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零三节 直面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零三节 直面

  世上的事情,既没有渊源,也无巨大的利益纠葛,方国纲不认为邓绍荣就会这样突然出手。

  方国纲对双方都做过一番了解。

  基于他从各方面了解到的情况,方国纲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一方面是对邓绍荣的了解。

  邓绍荣是从中央政法委下来的,本身性格很四海,喜欢结交朋友,哥们儿义气很浓,加之在中央机关里呆了那么久,估计也有点儿受约束太甚的味道,现在好不容易下了地方,而且还是昌江这种缺乏足够底蕴的内陆不算发达的地区,免不了性子也就有点儿刚愎狂放,眼睛也有点向下看,视昌江人为乡巴佬的味道了。

  当然这种刚愎狂放不是毫无因由,也还是建立在他自身的审时度势之下的。

  或许从邓绍荣的眼光来看,宋州经济发展很快,风头正盛,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对象。

  而市委书记陆为民和省委书记荣道声没太深关系,准确的说陆为民是夏力行的人,而夏力行则是田海华的人,而夏力行从豫省省委书记很突兀的被调整到国资委担任主任,怎么看都像是有点儿失势的味道,这么看来,陆为民若是论人脉牵扯,就有点儿远了淡了。

  很多人都认为,一个缺乏省委书记认可的市委书记是不稳的,但是很多人却没有意识到,你做不到被省委书记认可,但只要你能做到省委书记认同。那么你一样是有底气的。

  认可意味着你各方面符合他的胃口,他把你当成了一类人,而认同则是他认为你所做的事情是符合他的观点的。他赞同。

  邓绍荣未必觉察到了这其间的细微差异。

  至于说陆为民和杜崇山关系不错,那也仅止于工作关系,谈不上其他,这一点估计邓绍荣也看得有点儿轻描淡写了。

  至于市长秦宝华,很多人更觉得她只能算是一个优秀的女性干部,谈不上其他了。

  基于上述原因,也许邓绍荣觉得宋州是个合适的对象。是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对象。

  而陆为民这一方面呢?

  陆为民一年未在宋州,一直在中央党校学习。刚回来。

  据方国纲了解,陆为民返昌之后,首先拜会了荣杜二人,这是必须的规矩。主要领导的拜会不可少。

  然后来了自己这里,最后去了左云鹏和马道涵那里。

  左云鹏那里当然也是必经程序,而马道涵那里可能是顺带,因为组织部和宣传部在一栋楼,当然,也可能有陆为民本身和马道涵私交甚笃有关。

  陆为民没有去拜会纪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或许拜会纪委书记是觉得不合适,而没有拜会政法委书记那边是觉得不熟悉,又或者时间太紧。总之没去。

  是不是这是让邓绍荣心生嫌隙的原因,方国纲也不能确定。

  另外还有一些因素,邓绍荣这个人不那么纯粹。

  纯粹一词用在邓绍荣身上并不是方国纲武断的偏见。而是他也听到一些反应。

  邓绍荣走西梁和昆湖比较勤,其他地方却没有几处。

  昆湖民营经济发达,私人老板众多,邓绍荣和其中几位走得挺近乎,也不知道是他原来的人脉还是来昌江之后的新朋友。

  西梁产矿,矿老板更是腰包鼓胀。据说邓绍荣在那边有关系甚密的老朋友。

  另外邓绍荣在昌州好像也有几个房地产老板朋友,方国纲在一个偶然机会碰到过。这也让方国纲觉得邓绍荣的朋友圈子的确比较复杂宽泛。

  一句话,邓绍荣更喜欢私人关系,而非工作上的关系,在方国纲看来,这不是一个让人放心的迹象。

  而且在方国纲看来,邓绍荣甚至连宋州一次都未去过,就凭几封举报信就遽下结论认为宋州丑恶现象泛滥需要严加整治,还是有点草率仓促,当然有检举信你可以签批查处,但是却需要掌握其中尺度,无限放大,上纲上线,不合常理,尤其是对一个新来者来说,更是如此。

