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七节 因由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七节 因由

  赵建安当然也清楚陆为民的底气,宋州不是其他城市,现在俨然是引领昌江经济发展的新星,而且其经济实力也非丰州这类发展虽快但实力仍弱的城市可比,去年1810亿的GDP独冠全省,甚至达到了省会昌州的两倍有多。来可乐网看小说

  即便是摆在沿海地区去,宋州这个数据也丝毫不弱,人家凭什么不敢硬起腰杆说不?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私下说说,省委政法委那边还得有个交待,你不可能用这种语言去回复对方。

  “厅长,话是这么说,可咱们就坐蜡了,政法委那边怎么交待?”赵建安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常旭摇摇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不急,建安,政法委签批的意见不是分两层么?一个是查处,现在我们查处正在进行中,涉及到三家娱乐场所,要彻查,查个底朝天,看看有没有保护伞,这也是陆为民要求的,咱们就要把这出戏唱好,可要唱好,得有时间,一个星期总得要吧?所以么,我们就先把这第一层面的事情做好。”

  赵建安明白过来,这就是一个拖字,“如果一个星期之后咱们这边查处得差不多了,陆为民仍然没动静呢?”

  “不会,我们尊重了他,他也应该理解我们,陆为民不是那种没担待的人,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常旭摇摇头,“他也不是那种被动应战的风格,他会去找政法委那边交涉的。”

  “那就好,我就怕他来个半夜铺盖——不理,就把咱们给僵在这里了。”赵建安见常旭说得这么肯定,也就松了一口气,“那我就安排我们行动队这边按照程序办。”

  “嗯,还是那句话,不急不躁,一切严格按照程序来,要经得起检验。那边我也会向政法委汇报一下。”常旭特意强调,赵建安也是心领神会,当棋子是没办法的事儿,但是别去当了别人博弈角力之间最后的弃子。责任都推到厅里来,那就糟糕了。

  “我明白。”

  *********************************************************************************************************************************************************************

  虽然陆为民表面上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内心深处陆为民还是对这个情况很重视。

  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政法委突然针对宋州,如果不是秦宝华所说的那个情况。那么就是和昆湖有一定关系了。

  和昆湖的竞争早已开始,而现在宋州已经一骑绝尘,把昆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昆湖已经不在宋州的视野当中了,陆为民有这个信心,无论恽廷国有多大的神通,也不可能追赶得上宋州了。

  但是昆湖无法赶上宋州,并不代表有些人就甘于失败了。

  恽廷国和自己之间的竞争结果也渐渐显现出来,事实上自己被选拔去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学习就给了对方沉重一击,如果是聪明人。从那个时候就应该明白,他和自己已经不站在一个高度了。

  可有些人总还是心有不甘,总喜欢用些小动作来干扰,就像宋昆高速公路一样,总想要阻挠其进度,这也让陆为民很是无语,这条高速公路的建成固然巩固了宋州的区域交通枢纽地位,但是给你昆湖带来的利益也是巨大的,昆湖大宗货物都可以直接通过宋昆高速到宋州港上船,其对昆湖的经济来说也同样是一大利好。可有些人就是宁肯做一些损人伤己的事情。

  这种心态也是让陆为民很无奈。

  自己和恽廷国之间的竞争原本也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是如果牵扯到外人来,那就不一样了。

  邓绍荣是不是这个外人,现在还不好说。但是毫无疑问邓绍荣对宋州是有着明显目的而来。

  但个中内情却又无从知晓,邓绍荣缘何对宋州这般敌视,是对宋州,还是对宋州的某个人?如果是对某个人,那么是对自己,还是对秦宝华?其他人还不够格。

  他得找个人琢磨琢磨。

  拿起电话给鲍成钢打了个电话。约见,定好时间地点。

  两个小时之后,陆为民和鲍成钢已经坐在了一起。

  “你小子,怎么得罪了邓书记?”见面鲍成钢就狠狠擂了陆为民一拳,“是不是觉得自己去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学习了,翅膀硬了,就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鲍哥,我是那种人么?我和邓绍荣从无交道,甚至也就是在年前开会的时候见过一次面,打过一次招呼。”陆为民解释道。

