钧、曹振海、陈庆福、张静宜、霍廷江、郁波、池枫等人一一握手寒暄起来。

  对于常委们的这种姿态,陆为民自然也是明白其中内涵的,先前陆为民就专门和秦宝华说过,没有必要让大家来接机,甚至让吕文秀一个把司机叫上就行了,当然这显然有些不可能,陆为民的想法如果是非要来,也就让张静宜来了就行了,毕竟她是市委秘书长。也可以借着从机场返回市委这段时间里,给自己简单介绍一下近期市里的情况。

  但没想到常委们来了,而且还来得基本上一个不落。也许有的人并不想来,但是人家都要来,唯独你不来,恐怕就容易让人侧目而视了。

  包泽涵没有来,据说到省里汇报工作去了,而政法委书记现在是空缺。沈君怀已经调任省政法委副书记,省委尚未就这个人选与宋州市为沟通。究竟是本地产生还是外边调进来,尚未确定,大概也是考虑到陆为民这个市委书记尚未回任,所以暂时搁置,所以市委政法委这一块工作暂时由林钧代管。

  “陆书记,别怨我,是大伙儿都主动要求要来的,说明您人缘儿好啊,大家都想早一点找你唠嗑唠嗑,听听你在中央党校里变的新鲜事儿。”秦宝华听得陆为民埋怨她,笑眯眯的解释:“老林,你说是不是,咱们可没声张,大家主动来问的不是?”

  “是啊,陆书记,秦市长说的没错,您一走这么久,大家都怪想念您的,就一辆柯斯达就拉过来了,也没张扬。”林钧红光满面,似乎遇上了什么喜事儿一般。

  “算了,这种事儿以后最好别有了,被外人看到可能理解就会有偏差了。”

  陆为民心里的确是有些不悦的,一方面本来就不喜欢这种虚架子,二来这种事情本身就有些犯忌讳,自己回来是来上班的,搞得比省委书记来的驾驶还大,这算什么?你说常委里边是真的都觉得要来接一趟才显得感情亲近密切了,恐怕也未必,有些人还是迫于无奈而来,他不喜欢这种格调。

  好在的确只有一辆柯斯达,这方面秦宝华还是相当注重的,一行人鱼贯上车,径直回市委。

  回到市委,市委常委就开了一个短会,算是宣布秦宝华主持市委工作结束,权柄重新回到陆为民这个市委书记手上。

  同时陆为民也把自己在党校期间学习的情况花了半个小时做了一个介绍,大家伙儿都是听得有滋有味,这种一年制中青班不是谁都有机会去的,在座的也许看秦宝华日后能否有机会去,其他人可能都比较困难了。

  *********************************************************************************************************************************************************************

  其他人都散去了,只剩下秦宝华和张静宜。

  “老林要走?”陆为民很突兀的问道。

  秦宝华对陆为民的敏感也很吃惊,她觉得起码陆为民下飞机的时候应该还是不知道这事儿的,但这么一个会下来,陆为民怎么就知道了,这事儿应该还处于非常隐秘的状态,就算是自己也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听到了点儿风声而已。

  “陆书记,你知道了?”秦宝华讶然,张静宜更是一头雾水。

  “感觉老林今儿个精气神都有点儿不一样,我回来前两天省委组织部那边也在问我什么时候回宋州,是不是要休息,我说不休息,直接回宋州上班,那边儿说等我回来,他们会来一趟谈一些工作,我没在意,但是这会儿感觉好像有点儿那种味道。”陆为民平静的道:“老林在宋州呆的时间也够长了,省委那边也该给老林一个交待了。”

  见陆为民不太在意,秦宝华心中也有些感叹。

  党校归来的陆为民和一年前又有些不一样了,林钧和他之间那点儿龃龉看来早已经被他放下了。

  是真的放下了,当然,这也和林钧及时反应过来,重新摆正姿态有关,她还有点儿担心陆为民人年轻,可能未必能放得下,但现在看来,所处位置不同,看问题角度不一样,而心境也完全变了。

  “陆书记,如果老林真要走,你估计省委在人事上会有什么安排?”秦宝华很关心这个问题。

  来一个又像当初林钧一样的角色,难免会对目前运转良好的市委班子有影响,也会直接影响到全市的工作,陆为民去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学习流露出来的味道和信号太浓了,秦宝华也清楚这也意味着陆为民可能会更上一层楼了,当然可能性是多方面的,既有可能是就地升任省委常委,也有可能是调任省里或者昌州,但是秦宝华觉得陆为民调任昌州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陆为民可能面临的升迁,秦宝华心绪也有些复杂。

  虽然这一年来表面上是她在主持市委工作,宋州的发展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是她内心却很清楚,自己并未真正掌握市委的主导权。

  陆为民人虽然不在宋州,他也的确没有对宋州的任何工作指手画脚,就是回来那段时间搞调研,据秦宝华了解,也都是只听只问,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不过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其无孔不入的影响力。

  无论是部委还是区县,干事儿想事儿的时候首先都会考虑陆书记对这个事情这项工作会怎么看,他会以一个什么样的角度来考虑这项工作,甚至连秦宝华自己也是这样,很多时候考虑问题和工作的时候也会想如果自己是陆为民,他会怎么来考虑这个问题这项工作。

  从内心来说,秦宝华当然渴望能真正执掌宋州,但是她却清楚自己现在并未做好接掌宋州的准备,自己还不具备游刃有余驾驭宋州的能力,如果这个时候陆为民真的彻底走人,自己又未能完全驾驭住宋州局面,对宋州的发展造成了影响,那反而是一个大问题。

  不过从现在开始,秦宝华知道自己要逐渐学会走出陆为民的影响力阴影,开始学会要用自己的独立视野角度来考虑问题,哪怕不完美,甚至不正确,但是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在今后某一天陆为民真正离开宋州的时候,自己能够义无反顾的扛起这面旗帜,她也坚信自己可以做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