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七节 另一个家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七节 另一个家

  陆为民醒来的时候,身畔的女人芳踪渺渺,只留下淡淡的香气。

  陆为民有些诧异,隋立媛不可能这么早就离开,而且没有自己的“掩护”,她怎么离开?

  起身来,走出卧室,就看见穿着自己一袭宽大睡袍的隋立媛正在替自己收拾屋子,打扫清洁,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看见陆为民出来,隋立媛抬起目光嫣然一笑,柔情似水的模样看得人心动不已。

  因为正在帚地,身体向前微倾,没戴文胸的傲然双*峰从微微敞开的睡袍衣襟里半露出来,悬垂的钟形巨*乳却没有半点下垂感,巅峰两点红莓蓓蕾隐约可见。

  不能不说隋立媛的身材很有些天生的成分在里边,不是随便哪个女人到了这个年龄还能如此,也不是你完全依靠锻炼保养就能达到这个状态。

  这个时候若是谁看见这副情形,绝对会以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家庭,一对恩爱的夫妻。

  “睡够了,大年初一啊,再睡下去就有些浪费了。”陆为民摇摇头,“不用太细心,到时候会安排保洁来做。”

  “保洁做不到这么细,那都是挣工钱,例行公事,你以为这是市委书记住他们就能多认真不成?”隋立媛继续自己的工作,“我替你把书房收拾了一下,但是没敢动你办公桌上的东西,怕打乱了顺序。还有,书房里最好多放几盆绿植,台灯换一个光线柔和一些的灯泡。免得长久使用影响视力,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买一部健身机,这样你在看书之余,也可以锻炼一下,相得益彰。”

  陆为民笑了起来,“嗯,其实我在这里办公的时间并不多。锻炼我更喜欢在户外,……”

  “家里没有一点儿食物准备?”隋立媛蹙起眉头。“大年初一没哪家开门,你吃什么?”

  陆为民张口结舌,他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这么多年第一次值大年初一的班。哪里吃早饭,他完全没考虑到。

  看见陆为民挠头不知所措,隋立媛这个时候发现有时候这个男人就像一个孩子,大事聪明果决,生活小事上却迷糊,扑哧一笑,“幸好我替你带了点儿干粮,徐福记的凤梨酥,还有一袋曲奇。我们俩就凑合着过这个初一早上吧。”

  这一顿早饭绝对是陆为民有史以来吃得最有意义的一顿早饭,一包凤梨酥,一袋曲奇。情浓意浓,两杯速溶咖啡,两个人就这么在沙发上恩爱缠绵的过了。

  淡淡的温馨浮动在房间里,陆为民觉得这里还真有点儿家的味道了,以前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隋立媛比起苏燕青来,更多了几分小儿女的味道。虽然比苏燕青年龄还大,但骨子里更像是一个传统的小女人。一切围绕男人为中心,连情绪都是一切以自己的喜怒哀乐为转移。

  现在这份滋味更像是另外一个家了,甚至比在燕京的家更真实而接近。

  敏锐的觉察到了身旁男人有些出神的模样,隋立媛把脸靠在对方肩头,“在想什么?”

  “我在想,咱们这是不是有点儿家的味道了?嗯,小家,……”话出口,陆为民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换了别人也许这番话会引来别样心思,但是隋立媛不会,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感情是深入骨子里了,陆为民有这个自信,她的一切都是围绕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会以自己的安危为准线,不会有任何危及自己的行为。

  隋立媛心神剧震,有些不敢置信,一点湿意不能自抑的眼底渗了出来,咬住嘴唇有点儿哽咽:“为民,你不知道我这会儿心里有多欢喜,我……”

  陆为民探手捂住隋立媛的嘴,平静的道:“媛子,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就像一条一往无前的路,无数条路可能会在不断的交汇分叉,也有的路并行向前,还有的路,不断交叉纷复,纠缠在一起,我想要说的是,每个人的路都要向前,不能停留,能够交错就是缘分,能够相伴就是千年修得,我会珍惜。”

  隋立媛不再多说,只是紧紧抱住陆为民的胳膊,只想这一刻到永远,一直到身旁男子故态复萌,魔掌再度探入自己衣襟里握住某一处,揉弄起来,这才嗔怪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珠,埋怨道:“你这个人,怎么半点情调也没有?一天到晚就像这些,也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

