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六节 亲戚朋友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六节 亲戚朋友

  女子有些生气了,丈夫的话显然有些轻蔑和诋毁的味道在里边,什么叫离家出走?不过是离婚和家里关系闹僵了罢了。

  打断骨头血脉还相连呢,就算是姨父一家和表姐闹了别扭,但是那也是自己家里事情,啥时候轮到丈夫也来指手画脚了?

  她和自己表姐小时候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只不过自己要小几岁,表姐都初中,自己还在读小学,但关系很好,这几年虽然联系少了点儿,但也是因为个人都有自家庭,而且不在一座城市了,加上这两年表姐好像有些不顺,自己家还算混得不错,所以也就不好经常去问着,免得被认为是有些显摆了。

  不过像今天这样遇上,她肯定要过去的打招呼说一会儿话的,否则一天心里都得要堵得慌。

  “你说什么呢?”推搡了一把丈夫,女子显然也是有些脾气的,“我姐就算是离婚了,那也是有原因,她又不傻,凭啥无缘无故离婚辞职?再说了,就凭我姐的本事,到哪里找不到一碗饭吃,你看她现在像落魄的样子么?德行!”

  被妻子的话也激得有些上火,本来好好的和妻子来和另外两家朋友一起吃了饭之后来喝杯咖啡聊聊天,多好的心情,都被妻子这个表姐的事儿给搅和了。

  男子也不好和妻子在这里闹腾起来,冷着脸道:“你要过去自个儿过去。他们两家还在那边儿,今儿个我们家做东,我得过去。”

  对丈夫有些傲娇的赌气。女人也不理睬,对男人就得这副态度,否则你给他三分颜色,他就以为自己是大红了,“行,你先过去,我待会儿过来。”

  陆为民和杜玉琦聊得很轻松。杜玉琦也讲了她在初中时候读书时候的“霸气”,在班上是大姐头。成绩好,连体育成绩都是顶呱呱的,短跑长跑篮球,无一不精。连男生都不敢招惹她,加上本身母亲就是齐鲁齐鲁师大老师,算是子弟,自然就更不一般了。

  注意到杜玉琦背后一个陌生女子径直向这边走了过来,陆为民意识到这可能是杜玉琦的熟人,因为从对方的神态看得出来,她应该是和杜玉琦很熟悉才对。

  “玉琦姐!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人了呢,什么时候回泉城的?”女人走到杜玉琦身边的时候,杜玉琦从陆为民的眼神已经发现了什么。正好转过头看到了黑衣女子,惊喜的表情一掠而过,一下子站起身来。“阳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和我们家那位一起和两个朋友三家人一起吃了饭,就过来坐一坐,刚走到走廊那头,就看见了你,我还不敢相信眼睛呢。没想到真是你。”女子也笑得很开心,“你回泉城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我妈可想你了。”

  杜玉琦脸色微微暗了一暗,这两年她的确也没怎么和泉城这边的亲戚联系了,别说泉城这边的,就是蓝岛那边也没啥联系,就算是偶尔回了齐鲁也就是和一两个关系特别好的闺蜜在一起吃顿饭,喝喝咖啡,而亲戚,有时候反而不适合见面了,尤其是在父母和自己之间的心结依然没有打开的情况下。

  “阳子,我也只是刚回来,明天就要走,就懒得打搅小姨了,对了,这是我同学,陆为民。”杜玉琦岔开话题,顺口介绍道:“为民,这是我表妹刘阳子。”

  刘阳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坐在表姐对面显得很淡定的男子,实际年龄应该和表姐差不多,但是表姐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这个男人起码也是三十六七了,年龄倒是很般配,

  刘阳子并没有注意到表姐介绍的这个男人的名字,实际上她注意到了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她关心的是这个男人和自己表姐是什么关系,而这个男人又是干什么的,配得上自己表姐与否,会不会被骗了。

  表姐离了婚一年,但是没听说找了哪个男人,不过这并不代表表姐就会孤独终老,找个合适的男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看见这个生得一双很是漂亮的老鸦眉的女子上下打量自己,陆为民也不以为意,杜玉琦的表妹,看样子两姊妹关系还挺好,对自己有些态度也就很正常了。