  “哼,这还不是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人家新官上任,你回来之后也没有说去拜会一下?”鲍成钢也好弄不明白鲍成钢和陆为民之间或者和宋州之间的瓜葛,只能猜测。

  “年前我回来没几天就过年了,而且宝华和老林他们不也去了么?”陆为民摇摇头,“这不也才开年么?我还没有来得及把思维调整过来呢,在党校呆了一年,习惯了当学生,回来还有些不适应呢。”

  “市长去拜访和市委书记去拜访,那是两个概念,你不懂?”鲍成钢毫不客气的道:“尤其是你现在这个身份,宋州本来就很风光了,作为市委书记是不是该谦和低调一点?你又去中央党校镀金了,在人家眼里也许就觉得不一般了,如果稍有不符合惯例的行为,就很容易被人误读。”

  “不符合惯例的行为?”陆为民沉吟着,“鲍哥,你是说我没有在年前去拜会他?”

  “邓书记是10月份走马上任的,你那时候还在党校学习,也就罢了,可春节前你就回来了,别以为人家都不清楚,你现在是风云人物,万众瞩目,回来之后,你敢说你没有去拜会过荣、杜、方他们三位?连左部长、马部长那里你也去了吧?当然你可能没有走完,时间有限嘛,而且很多人你也比较熟悉,打个电话沟通一下就问题不大,问题是邓书记是新来的,你和他本来就不熟,对他那边不闻不问,会不会让他起误会呢?”

  鲍成钢的话让陆为民微微一惊。

  这个问题上自己还真有点儿大意了,当时只是觉得时间太紧了,回来之后只有十来天时间就是春节,荣、杜、方三人那里是没有办法,主要领导肯定要去汇报学习情况,方国纲和左云鹏那里他也去了,也是需要汇报这一年学习心得体会,这是规矩,而宣传部长马道涵那里也是因为关系的确不错,顺带就去了,但却恰恰忽略了政法委这边。

  当然也不是说单单忽略了政法委这边,纪委那边他也没有去,但也许落在有心人眼里就觉得不一样了,尤其是邓绍荣初来乍到,如果对这方面又很敏感的话,就不好说了。

  “当然,我说的这只是一种可能,邓书记才来,咱们对他的脾性也还没有摸准,也不清楚他的风格喜好,不过礼多人不怪,这句话没错,你没有把礼节做到,万一他就是一个在这方面比较计较的人,那心里说不定就有疙瘩了。”鲍成钢进一步道。

  陆为民苦笑,这事儿自己恐怕还真的有点儿疏忽了,未必人人都像自己这么满不在乎,有些人外宽内忌,心思也许就那么芝麻大一点儿。

  只是陆为民觉得如果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如此大动干戈,陆为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好歹也是省部级领导了,连这点气度胸襟都没有?

  不过如果如秦宝华所说的那件事情没有处理好,假设还有昆湖方面某些人在里边推波助澜,这多重因素叠加,来这么一招,就算是正常了。

  见陆为民沉吟不语,鲍成钢反过来宽解对方:“行了,为民,事情出都出了,我也听老赵说了,你态度很强硬,只怕政法委那边更不肯善罢甘休了,但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和邓书记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原来和政法委那边关系也处得挺好,你琢磨一下,怎么来破这个僵局,去政法委主动拜会一下邓书记,我想很多事情也是可以解释清楚的。”

  陆为民挠挠头,“如果问题这么简单,那就太好了,我就是有些担心,事情怕是不那么简单,这么唐突的来这么一手,我总觉得好像有点儿不讲谱子啊,没给人半点回旋余地,是不是有点儿欺人太甚?他就不怕这件事情闹崩了,大家都没有台阶下的情况?”

  鲍成钢摸摸下颌,笑了起来,“怎么,你还打算弄个鱼死网破啊?政法委和你们宋州市委都是省委领导下的,你想干啥?闹独立?还是内讧?”

  继续无怨无悔求月票!(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