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二节 平等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二节 平等

  和夏力行的探讨很愉快,对于陆为民来说这相当于五一假期的一个放松。

  而夏力行在就任国资委主任之后,看待问题的角度也有了不小的变化,尤其是宏观经济和产业结构方面的一些见解,也能让陆为民受益。

  这一个五一节显得很平静,陆为民有没有其他安排。

  这个敏感时候,越是需要谨慎小心,一些不必要的活动也会引发外界的流言蜚语,原本陆为民是打算和几个老朋友聚一聚的,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群体性的活动,最引人注目,也最容易成为一些别有用心者攻讦的把柄。

  事实上夏力行也有很多话题想要和陆为民探讨。

  夏力行已经越来越意识到不能再用以前的老眼光来看陆为民了。

  现在的陆为民不再是那个昔日还很稚嫩的秘书,也不是还在县一级党委政府里奔波挣扎的基层干部,他是目前昌江省第一经济大市的市委书记。

  经历了这么些年从县处级干部到厅级干部的升迁,陆为民无论是从政经验还是工作作风都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成熟期,而眼界眼光和思维理念则本来就是他的强项,可以说现在的陆为民已经完成了一种由鱼化龙的蜕变,已经具备了和自己平等探讨交心的资格了。

  沪上电气联合黑河电气组成竞标联合体通过艰苦努力,最终与美国通用电气达成合作。一举拿下了西屋电气的控制权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证。

  目前无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已经批准了这项震惊世界的收购案,欧盟也将在近日正式批准这项并购案,可以说这算得上是中国企业在经历了中铝出击优尼科失败之后的一项重大战果。也为刚刚上任不久的夏力行平添了几分光彩。

  在这桩收购中,国资委表现得很低调,没有过多的干预和过问这项收购,甚至在金融支持上,国资委代表的中国政府也同样显得淡然,完全以商业行为的方式来看待。

  一个例证就是最终沪上电气和黑河电气选择的金融合作伙伴也是以美欧金融机构和国内的民生银行/华夏银行等民资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几家国有银行都没有介入参与。

  在外界媒体问及这个问题时。国资委新闻发言人的回答也很技巧,对此表示对中国大型企业与美国知名跨国企业在商业并购的合作乐见其成。同时也欢迎美国和欧洲企业进入中国参与类似的实业并购和股份改造。

  从赵烨那里夏力行了解到了在这个并购案中陆为民所发挥的作用,甚至可以说这个并购案之所以能够较为圆满的成功,很大程度得益于陆为民给赵烨他们的战术指导。

  如果没有陆为民指点赵烨他们提前和通用电气进行沟通,如果没有赵烨他们提前预测到日本东芝方面的双发攻略。那么在短时间内,沪上电气和黑河电气根本就不可能与通用电气达成协议,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这日本人摘走这颗可能关乎今后数十年中国核电领域和核电产业发展方向的核电明珠。

  赵烨在并购成功后向国资委的汇报中对陆为民推崇备至,认为陆为民是他遇到的少有的熟知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同时又深谙商业战略战术的人才,更为难得的是这样的干部居然不是出身中央部委或者国有大型企业,而是在地方上担任主要领导职务,的确让他十分吃惊。

  在这件事情上夏力行也是得益者,正因为夏力行接受了陆为民的意见。在向国务院就这个并购案进行咨询时提出建议以低调的冷处理方式来应对,避免形成热点刺激美国方面,同时淡化国资因素。强调商业行为,这个建议也获得了国务院相关领导的认同,最终并购成功也使得夏力行在相关领导那里加分不少。

  也正是这件事情之后让夏力行对陆为民的印象观感产生了较大的变化,让他开始以平等态度来对待陆为民的看法意见。

  “夏主任,现在国内经济的确是一片向好,但是产业结构的问题仍然是困扰我们国内经济的大问题。虽然国务院从2004年就开始提要调整产业结构,要压缩过剩产能。但是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像钢铁/煤炭/冶金/等多个行业投资仍然在高速增长,而事实上我觉得国内很多领域的产能已经严重过剩,虽然在目前经济向好的情况下还难以看出来,但是一旦经济稍微有所波动,就会显现出来。”

  陆为民对夏力行的观点不是十分赞同,“奇迹往往都是一种通过非正常的方式表现出来的东西,这与通过积累方式发展起来的东西还是有差异的,如果不在奇迹背后寻找自身存在的问题,下大决心予以解决纠正,那奇迹也许就会在几年后变成锈迹。”

  陆为民的话有点危言耸听,夏力行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为民,你觉得我们国家当家发展模式有问题?”