  “你在追我表姐?”刘阳子看了一眼陆为民,突然问道。

  陆为民吃了一惊,看了一眼同样啼笑皆非的杜玉琦,赶紧摇头:“小刘你可能误会了,我和玉琦是大学同学,她来看我……”

  “想追我表姐都不敢承认?”刘阳子没有理睬陆为民的解释,有些不屑的道:“男人连这点儿胆魄都没有,还叫男人?表姐,这种男人一看就没啥本事没啥出息,趁早分手。”

  杜玉琦也是无语,自己这个表妹一直就是这种有点儿彪呼呼的可爱性格,三十来岁的女人了依然未改,当着男人的面也就敢埋汰人,认定了陆为民是在追求自己似的。

  “阳子,别瞎说,他是我同学,没其他关系,就是要好的同学,他不是咱们齐鲁人,才到咱们泉城来工作,人生地不熟的,我就是来看看他。”

  杜玉琦只能硬着头皮解释,她知道自己这个表妹恐怕不会轻易相信。

  “行了,姐,我不关心你们俩的事儿,我只是想问问他是干啥的。”刘阳子没有过多纠缠,“听你口音不是咱们齐鲁人,我姐说你刚来泉城工作,干啥的?”

  “嘿嘿,就打打杂,帮人联系联系,搞外联的,混口饭吃。”陆为民半真半假,遇上杜玉琦这样一个奇葩表妹,他也只能这样了。

  刘阳子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这么大年龄了,还在混饭吃?没想找个正经工作干干?”

  在刘阳子心目中,刘为民多半也就是那种到处应聘混饭吃的油子,表姐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可能也就是同情心发作,觉得是老同学来齐鲁发展了,要帮一把,看看什么能帮得上的。

  “找了,我觉得现在我这工作还行,比较清闲,……”陆为民话音未落已经被刘阳子粗暴的打断:“清闲能当饭吃?清闲也就意味着你这个人存在价值很低,人家可要可不要你,你这么打一把年龄了,难道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杜玉琦被自己表妹毫无因由的话给弄得尴尬无比,赶紧止住表妹的话头:“阳子!别无理取闹了,他真的和我只是普通大学同学,你这是怎么了?”

  “真的?!”刘阳子见自己表姐有些怒了,这才有点儿疑惑的看了一眼陆为民:“纯粹同学关系,姐,我说你回泉城就专门来看他?”

  “我说了,他刚到泉城来工作,我就是顺带来看看他,你怎么就胡乱猜疑起来,……”被自己表妹都快给气糊涂了,虽然知道自己表妹就这个性格,但也无可奈何。

  *************************************************************************************************************************************************************************************************************

  “老梁,怎么了,你们家阳子呢?”坐在围成一圈的沙发里的几个人见只有男子一个人,有些奇怪的问道。

  “别提了,她碰上了亲戚,要去打个招呼。”梁天云没好气的道:“喏,那不是,说是她表姐,一两年不见了。”

  “哦,那也难怪了。”一个眼睛男子点头,看了一眼那边,隔着不远不近,能看清楚是一男两女,一个是阳子,另外一男一女自然就是阳子表姐和同行者了,“阳子的表姐和表姐夫?”

  “什么表姐夫,阳子的表姐原来在蓝岛市委宣传部工作,听说本来干得挺不错,好像是个副处长了,老公也挺不错,好像是哪个区县的领导了,没想到前两年这女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闹起了离婚,辞职,要到沪上去发展,结果就走了,据说和家里闹崩了。”

  三家人都是多年的老关系,知根知底的老朋友,梁天云倒是没怎么忌讳啥,有啥说啥,瞥了一眼那边,“谁知道那男的是干啥的,兴许是阳子表姐新找的吧。”

  “哦?”三个男的都是在体制内混的,听得梁天云这么一说,都有些好奇,一个女人混到蓝岛市委宣传部处长一级,另外男人还在当区县一级领导了,那这两口子也真不简单了,离婚也就罢了,还辞职,这就有点儿牛了,“看不出阳子的表姐还有点儿不一样啊,这么有个性。”

  “这也叫个性?后悔药也没得卖,打落牙齿和血吞了,还能怎么着?”梁天云轻蔑的道:“回趟老家都得偷偷摸摸,怕被熟人遇上尴尬,阳子也是傻不愣登,没准儿她表姐根本就不想见这些熟人亲戚,她还非得要去折腾,这不是故意寒碜人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