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三十九节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三十九节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丰州新三驾马车双庙/伏龙和经开区,是相对于原来所谓的老三驾马车而言,老三驾马车是指阜头/古庆/双峰。

  新三驾马车是张天豪——陆为民时代确立起来的,但阜头这个龙头却一直未被超越,古庆表现也比较稳健,只有双峰逐渐落伍,新三驾马车里边,伏龙和双庙是陆为民一手支持发展起来的,但经开区则是在唐天涛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才真正起步。

  阜头经济发展依然保持着较快势头,虽然增速不及双庙和伏龙以及经开区,但是其经济规模却不是这新三驾马车所能比的,古庆表现也还过得去,和南潭一样排在第二阵营,发展滞后还是大垣/淮山和双峰,哪怕是唐天涛也没有真正让这三个县进入快车道,为此唐天涛也是调整过班子,像何青以阜头县长调任双峰县委书记,但似乎一样效果不佳。

  毕竟没有真正接触丰州的实际情况,陆为民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只能是雾里看花,田卫东和齐元俊他们的闲聊也无济于事,何况他也不可能给他们太多的指导,还是那句话,因地制宜,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他们该怎么做。

  当然,陆为民可以和他们谈一谈自己对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判断,为他们在做出一些决策时提供一些参考。

  黄文旭本来还打算陪着陆为民吃顿中午饭,但是接到了祁战歌的电话。只能匆匆赶回丰州了,田卫东和齐元俊也没有吃中午饭,不到十一点就在陆为民的催促下离开了。

  齐元俊和田卫东都是各县的一把手。事务很多,陆为民不希望他们俩因为自己而耽搁工作。

  说实话,更重要的原因是陆为民希望一个人不受打扰的享受这一段时间,就像早上那样自由自在的在湖畔漫步,或者就在草地树丛边上找一处石凳坐下,悠哉游哉的打着扇,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真的太难得了。

  中午饭吃得也很清淡。陆为民打算吃完饭午睡一觉,然后就起程回宋州。

  ***************************************************************************************************************************************************************************************************************

  迷迷糊糊中陆为民闻到一股香气,久违的香气,他似乎都有些想不起这是谁的了。

  中午虽然没喝酒。但是昨晚喝太多,所以睡意仍然很浓,哪怕感觉到身畔有人,陆为民也不想睁眼,朦朦胧胧中他觉得应该是哪个熟人,隋立媛?萧樱?还是江冰绫?

  一直到一具滚烫的身体钻入毛巾被里,陆为民才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着怀中这个乌发披肩的女人,陆为民一惊之后又放下心来:“笑眉。什么时候来的?”

  女人脱得只穿了文胸和**,大概是的确不好意思脱光,红晕扑面的粉靥显得格外娇艳。美眸中蕴含的情意似乎都要溢出来了,“来了一会儿了,看你睡得这么沉,我都不忍心打扰你了。”

  手已经熟练地摘下了杜笑眉的文胸,握住了那对依然挺翘的蓓蕾,药酒的效力似乎隔了一夜才开始发威。都这样了,陆为民知道真要有人要害自己。估计也是跑不掉了,索性懒得多想,一只手扒掉杜笑眉的底裤,一边轻盈的一纵身,兵临城下。

  “你怎么进来的?”陆为民一边恣意纵送,一边问道。

  “我是分管旅游的副县长,这些地方都很熟了,我说要找陆书记汇报工作,约好的,自然就水到渠成了。”杜笑眉微微喘息着,眼波迷蒙,任凭陆为民一双魔掌在自己身上肆虐,时而挺起身体,迎合着对方的冲刺,“你的司机很懂事,就在楼下的门廊里看书,根本就不上来。”

  陆为民也不再多问,杜笑眉是个很小心的人,她既然敢这样,肯定也是早就安排好了,这个时候最好就是什么也不想,尽情享受。

  四十分钟后,杜笑眉从盥洗间里出来,小心的收拾好卫生纸丢进马桶里冲走,这才洗了手开始化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这么大动静,谁能不知道?”杜笑眉收拾起化妆包,这才婀娜娉婷的走过来,“黄市长过来了,还有其他人,这还能瞒得过人?”

