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零一节 推波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零一节 推波

  沪上电气集团考察团的一干人在宋州呆了三天,重点考察了经开区、苏谯县、沙洲区,同时也还考察了宋州铁路编组站、宋州港码头、宋州垆头机场和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比如污水处理厂、桂塘电厂等。

  三天考察下来,应该说沪上电气集团的对宋州是比较满意的,宋州也把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双方就都拿出了诚意,坦诚相待,所以很快就直接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

  在宋州条件的确比较良好,而沪上电气集团方面的确有在内陆地区投资建厂的意愿,所以这也算是一拍即合。

  当然这种谈判也还只是达成了一个初步的意向,具体到每个项目的建设,都还需要诸多细节磋商,但只要有这个意愿,这些具体细节的谈判都相对要容易许多。

  等到沪上电气集团考察团离开时,海力集团应和沙洲区就海力集团在沙洲区电气产业园投资建厂事宜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框架性协议,应该说如果没有特殊的意外,这个项目基本上就会敲定落地沙洲了。

  郁波和沪上电气环保集团的谈判进展也比较顺利,沪上电气环保集团本来就有意要扩大这个原本还在集团内属于新兴产业的项目,现在由此契机,宋州又如此支持,自然希望能就此达成协议,所以双方都还比较满意。

  沪上电气的重工辅机设备项目相对要复杂一些。因为这涉及到诸多辅机产业,哪一块可以转移,怎么转移。如何和总部实现对接,这些都比较复杂,当然既然来的都是可以拍板做主的,很多问题也都可以敞开来谈,虽然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但是起码双方在各自的意图上都有了了解,也算是为下一步的实质性谈判打下了基础。

  这几天时间。宋州方面的中心工作都是围绕着沪上电气集团来开展,陆为民也不例外。所以一直到把沪上电气集团考察团送走之后,陆为民才把心思放在政法委这边的“寻衅”上来。

  周少游那边的消息早就过来了。

  不过如陆为民所料,这种深层次内幕性的消息外人是很难了解到的。

  周少游在政法委也算是有些底子,但是邓绍荣上任之后。也连续动了几个关键人选,像办公室主任、政治部主任这些关键人选都动了,当然像副书记这一级的人他一时间还动不了。

  获得的消息比较模糊,只知道邓绍荣之前对昌江情况并不太了解,也应该和宋州没有什么过节,但是在年前的时候似乎态度有些变化,邓绍荣言谈举止间对宋州关心起来,但还是看不出倾向性,像这种将前任在时的检举信拿出来重点签批的情况就是一个明显的变化。

  周少游反馈过来的消息让陆为民也吃不准。秦宝华所说的事情也是年前,而自己在年前学习完返回昌江,好像也的确有些怠慢了邓绍荣。究竟是哪个原因触怒了邓绍荣,或者二者皆有,抑或是二者都根本没有关系,现在还真不好说。

  这种情况下陆为民要化解掉这段矛盾,可能就不得不直面邓绍荣了,通过直接交锋来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邓书记。来,我再敬您一杯。”恽廷国端起酒杯。目注对方,满脸笑容。

  “好了,老恽,咱们也是多年的朋友了,用得着这么客气么?”方面阔嘴的男子满面精悍,摆摆手,“论酒,两个你也拼不过我,甭用这种车轮战,我在地矿部门工作多年,都是野外苦寒的地方,全靠酒来暖身,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得要半斤烈酒,昌江省也就丰登特曲还有点儿够味,包括你们昆湖的昆湖春都不行。”

  “呵呵,丰登特曲,这几年的名头打响得挺快,昆湖春的底蕴还不够,但我们市里还是要力推我们市里自己的酒啊,当然对北方人来说可能还是不及川酒和黔酒,四/川的六朵金花和贵/州的茅台,的确还是要比北边的什么汾酒、西凤这一类更适合北方人口味,可能也和川黔那边的水质有很大关系。”恽廷国说起酒来也是很有造诣,头头是道。

  “嗯,那是讲究人才喜欢喝这些,其实川酒味道合适的多了去,绵竹大曲、丰谷特曲,都不错。”方面阔嘴的男子看样子也是对酒很是了解,“不少北方酒都是用川酒作为原酒,自己再用来简单的勾兑,就成就自己品牌了。”

