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五节 挽弓当挽强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五节 挽弓当挽强

  每个区县都有自身的特点,都需要走自己的路,一味模仿别人行不通,同样,哪怕你原来很辉煌成功,但是你一样需要与时俱进,一样需要结合实际创新求变,否则你就会被落下。

  郁波在这方面是做得比较好的,从最初经开区漫无头绪,到逐渐寻找到脉络,最终确定了适合经开区自身发展的产业,而在这个确定过程中,郁波也没有等靠望,而是依然有意识的通过招商引资,吸引相关产业的进入,取得了相当很好的效果。

  在临走之前,郁波仍然没有忘记在陆为民面前推荐齐蓓蓓,这也是郁波的性格特点,他认定了谁,那就一定要不屈不挠的推荐到位,不到目的誓不罢休。

  同样也在稳中求变还有苏谯。

  池枫就任苏谯县委书记并没有满足于苏谯当前的局面,而是把目标盯在了提升苏谯钢铁和机械产业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上,河图科技产业园迅速成为了苏谯工业经济的最耀眼点,而这种良性循环也同样使得河图科技产业园与苏谯钢铁和机械产业园形成了互动,在河图科技产业园内搭建起来的技术发展中心也同样可以为钢铁和机械产业园内的企业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

  在第二产业突飞猛进的时候,苏谯也没有忽略第三产业。

  依托宋州铁路编组站和宋州港苏谯港区,苏谯县和昌州铁路局、宋州港达成协议。在宋州铁路编组站附近征地2200亩,与昌州铁路局、宋州港共同出资建设宋州铁港物流产业园区,比例按照昌州铁路局40%、宋州港30%、苏谯县30%。重点发展培育物流运输产业,辐射包括整个宋州市在内以及邻近的宜山、西梁以鄂皖两省的部分江北地区。鄂皖两省的部分

  应该说池枫眼光还是相当刁毒的,她注意到了物流商贸业对麓溪区产业发展的拉动,所以也是有点儿争锋的味道,尤其是依托宋州铁路编组站这一巨大特色,再加上苏谯港区辐射整个江北地区的优势,可以说这个物流产业园从一落地开始就立于了不败之地。一旦建成,对于整个苏谯乃至宋州的经济拉动也是显而易见的。

  赵大恒也不差。老而弥坚,麓溪区产业调整付出了不小的代价,2005年经济增速下滑,总量也落到了第三。但是麓溪区委依然不为所动,仍然坚持立足长远调整产业结构。

  事实上从去年第四季度这种调整促发展的方式开始已经显现出了成效,虽然不少中小服装、鞋帽和纺织面料企业已经转移出了麓溪,但是像箱包、户外用品、文体用品产业的企业数和投资额度仍然在持续增长。

  像新成立的飞骑车业,就是几个海外归来的技术人员自行筹资成立的,专注生产专业运动自行车和山地自行车,据说一部自行车最高可以卖到九千多元,在国内普通自行车市场日益萎缩的情况下,这种专业自行车生产企业反而成为了一种时尚热宠。

  麓溪的企业中部分具有一定规模、市场和品牌的服装和面临企业也在不断发展。已经在外商中具备了一定知名度,像耐克、阿迪达斯、渥弗林、keen、斯凯奇、其乐、锐步等多家国际知名运动服装和鞋类品牌均在宋州有了自己的代工厂。

  现在在宋州选择代工的国际知名品牌也越来越多,从最初的鞋类发展到运动服、休闲服、正装。再到箱包,总体规模越来越大,而进入代工领域的企业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最初开始做代工的那一批企业中,一部分企业规模不断扩大,代工能力越做越大。而少数几家企业则开始有意识开始转型,逐渐为建立自己产品品牌做准备。目前麓溪已经有几家企业开始创设品牌,并且在国际知名的企业中挖角设计师,也有从一些大专院校中物设自己的设计人员来进行培养。