  “情调有一会儿就够了,久了就不是情调,是*了。”陆为民嬉皮笑脸的笑道:“你说错了,有些能力需要持久不断的锻炼才能维系,用进废退,……”

  被陆为民的野话给弄得面红耳赤,饶是隋立媛和陆为民已经有过无数次欢好,孩子都两岁了,但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情人的这种撩拨挑逗。

  很快晨戏就变成了盘肠大战,书房成为了战场,连陆为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荒淫无道,居然把书桌当成了宣淫所在,真有点儿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觉。

  *********************************************************************************************************************************************************************

  隋立媛还是走了,不到中午就走了,陆为民把她送到了街上,甚至没有送她去机场,那里风险太大。

  一夜欢愉和交流,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又深入了一层,有点儿真正进入了不似夫妻胜似夫妻的感觉,连陆为民都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就和隋立媛这样一个无论是在文化精神、在性格、在生活上都难以有多少交织的女人身上有了这种感觉。

  如果说自己和苏燕青是相敬如宾,那么在隋立媛身上,陆为民却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恋上了对方身上哪一点,身体是一部分,丰*乳肥*臀,妖娆妩媚,男人看到性腺激素都会暴增,荷尔蒙难以自抑,这方面肯定有,但如果说就因为这个,也太浅薄了。

  或者还因为自己和她有点儿患难之交的感觉。自己在洼崮工作生活最劳累最繁琐最枯燥的时候,突然有这样一个女人走入自己生活,让自己的生活陡然得到了调剂和滋润,而这个女人又是那样富有传奇色彩,所以一种奇异的感情就在两人之间嬗变而成了。

  还有其他么?也许还有隋立媛性格中柔韧自强,对自己的一往情深,才让自己有点儿不能自拔,到现在从某种迷恋渐渐变成了亲情、爱情、痴恋的混合体了。

  总而言之,陆为民知道这段感情已然定型了,他很享受,同样,隋立媛也很珍惜。

  吕文秀来的时候陆为民已经在办公室里小坐了半个小时了,上午有一个客人,常岚。

  都知道陆为民初一初二初三会在市里边呆着,然后就要回京,所以在日程安排上,自然也就要分配安排妥当。

  常岚也晚点了,不过提前给陆为民打了电话,麓城县一位正处级老干部临时去世了,作为县委书记她必须要到,没值班的曹振海也代表市委去了。

  “文秀,你不必来了,难得一个春节休息,我值班,也没啥事儿,我给你放假,你好好陪陪你女朋友。”陆为民摆摆手。

  “没事儿,我就中午回去吃顿饭,初三我回老家,我也给张秘书长都请过假了。”吕文秀看看表,“常书记还没到?”

  “嗯,她有点儿事耽搁了,快了。”陆为民也不在意,“什么时候结婚?”

  “还早吧,梓君的意思是等她研究生读完之后。”吕文秀还有些不好意思,她女朋友贾梓君也有些腼腆,只来见过陆书记一面,有两次陆为民让他把女朋友叫上一块儿吃饭,贾梓君都不愿意来。

  “哦?她不着急,你也不着急?你年龄可不小了啊。”陆为民其实挺喜欢这两口子,觉得挺般配,真心希望他们俩能早接连理,尤其是现在自己在宋州呆的时间也许就一年半载,假如自己要离开宋州,他还真想把吕文秀也带走。

  “嗯,她明年就毕业了,我们打算明年她毕业之后就办婚事。”吕文秀脸上也难得的浮起幸福的笑容,对今后的生活充满憧憬。

  “早办早好,而且你的年龄也不小了,也该尽早考虑要孩子了。”陆为民对自己这个秘书还是非常关心的。

  “我们也的确考虑结婚之后就尽早考虑要孩子。”吕文秀很感动,陆为民日理万机还不忘替自己考虑这些,“就是有点儿担心影响工作。”

  “没那么夸张,谁没有家庭生活?有了家庭生活就要影响工作?这很荒谬。”陆为民不以为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笑,“家庭是事业的基石,嗯,文秀,有没有想过下去工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