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中心组学习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四节 中心组学习

  不过陆为民也清楚现在不是研究这项工作的好时机,考察组来考察,人心浮动,大家心思都不在这上边,倒不是说对其他工作有多大影响,但是起码在人事上的动作是不合适的。

  说起来也有些意思,这本来是对陆为民的考察,但是却牵动了所有干部们的心思,问题很简单,市委书记列入提拔考察对象,那么下一步没有意外的话,也就意味着陆为民可能面临升迁。

  但市委书记升迁也就意味着有某种可能,那就是陆为民可能离开市委书记这个位置,那么谁来接任?对全市下一步人事构架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这些都是不能不考虑的事情。

  从各方传递回来的消息也显得很混沌,恽廷国和唐天涛也在接受考察,这也意味着这两位也有可能是进入了提拔候选人范围。

  当然,进入了候选人范围并不意味着立即会提拔,这两位的情况和陆为民又有所不同。

  陆为民已经进入经历了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的学习,而且宋州的表现也足以让另外两市甘拜下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如果这一轮选拔考察只有一个对象的话,只能是陆为民,没有悬念,只有在有更多机会的情况下,另外两位才能列入其中。

  一个季度一次的中心组(扩大)学习。

  陆为民来得比较早,比以往要早一些。不过这个时候会议室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张静宜刚到,看到陆为民也来了,有些惊讶。

  到现在市委秘书长人选省委也没有明确下来。原因不明,这让张静宜暂时还只能两头挑着。

  陆为民提前到来有些破例,以往陆为民一般是提前三分钟到,超过五分钟的时候都没有,但今天却提前了足足十分钟。

  别小看这五分钟,这几分钟时间差距,就是一个层次。

  一般说来市委常委们和市政府党组成员也都是在提前五分钟左右到来。而且就那么两三分钟时间,就像变魔术一样。一大堆人就能变出来,把环绕中间那一圈坐的满满实实。

  当然张静宜不在其中。

  她是市委秘书长,一般说来都是提前十分钟到,有些代会的。或者需要请假的,都会在这个时候提前说,这样也可以安排工作人员把铭牌重新调整。

  常岚走后,市委办主任一直空缺,本来想物设一个合适人选,但是选来选去都没有中意的,最终还是只能暂时由张静宜兼任。

  市委秘书长是否兼任市委办主任也是看各地的习惯,像宋州按照惯例是不兼任,但是像周邻的普明/昆湖/青溪等地则都是兼任。

  本来由张静宜暂时兼任市委办主任也是过渡之举。不过似乎陆为民在年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要选市委办主任一事。

  张静宜提起过几次,陆为民都说等一等再说,张静宜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什么。不再提起。

  但现在张静宜又担任了组织部长就有些吃力了,一人兼三职,哪个职务都不轻松,也让张静宜忙得够呛。

  距离开会五到十分钟时候会议室里是最热闹的,先到的人都三三两两的,要么在走廊上扎堆儿抽烟。要么就是在一角闲聊,或者就是找到某个领导简单的汇报某项工作。而人还在陆陆续续的到来,所以这个时候是格外的热闹。

  陆为民未到之前,张静宜自然就成了核心。

  萧樱与顾建国刚和张静宜说完,这边沙阳春又接上了趟。

  不过在看到了陆为民到来之后,会议室里略微一静,随即又喧闹起来。

  大家都纷纷和陆为民打招呼,陆为民也不客气,嬉笑怒骂,随便调侃揶揄或者自嘲两句,就这么打成一片。

  说实话,陆为民很喜欢这种氛围。

  会前是最放松的,这个时候的对话都属于非正式的,非官方的,仅代表自己一些片面的意见和看法。

  陆为民也专门提到过,凡是非正式场合下的沟通交流都属于私下探讨,不作为正式态度和意见,他还专门强调,鼓励大家私下相互交流探讨,特别欢迎和他进行私下沟通交流。

  在陆为民看来,这种私下的沟通交流可以让干部们放下许多包袱,把内心真实想法说出来,哪怕有一些偏差,那也代表一方面,这样也有利于决策者总揽全局兼顾各方。

  “陆书记今天来得早啊。”

  “陆书记早!”

