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四节 杜玉琦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四节 杜玉琦

  “嗯,回泉城了。”杜玉琦的声音有些说不出的飘忽,“你远来是客,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行啊。”陆为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兴冲冲的道:“哪儿吃?鲁菜很有名啊,别给我弄点儿小吃就打发了,得大餐啊。”

  似乎丢开了一些什么东西,电话里杜玉琦的声音终于变得明朗起来,“就咱们两人怎么吃大餐?随便点两个也吃不完啊,要不就芙蕖坊随便吃点儿吧。”

  “那哪儿行啊,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吃点儿小吃可不行。”

  陆为民也知道芙蕖坊是泉城著名的饮食圣地,但是是以小食为主,杜玉琦算是地主,据她自己介绍,她从出生一直到高中才随家人到蓝岛,准确的说泉城才算是她的故乡,只不过大学毕业之后她就一直在蓝岛工作罢了。

  “别小瞧芙蕖坊,一样有让你找不着北的名吃。”杜玉琦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行了,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陆为民报了自己现在的位置,杜玉琦表示二十分钟后就能到,让陆为民等着。

  陆为民也有些不明白怎么杜玉琦这个时候会回齐鲁了,据他所知,杜玉琦到沪上之后回齐鲁的时候并不多,现在又主动联系自己,显然不是真想请自己吃顿饭那么简单,只是他也想不出杜玉琦能有啥事儿。

  半个小时后,杜玉琦从出租车上下来了。

  陆为民已经有半年没见杜玉琦了。春节后见过一次,电话倒是通过几次,但都没见面。不过从陆志华和萧劲风那里能了解到杜玉琦的近况,华民基金会运作得还是很不错,杜玉琦做事儿也很尽心,像去甘/黔等地,杜玉琦都是亲自去,而且一去就是半个月呆在那边,从未听过她叫苦叫累。

  陆为民还是比较了解杜玉琦的性格。要强,自尊。否则也不会断然从体制内出来,有点儿宁折不弯的味道。

  离开齐鲁之后,杜玉琦似乎很少和家里人联系,对这个问题。外人也都不好多问。

  陆为民倒是从卢莹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杜玉琦离了婚后,几乎是净身出户,男方家庭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认为她影响到了男方的发展。

  好像她的前夫应该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员,而且男方家庭也在蓝岛算是有些脸面的,而且连杜玉琦自己家里人也对杜玉琦这样鲁莽冲动的离职出走感到不解和不满,对其与前夫离婚也不认同,总而言之。闹得很不愉快,也正因为如此杜玉琦这么久基本上没有回过齐鲁。

  现在杜玉琦却突然回来了,不能不让陆为民觉得惊讶。

  亚麻纱的长袖尖领衬衣和同色同质长裙让杜玉琦多了几分飘逸灵秀的气息。乌黑秀逸的披肩发,一条似乎是来自藏区风格的串饰悬在胸前,一双简洁素雅的板鞋穿在脚下,立即让这个三十好几的女人顿时年轻了好几岁,一下子就多了几分女大学生的气息,当然这个年龄的女大学生没有。但是这种知性气息让杜玉琦更像是来自大学校园里的研究生或者教师。

  “怎么走?”陆为民迎上前去,很自然随意的问道:“这里不是昌江。我可没车。”

  “堂堂省委常委,连辆公务车都没配?廉洁到这种程度了?”杜玉琦俏皮的揶揄道:“还是你混得这么惨,到这种程度了?”

  “一辆车能说明什么?有多大意义?”陆为民一脸无所谓,“累赘,我就住在这边儿上,走路五分钟,让司机来接有意义么?自己走路打车多方便自在?何必给自己找个束缚呢。”

  “嗯,也是,符合你的风格。”杜玉琦也很欣赏陆为民这份洒脱,没那么多像其他这个级别的领导那种羁绊约束,而是随性自然许多,这恰恰是很多人欠缺的,“走吧,那我们打的去。”

