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四节 交锋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四节 交锋

  十多分钟后秦宝华和林钧陆续到来,也让赵建安见识了陆为民的强势,市长和副书记准时到来,不是哪个市委书记都能要求对方做到的。

  “就这么个情况,宝华,老林,你们觉得呢?”陆为民言简意赅,几句话就把情况说了一个大概,把目光投向秦宝华和林钧。

  秦宝华皱起眉头,她也觉得省里边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或者这里边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随着时代变迁,社会经济的发展,丑恶现象哪个地方没有?

  别说宋州这样一个快速发展中的城市了,就算是昌西州下边那些县份也一样存在,宋州这种情况根本不算多严重,也算不上多么典型,省里边怎么会突然针对宋州?

  秦宝华在宋州工作七八年了,对宋州的社会治安状况还是十分了解的,她心里有底。

  宋州在打击黑恶势力上不遗余力,从周素全时代就是如此,所以宋州在这方面是相对干净的。

  至于说黄赌毒,涉毒现象由于宋州经济发展太快,涌入外来人口过多,娱乐市场也相对发展比较快,所以涉毒现象一度较为突出,但是宋子元担任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对毒品犯罪打击力度很大,连续掀起了几波*,取得了相当良好的社会效果,当时还是秦宝华在主持全市工作,所以也非常满意,应该说涉毒形势在宋州也不算严峻。

  省里相关领导似乎是指宋州娱乐市场涉黄涉赌的形势比较严峻。情况比较复杂,但就因为这个,而且根据陆为民的介绍和宋子元的补充。好像也只是反映了几家场所有藏污纳垢的情况,**嫖娼也好,开设赌博机也好,这好像在每个城市都或多或少的存在吧?难道说就是宋州独有?

  如果不是宋州独有,那么查处为什么不由市公安局自己查处,是信不过宋州市公安局,还是像类似情况都是省公安厅直接查处?这似乎也不可能。

  “赵厅。子元,对于省厅直接查处金碧天下夜总会。市里肯定没有意见,全力支持配合,打击丑恶现象是*执政下的每个地方党委政府的责任和义务,宋州这几年来也做了不少工作。但由于我们宋州经济特点,外来人口特别多,所以不可避免会有这些现象存在,省厅给予我们大力支持,铲除这些毒瘤,我们表示欢迎和感谢,不过,我听陆书记介绍,好像省厅的意思还涉及到其他一些场所。需要继续查处?”秦宝华装傻。

  赵建安内心腹诽不已,这一帮宋州干部都是老奸巨猾,半句不提最后的重点。只是针对单一的事情案例,显然不认同邓书记签批的意见,如果没有宋州方面的配合,这个清理整顿就难以推进了,他这个省公安厅副厅长就有点儿坐蜡了。

  “秦市长,呃。大概情况就是这个意思,省委政法委邓书记在几封信上都做了很严厉的要求。对涉及到的个案一定要查清楚,对这些丑恶现象严惩不贷,同时他也对整个宋州娱乐市场存在的问题感到触目惊心,要求省厅要对宋州娱乐市场进行一次全面的清理整顿,彻底杜绝丑恶现象在我们宋州娱乐市场的蔓延局面,还宋州市民一个朗朗乾坤,……”

  赵建安话音未落,秦宝华已经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赵厅,我有些听不明白了,什么叫触目惊心,什么叫蔓延局面,什么叫还宋州市民一个朗朗乾坤?我们宋州的娱乐市场情况就糟糕到这种程度了么?乌云蔽日,还是暗无天日?怎么我这个市长就没有感觉到?难道说我们宋州不是*领导下?”

  面对这个女市长咄咄逼人的攻势,赵建安也有些尴尬狼狈,女性领导干部就有这种优势,她不像男性干部那样还要保持风度和谦虚,一旦激怒了她,她就不会给你半点颜面。

  “秦市长,您可能有些误会了,我的理解,大概是邓书记对宋州娱乐市场存在的问题比较关注,而刚才你也说由于你们宋州经济特点外来人太多,所以在这方面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认为需要把有些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避免蔓延,所以认为对涉及到的个案要查清楚,从严处理,对宋州娱乐市场存在的现象要进行一次清理整治,防患于未然吧,……”赵建安不得不把语气放缓解释。

  但秦宝华不吃这一套,“赵厅,你在分管全省治安工作,说句实在话,我们宋州的丑恶现象是不是就真的在全省独一无二了,是不是就真的是全省最严重的地区了?有问题,我们可以查处,这没有问题,现在省厅要越俎代庖直接对我们宋州来进行查处和整治,这置宋州市公安局于何地?我们宋州市委市府又置于何地?”

