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七节 迷茫的心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七节 迷茫的心

  陆为民也大略知道,这一两年沙洲和宋城财政收入丰裕了不少,其主要原因就是来源于土地收益。

  沙洲把心思放在了湖东新区这一片上,而宋城则瞄准了东边与经开区交界这一板块,总而言之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不过沙洲和宋城也都知道陆为民不太认同土地财政这一观点,对土地出让金给财政带来的非税收入很是不以为然,所以每一次开会时陆为民都要强调税收才是硬道理,而非税收入,尤其是土地出让金收入都是短期收益一锤子买卖。

  由于陆为民的态度强硬,久而久之这也在市委市府形成了一个基调,那就是非税收入就是“旁门左道”,而去花心思在“旁门左道”上,那就是舍本逐末,智者不为,这也使得宋城和沙洲平素都不怎么在陆为民面前提这一块的工作。

  不提并不代表陆为民不知道,但是陆为民走了这么一年时间,也的确没有多少精力过问这边,现在乍一看来,的确有点儿惊艳的感觉。

  十分钟后雅阁已经开到了江洲古镇。

  十点过的古镇仍然是灯火通明,趁着夜色来游古镇的人还不少,起码在路边的停车场就把陆为民吓了一大跳,黑压压的车辆停满了整个停车场,很显然春节假期也成为了游人们来古镇休憩娱乐的最好时机。

  熙熙攘攘的人流从古镇口子上一直延伸到镇里。陆为民和萧樱没有下车,而是缓缓开车驶过了镇子的街口,可以看到摩肩接踵的人群几乎快要凝滞不动了。忙得满头大汗的执勤警察正在卖力的疏导着人流。

  很多对古镇不太熟悉的人流都簇拥在东门,而在北门和南门,人流压力就要小得多,所以警察们干脆在胜景大道上也开辟出了一条人行通道,疏导人们从胜景大道行进,从北门进入古镇街区,这样可以形成环形流通。避免簇拥在一堆。

  萧樱把车开到了西门上,这里应该是相对最宽松的。但是即便是这里,西门停车场上依然是停了大半,很多都是因为东门、南门和北门停车场停车位爆满,甚至沿着江洲大道开辟出来的临时停车带都停满了车而找不到停车位才被迫开到西门来的。

  陆为民和萧樱都没有下车。如果这个时候下车,很容易被人认出,而大过年的,市委书记却和漂亮的旅游局长单独出行,无论你怎么解释都一样会招来不必要的怀疑。

  萧樱径直驶过西门停车场,一直驶出两三公里外才调头返回。

  “真没想到江洲古镇连春节期间的晚上都这么火爆,有活动么?”陆为民没有注意今年市里边安排的活动情况,他只记得在会展中心广场和复兴广场上是有一些活动,但却不清楚在江洲古镇这边有没有活动。

  “白天有一些活动。也是沙洲区自行组织安排的,实力没安排,晚上是没有活动的。但是春节期间,古镇的街区小食街和购物步行街都不关门,商家全员营业,所以才会吸引这么多人,下午人还要多一些,市公安局都临时增派了特巡警和交警过来协助执勤。就是担心出现踩踏事故。”萧樱解释道:“我送我表姐他们走之后,也过来看了看。还遇到了宋局长亲自坐镇这边呢。”

  “哦?老宋亲自督阵?”陆为民点点头,宋子元工作很卖命,他也很欣赏宋子元的这种作风,基本上是以宋州为家了,他也问过宋子元,如果又需要,可以由宋州市委出面把宋子元在昆湖一中教书的老婆调到宋州,宋州学校随便她选,如果想到市里各部门工作也一样可以,但是宋子元婉言谢绝了。

  “嗯,宋局长的工作作风雷厉风行,非常认真,而且经常下区县检查工作,下边人都说他是工作狂人,干工作太亡命了,没日没夜的。”

  萧樱对宋子元的印象也不错,虽然之前接触并不多。

  江洲古镇因为自一期建成以来,一直处于人满为患的状态,尤其是遇到五一、端午、国庆、春节这些节假日,游客更是人山人海,所以每一次市旅游局都对这个情况十分紧张,因为涉及到安全问题,一旦出事那就是天大的事情,没人敢轻忽,所以每一次都需要和市公安局方面衔接商议,拿出具体可操作的安保执勤方案。