  出租车把陆为民和杜玉琦送到了泉城芙蕖坊。

  这里是泉城最富盛名的饮食餐饮荟萃地,无论是泉城泉城小食,还是鲁菜大餐,均可在这样一带找到你想要品尝的东西。

  不过对于陆为民来说,鲁菜大餐他有太多机会品尝了,反倒是泉城小食他倒不常有机会来尝尝,尤其是有杜玉琦这个泉城人的陪同下。

  玉人相伴,这也不是什么时候能够有的,陆为民也还是有些小兴奋。

  不愧是泉城的饮食荟萃地,虽然从环境上来说谈不上什么高大上,但是恰恰是这种特有的杂乱喧嚣气息,更平添了几分民间气息下的魅力。

  九转大肠陆为民是敬谢不敏,这玩意儿他真心消受不了,总让陆为民想起周星驰演的那部《济公》中黄秋生演的朱大肠。

  不过女神般的杜玉琦却是吃得颊齿留香,他也是真醉了,俨然女神变成女汉子了。

  油旋倒是很合陆为民的胃口,吃了个够,据说还有扒蹄,本来杜玉琦是打算带陆为民也去尝尝的,但陆为民实在是吃不下了,只能下次。

  鲁师东路历来是咖啡馆的云集所在,这里的咖啡馆各色水准都有,既有主打复古风味的,也有推崇南欧风格的,还有以小资情调的为的咖啡屋,可谓百花争艳。

  陆为民对泉城的情况是一无所知,完全是杜玉琦带着他在走。

  杜玉琦虽然已经长期在蓝岛生活,但是毕竟从小到大都是在泉城长大的,而且就算是大学毕业后在蓝岛工作生活,但是无论是因为工作还是生活,她都还是常回泉城,对泉城各种休闲娱乐设施的分布也十分熟悉。

  “你对这里很熟悉?”陆为民跟随着杜玉琦的步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条路上的行人们,这里流淌着一股子学子青春的气息,倒不是说像他们这个年龄的人不多,而是这条街上都洋溢着知性的味道,一看就是文人居多。

  “能不熟么?我小学初中都在这里读的,鲁师东路是泉城灵魂所在,齐鲁师大/齐鲁艺大/齐鲁中医大/齐鲁建院都在附近,还有那么多中小学。”杜玉琦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那会儿还太小,不懂什么,但是读初中时看到大学生们,就羡慕得不得了,考大学的时候,本来想考齐鲁大学的,但是父亲说应该多出去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不能老是窝在家里,所以才选的岭南大学。”

  “看样子勾起了你的回忆了,嗯,难怪你在大学里气场十足,原来是从初中就开始长期受大学生们的熏陶啊。”陆为民笑着打趣。

  杜玉琦也笑了笑,但没有回答,只是带着陆为民在街上迅速找到了目标咖啡馆,径直推门而入。

  这是一家主打民国怀旧风景的咖啡馆,悬挂在墙上的老旧民国地图,摆放在吧台上的民国时期的杂志,留声机,黝黑中透露出古意的桌椅,钩花的落地幕帘,半暗的光线,无一不洋溢着徐志摩和林徽因时代的小资范儿。

  陆为民几乎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的风格气息,虽然明知道这不过是咖啡馆老板刻意打造而成,也许实质上就是要吸引这些向往民国时代教育宽松气息的文青们,但是陆为民还是实实在在被打动了。

  杜玉琦也觉察到了陆为民的神情变化,“看样子我还是带你来对了地方啊,你喜欢这里的情调?”

  “不要说情调,味道。”陆为民摇头,“嗯,民国风嘛,附庸风雅的人都喜欢这个调调,我也不能免俗啊。”

  “这里白摩卡和拿铁都不错,你要什么?”杜玉琦找好位置,示意陆为民入座,随口问道。

  “拿铁吧。”陆为民也信口道,四处打量这周围环境。

  “一杯拿铁,一杯白摩卡。”杜玉琦显得轻车熟路,似乎经常到这里来。

  “你经常来这里?”陆为民忍不住问道。

  “你知道我老家是泉城的,母亲就是鲁师大的教师,我小学初中都在鲁师附小附中读的,读高中时才去蓝岛。”杜玉琦点点头,“所以我回泉城,只要有时间,都会来这条路上找家咖啡馆喝一杯咖啡,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和同学朋友来,不过这一年两年我没有来了,不过好像也没有啥变化,挺好。”

  杜玉琦的语气没有太多变化,但是仍然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回味,这一两年她没有太多时间回齐鲁,无论是泉城还是蓝岛,她内心也不太愿意再回到齐鲁,不过她也知道有些东西自己无法回避,靠躲避也不是正常的心态。

  侍者把咖啡送了上来,咖啡香气洋溢在席间,让整个氛围也变得更柔和了。

  “其实多回家看看也没啥不好,毕竟也是血脉相连,就算是一时有些不理解或者误解,我相信随着时间推荐,也可以说得清楚,他们也会理解你的苦衷和选择,没有哪个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陆为民端起咖啡,低垂下目光,悠悠的道:“毕竟,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这是现实。”

  继续码字,热血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