  “这不是我觉得,中央不也是一直在说么?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是粗放型的,而且是非常粗放型的,对资源能源的消耗,对环境的影响,这些都是在以后要付出代价的。”陆为民摇摇头。

  “这和我们国家在短短几十年就要赶上欧美那些经历了几百年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国家有很大关系,他们已经经历过了那个阶段,但那时候还没有经济全球化,也还没有互联网时代,现在时代不同,国家与国家的竞争更为激烈,而且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你无法躲避回避,只能面对。”夏力行回应道:“事实上,我们国家也做到了。”

  “做到了?恐怕未必。”陆为民不认同,“我们国家粗放型经济发展方式并没有得到改变,计划经济的痕迹还很浓,现代企业制度仍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这在国企中尤为明显,这种发展模式还能持续多久,值得怀疑。”

  夏力行觉得陆为民似乎在宋州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似乎心态反而一下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变得悲观起来,照理说目前从宋州到昌江全省再到全国,经济发展形势都非常好,就算是陆为民居安思危,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才对。

  “那你认为我们目前应该做出哪些改变?”夏力行反问道。

  陆为民一愣,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难以回答,好半晌之后才苦笑着摇摇头:“一城一地的改变意义不大,这该是中央高层考虑的问题,事实上中央可能也意识到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那些智囊们不会看不到这些,关键在于我们的高层有无下这个决心,另外面临的现实问题也许会阻挠他们下这个决心,但拖得越久,问题越大,对我们自身的负面影响也会越大。”

  “那在国企这一块,你觉得还可以做哪些改变?”夏力行也不为己甚,干脆问涉及到自己工作领域的问题。

  “国企仍然没有真正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存在的问题很多,最简单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作为国资出资人,从收益角度来说,每年究竟得到了多少红利?这符合投资人的投资回报么?”陆为民不好在这些涉及到具体政策上的问题多建言。

  其实这些东西夏力行也清楚,但国企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不是你个国资委主任就能改变多少的。

  “另外从具体发展策略上来看,我个人觉得国企还是应当利用当前国际国内形势都还不错的情况下加大步伐走出去,转移过剩产能,贴近和就近占领国外市场,同时国企也还应当充当起强化中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桥梁和纽带,充分发挥国企作用,而现在国企在这方面做得很糟糕,方式上简单,对国外国情的不了解,只喜欢与当权者打交道,忽略地方和老百姓的感受,这些问题积蓄下来都很容易引发事端,……”

  这个话题也引起了夏力行的兴趣,两个人又在国企走出去战略上的一些具体问题上争论起来,一直到白园白圃和苏燕青带着窈窕回来,两人这才打住。

  苏伏波随着全国人大的一个访问团出国访问去了,只剩下白圃和苏燕青以及窈窕在家,这个五一节干脆两家人就在一起过,不过夏力行的两个儿子一个昨天回来打了一头就走了,另外一个干脆就没有回来。

  “你们俩这是干啥?争得脸红脖子粗的?”白园见自己丈夫居然和陆为民争得面红耳赤,显然是有些上火,也有些讶异。

  白圃和苏燕青也同样很惊奇,夏力行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他们很清楚,几乎于师徒父子的关系,陆为民对夏力行的尊敬程度无人能及,现在这是闹哪一出?

  “没事儿,没事儿,我和为民在工作上的一些探讨,观点和看法上有分歧,正常的探讨。”夏力行也觉得好像有些入戏了,居然被陆为民的一些观点意见激得心火上冲,不过他不得不承认陆为民你的有些观点虽然尖刻,但是却是事实。

  第三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