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九节 阴云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九节 阴云

  “你敢说你们宋州房价很正常么?没有政府职能部门的干预么?”苏燕青不认同陆为民的观点,“宋州一座发展中的新兴城市,也是一座历史文化悠久的大都市,同时地处要冲,也是一个水陆空交通枢纽,这几个因素的结合,注定宋州房价不可能像现在这么低,而且正如你自己所说宋州城市人口增长速度很快,这正说明了房价上涨是必然的,政府采取措施压制房价只会增加投机,而后的涨势会更快,会让老百姓更觉得不满。”

  陆为民部分认同苏燕青的意见,“嗯,燕青,宋州房价偏低也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一来宋州城市人口暴增也是这一两年才出现的,二来宋州前期房地产市场发展较为超前,房屋存量较大,也有一个消化过程,三来政府也有意增加了土地供应,房地产开发商们开发力度也比较大,政府在对房地产商拿地之后的开发监督也很严格,所以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使得房价相对于其他城市略低,但是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宋州房价也出现快速上涨势头,市里也就此正在分析评估。”

  “你担心宋州房价过高影响到宋州城市竞争力?”苏燕青马上明白到了陆为民的担心。

  “嗯,宋州还是一座发展中的城市,1810亿的gdp,在内陆地区也许是个角色,但是摆在沿海地区,那就不够看了。”陆为民平静的解释:“宋州有优势。但是劣势短板也不少,教育科研资源基础薄弱,中高端人力资源单薄。宋州现在也正在着力弥补这方面的短板,吸引更多的人才来宋州,尤其是大学毕业生,除了创业就业机会和薪资水平外,消费指数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房价过高,我担心不利于吸引人才……”

  “为民。我觉得你的理解有误区。”苏燕青毫不客气的反驳,“并不是房价越低就越能吸引人才。事实上只要创业和发展机会多,人才就会源源不断而来,相反合适的房价才是更吸引人的地方,你看看京城、沪上、广州、深圳房价低么?比起二三线城市两倍三倍于它们。但它们对人才的吸引力弱了么?而且房价如果处于一个合理区间,甚至适度高一些,更能证明这座城市房地产具备增值潜力,说明有更多的人看好这座城市的发展,会对更多的对自己有信心的人才产生吸引力,这种心理因素不容小觑。”

  “不能完全这么对比,京沪穗这些城市不是宋州可比的,当然,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是政府也需要考虑普通民众对房价的承受能力。”苏燕青的话对陆为民还是有些触动,多元化的社会层级已经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丰富而复杂,房价这个问题牵扯到太多方面。既要兼顾民生,又要保证供应,更要考虑发展,还要谋求城市竞争力的提升,非常复杂。

  “保证民生和房价问题有关系,但是却不是一刀切。需要细分化,有针对性的解决。我不信宋州市政府连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对于宋州这样的城市,只要城市经济在发展,房价就不是问题,这一点我相信你比我清楚。”苏燕青看穿了陆为民犹豫。

  “好了,这事儿我知道怎么做,走吧,带窈窕出去走走,下午就要回宋州了。”陆为民一把抱起窈窕,“乖女儿,走喽,爸爸妈妈带你出去玩儿喽。”

  *********************************************************************************************************************************************************************

  常旭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一叠举报信,飞快的浏览了一遍,然后搁在桌上,“邓书记已经签了意见,你怎么看?”

  分管治安这一块的副厅长是厅里新提拔起来的原交警总队总队长赵建安,他是常旭的老部下了,曾经担任过治安总队长,知道常旭这个态度其实是有些吃不准的意思,他摸出烟,拿出一支丢给了老板,“厅长,郑书记连续在三封举报信上都签了意见,而且签的语气一封比一封严厉,要求必须要查处,拿出一个结果上报政法委,我感觉有点儿棘手,本来想转给宋州市局自行查处的,但是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等您回来之后再来决定。”

  常旭刚参加了公安部组织的赴港澳警务交流考察团,去了一个星期,回来就遇上这件事情。

  “我给老鲍也汇报了,老鲍的意见还是交给宋州市局自行查处,但是我怕宋州自己查处在政法委那边交不了票。”赵建安深吸了一口烟,烟雾从鼻腔中慢慢喷出。

  常旭眉峰一下子就竖了起来,“你觉得这里边和宋州市局有牵扯?”

