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三十六节 黄文旭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三十六节 黄文旭

  陆为民是在车上接到了黄文旭的电话,本来打算直接返回宋州的,但是黄文旭盛情相邀,陆为民不好推脱,只能答应下来。

  汽车改道向东,直奔双峰骑龙岭风景区。

  盛夏时节,也只有这个地方才是最清凉消暑的。

  只有半天时间,陆为民本来也是打算回宋州一趟,晚上再返回昌州,现在就只能夜宿双峰了。

  鲛湖的水依然清澈,一趟山路走下来,全身汗流浃背,然后稍微凉一些下来,再去鲛湖里游一趟泳,这滋味真是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某个情形突然跃入脑海中,陆为民已经想不起是哪一年了,但是按照时间推算,应该是93年的时候,他和隋立媛也是在一个盛夏时分,共浴同游,然后颠鸾倒凤,尽兴而归。

  想起那个时候的疯狂无忌,陆为民都有些说不出的兴奋和羡慕,现在再要做这种事情,无论是自己和隋立媛都没这个胆量了。

  鲛湖的水有一种浸润骨髓的凉意,即便是在艳阳高照下,只要在水里呆太久,仍然有一种做*爱过多身子发软的感觉,但是浸泡一番之后,那种神清气爽的滋味,又让人怀疑鲛湖的水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功效,能一洗多日的尘埃,连精神都要清爽健旺不少。

  陆为民和黄文旭越好在鲛湖旁边一家云湖山庄见面。

  这家山庄规模不算很大。但是所取位置却很好,一处突出的岬角地带有些突兀的探入湖中,山庄正好建在了半岛基部。这样一来整个半岛岬角都被山庄包围,成了山庄的私人领地。

  陆为民和黄文旭见面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陆为民径直表示要先游几圈泳再说,黄文旭也陆为民兴致很高,自然也就要奉陪。

  几圈游下来,黄文旭的体能远不及陆为民,只能坐在岸边栈桥上喘息休息。而陆为民却是意犹未尽,重新又纵身下水。再度游了接近一千米左右,才返回来。

  很久没有这样畅快的享受了,陆为民躺在树荫下的躺椅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就只想这样躺下去。

  “陆书记,是不是觉得有点儿吃不消了?”黄文旭已经换了衣物,他比陆为民少游了一大圈儿,所以要轻松一些。

  “嗯,年龄不饶人,十三年前,我一个人不敢说绕湖游一圈,但是游上三五公里根本不在话下。如果准备充分一些,七八公里游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陆为民吹牛不打草稿,但估计那时候游三五公里有可能。但再多也还是吃不消了。

  “陆书记,这鲛湖的水里泡久了恐怕还是受不了吧,我觉得这水还是有些浸骨。”黄文旭吁了一口气,“以前在丰州工作期间,也来过这里,但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上个星期来了这里。住了一晚,倒是有些喜欢上这里了。安静,凉爽,真的是个避暑消夏的绝佳地,但是名声却远不及阜头的青云涧啊。”

  黄文旭话语里不无遗憾的味道。

  黄文旭说的是事实。

  虽然骑龙岭风景区和阜头的青云涧风景区以及后续的四大古镇和影视旅游基地都是在陆为民手上鼓捣起来的,但是双峰这边的后续工作显然没有跟上,甚至在陆为民担任丰州市长之后,陆为民也曾经有意识地引导过要把青云涧风景区和骑龙岭风景区进行资源整合或者说打捆推广。

  但是各方利益的不一致,这种打捆形式显然不容易见效,所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阜头和双峰还是各搞各的,而骑龙岭这边与阜头那边相比,始终处于一种半红不火的状态,没有真正兴盛起来。

  现在阜头的旅游产业已经成为阜头一大支柱产业,影视旅游基地——四大古镇——青云涧,这三大主要景区基本上年年都占据着央视几个频道的广告时段,像《人民日报》/《国家地理》杂志这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媒体也一样时不时有阜头这些景点的软文广告,至于说像全国摄影家协会/中国书画院这些合作单位更是几乎每年都要在阜头搞上那么一两次活动。

  这种高强度高烈度的宣传使得阜头声名大噪,其知名度更是远远超过了丰州市,很多外省游客只知道昌江省有个阜头县,却不知道阜头属于丰州,这也让丰州市里边颇为恼火,甚至明确要求阜头县委县政府在进行宣传时,必须要明确标示为中国.昌江.丰州.阜头,不允许跳过丰州,直接打中国.阜头,或者打中国.昌江.阜头。