  “邓书记,啥时候来我们昆湖走一走,调研调研,我们昆湖政法领域还是有不少经验值得总结的嘛。”恽廷国笑眯眯地道:“到时候,我把我们昆湖酒厂当家窖藏的老酒拿出来,绝对让你觉得值得一喝。”

  “每个酒厂都有自己私藏的老窖,我可没夺人之爱之心,这酒就是喝个感觉,喝个气氛,人不投缘,喝再好的酒,也没味道。”被叫做邓书记的人摇摇头,“我来昌江没几个月,好多市州都还没来得及去,自己都觉得有点儿懒散了,下一步要抓紧时间把各市州都要跑一遍,有些市州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得敲打敲打,可有些领导还意识不到,总觉得省里是在小题大做,抵触情绪蛮重的,根子还是思想上啊。你们昆湖我都去了三回了,只有搁一搁了。”

  “唔,有些地方的确是太过于重视经济发展而忽略了精神文明建设,包括我们昆湖在这方面也有懈怠。”恽廷国点点头,“小平同志早就说过,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只注重经济建设,而忽略了精神文明,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是啊,我们有些干部在这方面就有点儿忘乎所以了,以为只要把经济工作拿上去了,就是一俊遮百丑了,这种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很有问题,稍不注意就要出事。”

  方面阔嘴的男子摇摇头,“这种苗头在全省都有出现,我就这个问题安排政法委专门出了一期政法简讯,而且也搭上了一篇调研文章,就是要向省委建议,要注意全省的这种思想苗头。”

  恽廷国心中敞亮,这一位也是不甘寂寞了,精神文明这个帽子扣下来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但是如果被抓住了把柄,借势发挥,倒是真的有可能要被这家伙给啄一嘴。

  恽廷国认识对方有些年成了,还在昌州当区委书记时,就认识这家伙,后来当常务副市长的时候,这家伙已经调到了中央政法委综治办,没想到现在这家伙居然下挂担任省委常委来了,算是时运到家了。

  “邓书记是洞察秋毫啊,昌江这几年经济发展也比较快,一些地方对经济工作抓得很紧,免不了在其他一些方面就忽略了。”恽廷国附和道。

  “不是这么简单,我们有些领导还是在思想根子上有问题,为了发展,可以不计其他,觉得自己需要改善招商引资环境,那么酒店、ktv、酒吧这一类的场所就一定要多,就一定要放得开,没有了下限底线,卖*淫嫖*娼好像在他们心目中也就是癣疥之疾了,睁只眼闭只眼,好像你只要管了这些事情,投资商就会觉得你这里不开放了,思想保守了,就不来了。”

  方面阔嘴的男子声音铿锵有力,极有气势。

  “我要说,没那回事儿,投资商来你这里是干啥来着?是来卖*淫嫖*娼包二*奶来的?他不图赚钱,他会跑你这里来?首先就需要把这个问题的症结搞清楚,本末倒置,还觉得自己道理长得很,振振有辞,我就不明白这些人还是不是我们*的干部,思想比欧美的官员还要开放。”

  见对方说得有些来劲儿,恽廷国也不插言,只是含笑点头,表示认同。

  他知道宋州被这一位盯上了,省公安厅连续在宋州展开查处活动,据说宋州方面反响很大,估计陆为民和秦宝华也是一肚子气,也不知道陆为民和秦宝华有没有这点胆魄和这一位对一阵,如果真的较上劲儿了,那就太令人愉快了。

  恽廷国根本就不相信这一位嘴里边说的这些大道理。

  观人知行,对一个人的底细了解,你就可以判断对方的为官做事的风格,这一位也是无利不起早的角色,岂会是因为所谓的要净化社会空气杜绝丑恶现象这些噱头而如此兴致高昂?

  只是恽廷国也有些吃不准陆为民他们哪里又招惹了这家伙,被这家伙咬一口,那可得要痛彻入骨。

  继续出差中,抽时间码字更新啊!看我出差这么辛苦,兄弟们给几张月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