  “不太好说。”赵建安摇摇头,“但我觉得这三封检举信还是有些蹊跷,一封是漫天撒网,另外两封则有针对性一些,我仔细看了,主要是针对宋州的主城区一些娱乐场所的反应,涉及黄赌毒,有其黄和毒,但我记得去年宋州在查缉毒品的工作上卓有成效,宋子元虽然有时候政治敏锐性不够,但是在查缉毒品这一块上应该是没什么说的,但是这几封信都反复强调宋州娱乐场所涉毒涉黄好像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不仅酒吧、迪厅、ktv歌厅,还包括一些氧吧、水吧、桑拿按摩和茶楼乃至酒店宾馆,我觉得这封信覆盖面很广,而且列举的内容也还算比较详实,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花了一番心思的?”常旭看着赵建安,脸色复杂,“说明白一些。”

  “其实厅长,咱们都知道一般来说写检举信就是两类人,一类是的确心存正义感的市民百姓,他们反映的情绪强烈,但是却对实际情况了解不多,一般是泛泛而谈,只能反映一些表面现象,对细节和实质性的问题接触不多,还有一种就是竞争对手或者说仇家,他们更有针对性,对细节和内幕性的东西有较多的反应。”

  赵建安曾经担任过四年的治安总队长,之前还担任过治安总队副总队长和治安总队下边行动支队的支队长,算是从治安这条线上成长起来的老治安了,对这一块工作非常熟悉。

  常旭点点头,认同赵建安的判断,示意对方继续。

  “但这三封信有点儿蹊跷,有两封看似是后一类人写的,第一封则像是前一类人写的,而且我也看了信函日期,第一封应该是去年9月就寄到了政法委的,呃,那个时候还是周书记,但是现在签批的却是邓书记。”赵建安心思很细。

  常旭眉头皱得越发紧起来,昌江省委政法委书记是去年10月调整的,原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少游交流到湘省担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而新来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邓绍荣是中央政法委下来锻炼的干部。

  如果说只签后边两封信没啥,毕竟邓绍荣是政法委书记,群众反映,他签批也很正常,哪怕语气重一些,要求高一些,都说得过去,但是如果把去年他上任之前留下来的反映也拿出来签批,而且这封信上的签批内容更详实,更严肃,要求更高,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邓绍荣担任政法委书记时间不长,常旭和对方工作接触中倒也没有觉得对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只觉得这位新来的政法委书记好像交友极为广泛,外地来的朋友也特别多,尤其是京城的,南粤的,沪上的,鲁省的,常旭也应邀参加过几次饭局,邓绍荣的朋友也是五湖四海,各个领域的都有,既有体制内的,也有商界上的,参加过几次之后,常旭也觉得没啥意义,能不去就推了,不过只要是邓绍荣强调的,常旭也不会不给面子。

  据常旭所知,邓绍荣好像和宋州方面没有太多瓜葛,但这一次签批意见却异常严厉,而且明确提出了具体查处的要求,这对于政法委这种党委领导部门来说,是很罕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不合适的。

  见常旭沉吟不语,赵建安又道:“政法委那边催得很紧,电话都直接打到我手机上来了,要求省厅要尽快拿出查处意见来,摸清情况,从严从重处理,打击社会丑恶现象,……,我也和那边说了,要等您回来汇报之后再说,那边可能有些不高兴。”

  常旭有些吃不准政法委那边的意思了,查处查处,查很简单,处理就不简单了,查了不处理肯定不行,怎么来处理也非常考手艺,当然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摸清具体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