  把这个话题挑开了,反而很多话就可以摊开来说了。

  赵建安脸色也稍微严肃了一些,“陆书记,秦市长,林书记,子元也看过了省委政法委邓书记签批的那几封信,这不是我们省公安厅有意要为难谁,而且我们省厅行动队也在宋州进行了一个星期的摸底暗访,宋州娱乐市场的确存在不少问题,像金碧天下涉及到的包娼庇赌只是其中一例,省委政法委领导签批了这个意见,恐怕我们省厅和宋州市委市政府都要执行,这是原则问题,至于说在方式方法上,我们可以研究一下。”

  秦宝华和林钧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他们都对省公安厅大包大揽要对宋州娱乐市场存在问题进行查处,还要对宋州娱乐市场进行全面整治这一点不满意,这样一来基本上就是视宋州方面为无物了,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当然存在问题是客观存在的,查处没有什么问题,清理整治倒是值得商榷,是否有必要,但是如果在不影响到整个社会形势的情况下,也不是不可接受。

  宋子元脸色有些复杂,他内心是对省公安厅这样的做法很抵制的,查处金碧天下夜总会是由省公安厅直接动手,只是事后才通报给市局,要求市局派员协助他们维护现场秩序,而后续查调查处理工作也是由省厅治安总队行动队在在负责,市局治安支队只能打打下手,这种感觉让宋子元很不舒服。

  这也就罢了,现在省厅的态度是还要继续查处其余涉及到的两家娱乐场所,因为前期他们的暗访调查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马上就可以动手,但这又由省厅治安总队行动队来牵头,就有点儿过分了。

  好歹宋州也还有一个宋州市公安局,五六千警察难道就查处不了两个娱乐场所?非得要由你省厅治安总队行动队来“再接再厉”一回?你把宋州市公安局当成空气不存在了?

  感觉到宋子元的怒意,赵建安内心也有些无奈。

  这是政法委方面的要求,必须要由省厅牵头,查处要由省厅负责,整治可以交由宋州市公安局来执行,但是必须要由省厅治安总队来牵头和督导,务求达到整治效果。

  陆为民表情很淡漠,只是眉峰间有些不虞,看不出真实态度,手里边拿着的签字笔微微颤动,见众人的目光都回到了他的身上,他才沉吟了一下道:“赵厅,你给我漏句实话,我们宋州的娱乐市场就真的糟糕到了必须要你们省厅亲自来过问查处整治的地步了么?”

  赵建安脸一僵,露出苦笑:“陆书记,瞧您说的,嘿嘿,宋州娱乐市场是肯定存在问题的,查处整治也有利于宋州娱乐市场健康有序发展啊,陆书记,这也是一项政治任务啊。”

  “赵厅,你别转移话题,我问的问题,你没给我正面回答呢。”陆为民笑吟吟的道。

  “嘿嘿,陆书记,理解万岁,理解万岁啊。”赵建安搓着手。

  “子元,你的意见?”陆为民也不废话,径直问宋子元。

  “陆书记,我……”宋子元感受到旁边赵建安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有些艰辛的吞了一口唾沫,“我觉得省厅的意见值得商榷,几封举报信我看过了,省里领导签批我也看了,我觉得省里领导的态度有失偏颇,不太客观,宋州娱乐市场存在问题是个案,该查,我坚决支持,但最好由我们宋州市局来查,省厅可以派员督导,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我们市局内部有保护伞的情况,省里应该相信我们宋州公安,我也有这个自信起码我们市局没有哪个领导会与此有瓜葛,如果省厅一定要直接查处,那么也就意味着省厅认为我们宋州市局内部是有问题的,那么我建议省厅就全部接手,我们宋州公安不参与,这样免得日后如果查处效果不佳,又把责任推到我们宋州公安身上来了。”

  赵建安又气又怒,“老宋,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和省厅在赌气啊。”

  无怨无悔求月票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