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一十七节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一十七节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秦宝华很有信心,她的信心源于这几年来与陆为民的交往接触。

  陆为民初来乍到时,秦宝华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陆为民年轻气盛,而且在丰州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加之宋州的产业基础很大程度也是陆为民在宋州担任常务副市长时打下的,挟势而来的陆为民的确有足够的底气来运筹帷幄。

  但陆为民的表现很快就让她对其印象大为改观,陆为民表现出来成熟和理性,以及很多人最初对陆为民的“好高骛远”都无一不证明陆为民并非“好高骛远”,而是高瞻远瞩,深谋远虑。

  秦宝华觉得自己在和陆为民搭班子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自己最欠缺的东西,尤其是在经济工作上的一些谋划规划中的思路想法,自己在这方面虽然也在努力摸索学习,但是始终觉得还没有能够登堂入室,尤其是在目前这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而陆为民虽然比自己小很多,但在这方面却成了自己的老师。

  宋州取得成绩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现在的陆为民已经不是哪个人能够轻易动摇其威*信和地位的了,黄鑫林想用这种方式博眼球或许能取得效果,而他后边的人以为借此机会可以打击陆为民的权威和影响力,就有点儿失之于幻想了。

  当然,秦宝华也知道能够在黄鑫林背后出谋划策的人也非简单角色。她甚至也能隐约猜测出一二来。

  西峰山区,昇明湖区块,垂涎的人很多。哪个都是有些门道背景的,但是真正敢做这种事情的,或者说会因为这番利益而可以和陆为民掰一掰腕子的,却没几个。

  不过他们注定无法得逞。

  秦宝华对这一点深信无疑。

  陆为民已经不是昔日的陆为民了,从他自中央党校学习归来之后,陆为民就已经脱胎换骨了,而宋州经济的继续发展更增添了他的底气。

  荣杜方三人对陆为民表现出来的态度秦宝华比谁都清楚。年前虽然陆为民是单独去向荣杜方三人汇报的,但那是汇报他学习情况。年后,陆为民却拉上了秦宝华再度以工作汇报的形式向荣杜方三人做了一次汇报,秦宝华的感觉,陆为民已经隐隐有点儿在为他要离开宋州而做托付准备的意思了。

  这一次的拜会汇报。秦宝华才算是真正感受到陆为民的底气,荣杜方三人对宋州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宋州下一步稳固地位的希望有多高。

  秦宝华甚至有一种感觉,陆为民下一步的去处肯定是昌州,但是却不会是昌州市长,直觉告诉她,陆为民也许会以副省长甚至是省委常委的身份兼任昌州市委书记才对,当然后者听起来好像有些夸张。

  因为如果不是昌州的地位太过重要而昌州现在的表现实在太过低迷,省委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坚持陆为民继续担任宋州市委书记。哪怕让陆为民以省委常委身份兼任宋州市委书记。

  处于这种地位下的陆为民事实上立于不败之地了,黄鑫林的各种动作或许能给陆为民带来一些困扰,也许能给黄鑫林自己带来的一些直观收益。但是从长远来看无论对黄鑫林本人来说,还是对其背后的人来说,都未必是明智之举。

  正是在这种形势之下,秦宝华可以坦坦荡荡的去找陆为民把自己的内心想法与陆为民进行交换,而非陈庆福所担心的那样陆为民会不会因此觉得自己是挟势而来,一方面陆为民信得过自己。另一方面,陆为民的底蕴也无惧于任何人挟势不挟势了。

  她秦宝华明白这一点。陆为民更清楚这一点,所以陆为民不会对此有什么想法,这就是一个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的在一项普通工作上的正常探讨交流和沟通协商,而不太可能上升到像陈庆福担心的那样。

  *********************************************************************************************************************************************************************

  “宝华,来,坐。”乔国章看见秦宝华出现在及办公室门口,含笑招着手,“你该早来一步,刚才国土资源厅老林才离开,就是来汇报你们西峰山区土地规划调整的事情。”

  ‘乔省长,我可是紧赶慢赶啊,咱们宋州到昌州就这条昌宋公路,说是一级公路,但是乔省长你也走过这条路,这条路是十八年前的路了,十八年前是个啥状况,现在是啥状况?现在宋州与周边的西梁,宜山,乃至邻省的秋浦,都通了高速公路,宋昆高速高速公路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之中,可唯独咱们宋州,现在已经是全省第一大经济体,与省会之间却没有高速路相通,你说这算个啥事儿啊?”