  阜头目前可以称得上是昌江名气最大的风景区了,从最初的一日游发展到现在的二日精华游到三日深度游,开发出来的衍生景点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像青云涧通过深度挖掘,华侨城集团的投入也越来越大,使得现在大部分游客在青云涧就要住一晚,基本上需要一天半到两天时间才能玩够尽兴,再加上影视基地和四大古镇,以及阜城镇开发出来的文化古玩鬼市,不仅吸引了相当多的游客,而且也同样吸引了相当多的古玩商和文化商人们来这里发展,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现在阜城镇的古玩鬼市已经不单纯是一个景点了,甚至隐隐有向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古玩字画的专业交易市场方向发展,就像是京城潘家园古玩市场一样。

  来自南粤/沪上/苏浙乃至鲁豫鄂皖等省的古玩字画商们大量涌入,已经逐渐取代了最初阜头本地的商人们成为主力军了,而原来的一条街也经过多次扩大,逐渐发展成为三条主街两条特殊商品街的规模。

  三条主街是以古玩字画为主,而特殊商品街中一条是则是以古旧家具为特色,还有一条则是以仿古工艺品为主业,而仿古工艺品的生产制造也在阜城镇周边的几个村和街道遍地开花,可以说阜城镇的这个产业是真正形成了气候。

  好在阜头方面还是明白仿古工艺品和古玩字画制假做旧的差别,也明白这一点对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市场的巨大危害,所以对古玩制假做旧采取零容忍态度,算是控制得比较得力。

  古玩字画产业的发展对于旅游业的带动也是巨大的,出于这个行业的好奇,来阜头的游客们基本上都会选择白天在工艺品商店里转悠,夜里要去鬼市淘淘宝。

  倒不是说指望能捡漏,算是这一趟旅游中的特殊体验感受,这也逐渐成为旅游团里边吸引游客的一*宝,很受外地游客们的欢迎。

  当然带团的导游们都会给游客们讲清楚,对古玩字画这些东西非内行不推荐购买,体验就好。

  阜头的旅游产业兴旺也映衬了双峰在这方面的落伍,这大概也是黄文旭的一大感受,尤其是在发现骑龙岭的风光甚至比青云涧更值得一看之后,他的这种感觉就更甚了。

  “文旭,各地发展都有其原因,一届领导或者说班子的发展侧重点不一样,或者认识和意识不一样,也就造就了各地在各个领域上去发展的不平衡,这也很正常。”

  陆为民也不好多说,双峰在自己离开之后,从曹刚到邓少海,再到蒲燕,曹刚还好一点,但是邓少海却的的确确是耽搁了双峰的发展,而蒲燕虽然渴望改变双峰,却不得法,这三届班子的拖累,导致了双峰经济在一度领先于丰州其他县区之后又慢慢归于沉寂,最终泯然众人,所以说,一切有果必有因。

  黄文旭新任市长,而丰州之前在唐天涛的主舵下发展得一帆风顺,现在他和祁战歌搭班子,就需要考虑下一步发展策略了。

  祁战歌人是一个好人,和祁战歌共事过的黄文旭也比较了解,但是在搞经济上恐怕就远不及唐天涛那么头脑灵活思路开阔办法多了。

  可以说前一届基本上是唐天涛主导市委市府的工作,而现在祁战歌担任市委书记,他黄文旭就要扛起丰州经济发展的重担了,所以黄文旭必须要找到属于他自己的,有别于唐天涛时代的发展路径。

  这一点上黄文旭倒是很对陆为民的工作思路很佩服,陆为民在丰州和宋州的表现都无一不是证明了陆为民在因地制宜这一点上用得恰到好处,所以黄文旭觉得自己在这方面需要好好学习陆为民。

  他认真研究过陆为民的思路,发现陆为民在发展经济上尤其擅长针对一个地区最落后最薄弱的环节或者说地方实现突破。

  像陆为民初到双峰,就是在双峰最穷最偏远的洼崮一举成名,而后到阜头,又是在阜头毫无基础的工业和旅游业发展上大放异彩,到宋州之后首先推动国企改革,而后再到丰州,又是在丰州地改市后新成立的双庙和伏龙两个区实施工业化和城市化战略,一下子让这两个区现在成为了丰州经济发展的发动机。

  可以说唐天涛基本上是延续了陆为民当初制定的策略,站在了陆为民时代打下的基础,才能有此成就。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