  三三两两地招呼声,握握手,拍拍肩,一下子就融为了一体。

  “宗达,你们的污水处理厂扩建工程进展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正式竣工启用?”陆为民点头含笑,“省环保厅盯得紧啊,前几天蒋厅长还在省政府里边拦着我不让我走路,非要我给个明确答复,说再不给个准确时间,他就要下毒手了,到时候不要怪他翻脸不认人。”

  “嘿嘿,陆书记,扩建进展顺利,但是你也知道扩建完成之后可能还需要调试,不敢轻易就正式启动,否则一旦出了问题,您不又得唯我是问?昨天鲁厅长代表蒋厅长已经来了,孙市长陪鲁厅长一起过来的,还算满意,要求我们八月一日之前必须试运行,正式启用定在十月国庆节之前,基本上就这么定下来了,问题不大。”

  李宗达也是老油条了,烈山化工产业是支柱产业,对环保上的要求也格外高,也是省环保厅重点关注县,他和省环保厅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斗智斗勇,死缠烂打,死乞白赖,成了牛皮糖,县环保局在四年之内连换了三任局长,其中两任局长任职时间都不超过一年就因为要负领导责任而被免职,让省环保厅那边也是极为头疼。

  “宗达,我说你别总是以敷衍对付的心态去对待省环保厅的人,他们出发点也是好的,要求高一些,总比日后人家老百姓四处告状,《焦点访谈》盯着我们强吧?”陆为民对李宗达也和随便,他也知道这种老油子你和他讲其他没用,得说实际的,“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关于烈山环保污染问题,老百姓反映还是比较大的,新华社可能近期会有记者下来暗访,……”

  李宗达一下子就警惕起来了,《焦点访谈》?新华社?

  “陆书记,您开玩笑吧?我们这旮旯地方也值得京里来人关注?”李宗达不动声色地道。

  对付这种老油条,陆为民也有他的一套。

  他知道李宗达现在也没有太多的政治追求,但是却很注重官声。

  实际上烈山的污染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关键是治污的投入上太大,前期的工业污水处理厂满负荷运行已经两年了,难以适应需要,而烈山那些化工企业自身的治污体系也是和市县两级环保部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能不开就不开,逮着我就认栽。

  从去年开始省环保厅盯上了烈山之后,烈山就遭遇了麻烦,连带着宋州市在这方面也屡屡遭到点名。

  好在去年陆为民不在宋州,秦宝华也去省里背过两次书,而今年陆为民回来,四月份就被分管工业和环保的副省长张天豪叫到昌州约谈,陆为民也清楚烈山的情况,工业污水处理厂的二期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但是限于时间原因,的确难以按照省里的要求竣工启用。

  他也给张天豪做了解释,谈了发展和环保的两难,张天豪只有一句话,既要发展,更要环保,怎么取舍是你陆为民的事情,我只要结果,张省长的霸气四溢,陆为民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目前企业监管这一块市县两级已经达成了一致,加大了力度,不敢说完全杜绝,但是情况已经大为好转,关键就在于县里污水处理厂自身这一块,的确负荷量满足不了,处理不了这么多污水,要么不接,要么就只能不达标就排出去,但现在省里盯得很紧,所以烈山也是屡屡犯禁,所以才会有这种难堪局面。

  “宗达,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言尽于此。”陆为民语气不变。

  “陆书记,那您说我该怎么办?”李宗达知道这是陆为民在逼他,咧着嘴苦着脸道。

  “这该问你自己,省环保厅应该是给了你们意见的吧?市环保局的态度很明确,坚决按照省里的意见办,你们县里顶着不办,要不就阳奉阴违,就舍不得那点儿gdp?减产压量就那么难?”陆为民看着李宗达悠悠的道:“老赵在我面前奏了你几次本了,你别把老实人都惹急眼了啊,如果真要被上边媒体曝光,你自己去搞定,好自为之吧。”

  市环保局局长赵沧海就是烈山人,而且和李宗达也是高中同学,两个人私交甚笃,但就在这个事情上都快要撕破脸了。

  看见李宗达蔫耷耷的低垂着脑袋离开,陆为民心里也是一乐,对于李宗达这种在仕途上已经没多少追求但是却又在烈山有很高威望的干部,还就得要寻摸合适的路子来“收拾”,要不还真治不住这家伙。

  第二更,十二点再来打榜,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