  那自己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方国纲还了解过,陆为民返昌后,在荣杜二人那里呆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二十分钟,在左云鹏那里大概也就十五分钟左右,马道涵那里也就是十分钟左右,但是在自己这里,陆为民汇报了半个小时,加上自己和他的一些交流,超过了四十分钟。

  也许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是起码说明陆为民对自己的认同。

  同样方国纲对陆为民也很认可,他觉得陆为民是一个干事的人才,或许在有些方面还不够成熟,但是也许正是这股子很多人看来不够成熟的锐气才能使得他带动丰州和宋州如此快速的发展。

  邓绍荣也许的确背后有人,但是如果他的行为超越了底线,损害了昌江大局,方国纲相信无论是自己还是荣杜二人都不会坐视不问。

  当然,方国纲也不希望陆为民在这个事情上和邓绍荣闹得太僵,毕竟邓绍荣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你作为下级也需要尊重邓绍荣的权威,方国纲也相信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应该做出合理的回应,避免局面失控。

  *********************************************************************************************************************************************************************

  陆为民也记不清自己来这栋小楼有多少次了。

  一栋楼两个单位,省纪委和省政法委。

  他和纪委这条线关系很一般,除了郭跃斌外。

  但他和政法委这边却是渊源不浅,周少游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他和周少游走动也很频繁,去年自己刚赴京学习,沈君怀就调到省委政法委,短暂任职后在周少游离开长江前夕,沈君怀卸任政法委副书记担任了省检察院检察长。

  要不如果沈君怀在省委政法委里,也许这一次不至于这么被动。

  掩映在树丛中的小楼显得古朴端庄,陆为民很喜欢省委这里边的格调,作为全省的大脑,省委就应该有省委的格调,不宜追逐潮流去搞什么现代化气息,当然这并不是指其他方面也不搞现代化。

  走带林荫道间,陆为民甚至有点儿想要找个石凳坐下小憩一番的冲动,这一去有的要和人斗智斗勇,这种事情有时候想想都觉得无味,把心思都浪费在这些问题上,实在太无意义。

  老人家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前两者斗,还能说是改天换地,但与人斗,真的就需要一些韧劲儿了。

  这一斗,也许就是一个长期缠战不休之局,而陆为民内心不愿意如此,他是抱着一颗“和平”之心而来,就看对方有无这个握手言和之意了。

  陆为民提前和政法委联系过了,他先给邓绍荣打了电话,表示自己要来汇报工作,邓绍荣倒也没有拿捏,说下午上班就行,于是陆为民又提前给邓绍荣的秘书联系了,三点钟,准时。

  踩在富有弹性的地板上,陆为民显得很沉稳自信。

  他和邓绍荣见过两面,却没有什么交道,甚至连交谈都没有正儿八经的有过。

  还没有走到尽头,一个年轻人已经疾步过来,陆为民不认识,但是对方显然认识自己,“陆书记,请这边来,邓书记在等您了。”

  “好。”陆为民点点头,夹着包,跟随对方而行。

  邓绍荣的书记办公室和周少游时候有了明显变化。

  周少游时候办公室显得古朴大气,“无欲则刚”四个字一直挂在办公室里,而现在却换成了“难得糊涂”四个人,这让陆为民在心理上就有一种的确换人了的感觉。

  踏进办公室,站在办公桌背后的方面男子已经走了出来,伸出了手,陆为民也疾走两步,“邓书记!”

  “为民书记,我可是等你很久了。”方脸男子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这中央党校学习学得可够久,回来其他工作也忙,事情也多,……”

  陆为民面色不变,只是笑容变得更坦诚一些,握住对方的手摇了摇,“邓书记,您该批评我,我工作没做好,所以我专程来检讨。”

  方脸男子畅声大笑,有力的握了握陆为民的手,一口很清脆的京腔,显得格外豪气,:“嗨,我是北方人,没那么多虚礼讲究,谁干工作都不是面面俱到,谁都有疏忽大意的时候,工作出了问题,我们就解决问题,哪里有不足,我们就弥补哪里,我们*的干部不就是干这个的么?来,坐!小刁,倒茶来!”

  陆为民没想到这家伙嘴才倒也不差,夹枪带棒,倒是有些水平,自己倒是有点儿杨子荣上威虎山的味道了,笑着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继续呐喊,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