  赵大恒在陆为民还在党校学习时就来过一次京城,面见陆为民汇报了麓溪的情况,陆为民也表态宋州市委市政府和麓溪区委区政府应当坚决支持那些敢于自创品牌的企业,对于它们遇到的困难,要求市里边和区里边都要尽最大努力予以扶持,当然也要求麓溪区委区政府要做好引导工作,避免这些企业急于求成,船尚未出海就遭遇搁浅。

  在陆为民看来,像鞋类也好,服装也好,无论是代工,还是自创品牌,都是一种业态方式,只要能够保持企业的发展竞争力,无论是哪种方式都是适合的,并不一定是自创品牌就一定好,而代工企业就是血汗企业了。

  死掉的自创品牌比起哪怕薄利的代工企业来说一样是失败的,市场经济就是以成败论英雄。

  *********************************************************************************************************************************************************************

  萧樱从下午就开始心神不宁。

  一切都是源于陆为民那诡异的表情。

  把牛有禄一行人送走,回到家的萧樱就显得坐卧不安,一会儿想要出门,但又觉得不妥,可坐下看电视,半个小时过去了,愣是没注意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内容。

  电话也很蹊跷的一个下午都没有响一声,弄得萧樱两次把电话从包里拿出来检查,还自我安慰是怕漏掉朋友的电话。

  一直到独自恹恹的在家里吃了晚饭,香甜糯软的汤圆入口也没有了往日的可口,萧樱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很在意昨天陆为民那“诡异”的表情和充满暧*昧的话语意思。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不知羞耻了?萧樱摇了摇头,想要甩掉那些模糊浮动的情形,对方是有妇之夫,自己虽然单身,但是好歹也是领导干部,怎么一天还想着这些?他去了京城一年,自己也没怎么样,怎么他一回来,自己就像掉了魂儿似的呢?

  萧樱越想越是着恼,对自己的心神不宁也是感到很是不齿,干脆就要上床早点了睡觉,一觉睡到天亮,就啥都不想了。

  刚准备上床,电话响了,萧樱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想要去拿电话,但又不敢,咬着牙犹豫了好一阵,这才接过电话,一看,表姐来的。

  顿时像被抽了魂儿一般,人顿时变得没了精神,懒懒的接了电话,表姐是说已经到家了,让她别牵挂,萧樱也是随口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呆呆的看着电话叹了一口气,萧樱知道今天自己怕是难得有个好心境了,所有心情都被陆为民昨天的话给破坏无疑,这个家伙太可恶了,说半截留半截,也不知道究竟想干什么。

  正想把电话装进包,电话再度尖叫起来,把萧樱再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看,接听键已经被按了下去。

  “喂,……”

  “你过来接我吧,我懒得开车了,我在亭湖路和菜园*汇处的那个岔道口子上。”陆为民的电话里的声音平稳有力,似乎丝毫没有考虑萧樱的感受,“我等你。”

  没等萧樱说话,那边电话就挂了。

  萧樱又气又恨,想要不去,或者打一个电话给对方回绝,但是咬牙切齿半天,还是恨恨的拿起车钥匙出门了。

  *********************************************************************************************************************************************************************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打算把我在这里冻上一晚上呢。”陆为民上车之后,呵了一口气,有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冻死活该。”萧樱小声的回应了一句,突然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儿打情骂俏的味道,脸禁不住红了一红。

  “你说什么?”陆为民没听清楚。

  萧樱轻哼了一声,却不再回应。

  “去江洲古镇那边转转,我回来之后还一直没有去过呢,听说二期建设进度很快,十一之前肯定能开市?”陆为民信口问道。

  听到谈到自己的工作,萧樱心情稍微放松一些,“还算顺利吧,江洲大道延伸段一直到泽口,进展很快,届时一旦全线贯通,江洲古镇的发展前景会更好,第二期规模要比第一期大不少,但是客户认购热情依然很高,我们二期选择的几家开发商都相当有实力,在方案设计上我们也是优中选优,既保留了我们江南古镇原汁原味的唐宋风韵,同时也不乏现代气息的楼宇与其形成巧妙融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