  “我需要瞒谁?”陆为民反问:“我和祁战歌也打了电话的,他表示有事情,人家是给我个机会。”

  “哦?祁书记知道?”杜笑眉讶然。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顾头不顾尾?连这些人情世故都不要?黄文旭肯定要和祁战歌说,我主动打个电话也表示尊重地主,但人家祁战歌也很懂事儿,不会来打扰我们。”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我还在担心你这样大模大样过来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呢。”杜笑眉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你把领导们的胸襟也看得太狭隘了吧?工作归工作,难道就连一点私谊都不能有了?我又管不了丰州的事儿,来见见朋友和老同事,也不行?”陆为民打趣:“那岂不是以后我连丰州都不能来了,日后我不但任宋州市委书记了,也不能去宋州了?”

  “你是省委常委,能说对丰州没有影响力?”杜笑眉反驳,“这方面还是应该谨慎才对,当然你和祁书记打了招呼就不存在问题了。”

  “你倒是挺关心我啊。”陆为民笑了起来,“那怎么不见你来宋州?”

  “我没事儿跑宋州来干啥?”杜笑眉脸微微一红,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刚才就怎么这么疯,得知陆为民在睡午觉就悄悄钻了进来,这会儿想起都觉得自己太胆大妄为了,简直没有考虑后果,“我有我自己的工作。”

  “嗯,也是,现在是副县长了。”陆为民也摇摇头,巩昌华已经离开丰州调任大垣常务副县长,所以杜笑眉担任双峰副县长并无问题。

  “你刚才说你要离开宋州?”杜笑眉对陆为民的话很关心。

  “我只说可能。”陆为民笑了笑:“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宋州吧?”

  “都说你要到昌州去当市委书记,那就要和唐书记搭班子了。”杜笑眉想得很远,“唐书记的性格可能和你有一拼,如果你们俩搭班子,那可就有点儿针尖对麦芒了。”

  “你想太远了。”陆为民没想到这些消息居然流传这么广,连杜笑眉都知道了,有点儿夸张。

  原本打算午睡之后就走,杜笑眉来了,就只有再耽搁一下午了。

  陆为民也来过骑龙岭很多次了,但是要和杜笑眉这个分管旅游的副县长比,肯定不如,尤其是骑龙岭也是经过了几次改造开发,一些原来尚未开发出来的景区现在也初具规模了,在杜笑眉的带领下,两个人倒是很有点儿情侣游的感觉。

  “你敢下水,我就敢下水!”

  看着杜笑眉有些挑衅般的表情,陆为民有些作难。

  看看四周,这里是尚未对外开放的区域,盛夏时节也一样无人,湖水清澈见底,但一下去你就知道有多深,起码都是三四米。

  “怎么,怕了?”杜笑眉脸上促狭的笑容更甚,“官越当越大,胆子越来越小?”

  陆为民摇摇头,杜笑眉却不理会,干脆就当着陆为民的面开始换泳衣起来。

  看着一具活色*生香的白腻*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呈现在自己面前,在看着换上泳衣的杜笑眉一步一步走下水,然后悠然自得的戏水起来,陆为民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儿缺失了作为年轻人的锐气了。

  当游完一圈回来的杜笑眉紧紧抱住陆为民慢慢褪掉自己身上的泳衣时,陆为民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杜笑眉这是怎么了?

  癫狂之后,现实骨感。

  一直到返回宋州的路上,陆为民收到杜笑眉的短信时,陆为民才明白。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杜笑眉在短信中表示她以后再也不会和陆为民有任何来往了,二人的感情只能尘封于各自的记忆深处。

  陆为民也明白,像今天这样的放纵如果继续下去,迟早出事,杜笑眉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坚定果决,她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以这样一种有些浪漫旖旎的方式来结束这段畸情。

  不仅仅是杜笑眉,像江冰绫,萧樱,这样存在于体制内的人物,更容易引发不可测的危险,尤其是本身自己就和她们之间有着这样那样的工作联系,自己走得越高,那么面临的风险就越大,对她们如此,对自己亦是如此。

  现在杜笑眉开了一个头,陆为民也许这是好事,预示着很多东西都将慢慢逝去。

  啥也不说,有票给点儿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