  秦宝华大概是迟到了,一路小跑上来的,好一阵才把气息喘匀了,但是言语间却毫不客气。

  “行了,宝华,别嚷嚷了,昌宋高速不是已经在规划建设中了么?就一百多点儿公里,现在对于你们宋州来说也不算个事儿了吧?”乔国章笑着道:“省里现在高速路建设全面铺开,贷帐不小,要不前期垫资你们宋州能不能多承担一点儿?”

  秦宝华立即警惕起来,“乔省长,可没这规矩,这是省里的重点工程,一切得按规矩来,可不能坏了规矩。”

  “瞧瞧,宝华,开始还嚷嚷得不行,这会儿要说出钱了,马上就变脸了。”乔国章打趣着秦宝华,示意秘书把茶放下,秦宝华接过茶,抿了一口气,觉得烫,放下,“乔省,话不能这么说,听说省里有意要在昌州宋州以及昆湖三座城市之间建设城际铁路,资本由省里和三市来自筹?”

  “宝华,耳朵挺尖嘛,这省里边刚有这个意向,你们宋州就知道了?”乔国章笑了起来,用手指点了点秦宝华,“不过我欣赏这种作风,当市长的就得要一天到晚把这些东西给盯着,一个地方的竞争力怎么来提升,就是要靠各种要素的汇集,各种条件的改善,这样不断的积累叠加,才能让一座城市脱颖而出。”

  “乔省,我们也是没办法,现在周邻兄弟城市都在盯着我们,说我们是众矢之的也不为过,宋州要保持目前的位置,不能落后,这也是省里给我们宋州定下的目标,我们是如履薄冰,丝毫不敢怠慢啊。”秦宝华摇着头,“陆书记和我都是倍感压力,一座城市的发展从理论上来说,都是成波浪形的发展路径,换句话说也都是有盛有衰的,这几年快了,可能后几年就要慢下来,这是规律,陆书记和我也就是在探讨,发展期我们就要考虑到调整期工作安排,不能只看到眼前繁花似锦,就飘飘然,等到进入调整期,寒意来袭,要过冬了,这才意识到棉袄没有备够,那就晚了。”

  乔国章脸上露出略感意外的神色,看了一眼秦宝华,点点头:“这么说来你和为民之间已经在建设大学城和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构想上说好了?我还在担心你们俩会不会为这事儿闹别扭呢,我这段时间可是听到不少这方面的传言呢。”

  秦宝华讶然道:“陆书记和我闹别扭?这是啥话?什么时候又有这声音冒出来了?怎么陆书记和我之间闹别扭,我们这两个当事人却不知道啊?”

  乔国章轻轻一笑,“没有闹别扭最好,我就是怕这种事情,宋州今年肩头上的担子很重啊,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承担着拉动咱们昌江全省经济增速的重担,你们增长一个百分点,咱们全省经济增速就能增长0.3个百分点,你们增长30%。就能拉动咱们全省10%的经济增速,就这么个事儿,所以,你们宋州不能出问题,也出不起问题。”

  “乔省,我得先把话说明了,可能陆书记和我在有些工作上有不同看法和意见,但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工作分歧,而且我和陆书记这几年搭班子,像各种工作上的分歧不少,但是陆书记和我都很圆满的完成了各项工作,陆书记有句话,有问题有分歧都不怕,求同存异,弥合分歧,解决问题,说句再难听一点的话,妥协也是一种领导艺术,只要不是原则性的分歧,哪里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秦宝华语气渐渐提高,“可我看就是有些人总喜欢抓住半截就开跑,唯恐天下不乱,可能这也和我们宋州这几年风头太盛有关系,总有些人想要在里边找出点儿茬儿来,要鼓捣一番,乔省长,我说啊,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这些人都是见不得人好的,要不就是自己心里有些想法的。”

  昨天加班到凌晨两点,今天努力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