  市公安局是强力部门,对于其他局行并不怎么买账,从市公安局几个副局长的表现就能略窥一斑,但是对于旅游局这边的要求,每一次市公安局也都是全力保障,同时对这种群体性活动,宋子元本人也是高度重视,要么是自己亲自过问,要么就是要求相关局领导亲自到位督阵,所以萧樱对宋子元印象一直很好。

  “干公安这一行,需要这种锲而不舍的劲头,老宋在昆湖反应不太好,其实可能也就是与他这种较真的劲头有关,有些领导觉得自己面子比天大,下边人在有些问题有些工作上较真了,就是没给他面子,所以对老宋不太满意。”陆为民笑了笑。

  “我的理解相反,下边人工作较真,说明对工作负责,其实也就是变相的对你这个市委书记的负责,人人都尽职尽责,我这个市委书记就真的轻松了。如果人人都讲面子,啥事儿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出了事情,最终板子还不是要打到你自己头上来?所以我一直强调,对事不对人,你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就是对我的认真负责,如果真的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我会和你交换意见,讲明道理,不会采取硬压的方式,请大家相信陆某人的领导艺术和政治智慧。”

  萧樱听得有些出神。

  她一直觉得陆为民是个搞经济的能人好手,在双峰也好,在阜头也好,在宋州也好,陆为民搞经济的能力有口皆碑,毋庸置疑,但是对陆为民其他方面,她的了解并不多。

  当然做为市委书记,陆为民的果决霸气她也有所领略,不过这好像是做为市委书记自带的光环,但是刚才陆为民的一番话却让萧樱意识到自己以前对这个男人还真的了解不够多,哪怕自己曾经和他肌肤相亲同床共枕。

  陆为民对事对物对人的看法体现出了他不一样的角度,这才是市委书记的真正位置体现。

  萧樱发现自己先前这几年对陆为民的看法居然是如此肤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觉得陆为民的成功是借助了经济工作能力上的光环和给领导当秘书的先手优势,再加上运气也特别好,所以才会这么年轻就走到市委书记岗位上。

  但是现在看来,对方看待问题的成熟程度早就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雅阁车重新驶回市区,陆为民看了看表,时针指向了十一点。

  萧樱心如鹿撞。

  陆为民的抬腕看表,虽然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却让她心里怦怦猛跳。

  她觉得自己这一会儿脸色肯定红得吓人,因为她感觉到自己脸颊滚烫,脑子晕晕乎乎,她不知道如果陆为民开口,自己该怎么办,是拒绝,还是答允,而如果陆为民不开口,自己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萧樱羞得几乎要咬破嘴唇,自己怎么会期盼对方开口,甚至还担心对方不开口,自己想要什么,难道真的是太久没有男人,想男人想疯了?

  陆为民也有些神思恍惚。

  他同样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该怎么开口。

  萧樱似乎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中,他不明白对方内心的真实想法,或者说他猜到了萧樱的内心犹豫而有些迷茫的心态,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此时该不该打破对方的这种迷惘。

  有些事情没有人知道结果会是怎样,如果知道,那么很多事情也就不会发生。

  一年未见,自己和萧樱之间的关系定位似乎也出现了某种模糊,陆为民知道从理智角度来说,自己实在不该再来撩拨这个女人了,但是有些东西却又往往难以自抑的,所谓情不自禁大概就是如此。

  雅阁缓缓驶入市区,前面是一个分岔,一边拐向江边,是往常委楼方向去,而另一边则是前往南城新区,萧樱的家就在那边。

  “去我那儿?”陆为民轻声道。

  当陆为民一开口时,萧樱原本混沌的思维似乎突然一下子清醒了,摇摇头,美眸间浮起一抹迷乱的情思,“为民,理智告诉我,我们不该再继续下去了,但是我却发现我自己好像很享受,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陆为民如果再不明悟,那就真的是禽兽不如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手在萧樱的面颊上抚摸了一下,温存的道:“去你那儿?”

  萧樱有些哀怨的看了陆为民一眼,咬咬牙,没有吭声,但是方向盘却很听话的一转,雅阁缓缓驶向了南城新区。

  能否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