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七节 匪夷所思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七节 匪夷所思

  “没你说得那么夸张,好歹也是亲戚,见见面叙叙亲情也很正常。”眼睛男子摇头,笑着打趣:“你啊,肯定又是受了你们家阳子的闲气,在咱们这里来发泄了。”

  眼睛男子的话逗得旁边两个女子都笑了起来,弄得梁天云有些脸发热,瞪着眼睛男子,“老苟,少在那里胡咧咧,我啥时候怕过我家阳子了?”

  几家人都是十多年的老交情了,知根知底,各家人啥情况,脾气性格,在家里的地位,大家都心照不宣,自己家阳子的确有些强势,不过阳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梁天云倒是不觉得这样有啥不妥。

  “咦,袁哥呢?”梁天云有些看了一下周围,有些奇怪的问道:“真的喝多了?”

  “嗯,谁让你们非得要他白酒啤酒混着喝,他本来就不行,说心里不舒服,到外边去敞一敞。”一个有些贵气的女人有些不悦的道:“老梁,以后再这样灌我们家老袁,我可不依了,你们知道的,他本来在外边儿应酬就多,前两年身体都快被喝垮了,嘌呤高得吓人,我都怕他痛风了,都基本上把酒戒了,也不吃海鲜了,咱们几家人在一起聚一聚,就宽松些,何必非得要弄得这么火爆?”

  “行,行,今儿个我看袁哥心情不错,就多喝了几杯,没事儿。”梁天云笑着道:“嫂子,下次一定注意。”

  “我去看看。这死鬼,说出去敞敞风,就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女子站起身来。拎着坤包,走了出去。

  门厅外是一排花圃,路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这个时候天尚未黑下来,光线也很好,女人走出厅门,有些纳闷儿。自己男人跑哪里去了,不是说就在门口散散酒气么?

  目光四处逡巡。发现自己男人居然就站在花圃里,鬼头鬼脑的倚着路灯杆在向里边看着什么,女人没来由就是一阵着恼,你好歹也是一个领导干部了。怎么行动这么鬼祟,被别人看见了,还以为你是个贼呢。

  女人气冲冲的走过去,压低声音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不进去坐着,在这里看啥西洋镜呢?”

  袁文焕站在路灯杆下边,丝毫没有意识掉自己这么干有**份,他的确是被对面落地玻璃窗下的情景给吸引住了。

  梁天云请客,本来多喝了几杯,有点儿酒意。说出来在门口敞敞风,散散酒劲儿,没想到无意间看到一男一女。女的也就罢了,的确很有风范气质,但鲁师东路这边儿本来就是美女云集之地,很正常,但那个男人他却总有点儿眼熟,但又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应该没见过才对。

  他一直对自己的眼力劲儿和记忆力很自傲,但却始终想不起这个男人是谁。但是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应该是个有些身份的重要人物才对。

  就在他一边观察,一边琢磨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刘阳子也出现了,似乎还和那个女的很熟悉,拉着手说笑,然后气氛似乎有些变化,刘阳子对那个男的不假辞色,那男人似乎态度倒是挺谦恭,刘阳子横眉冷对,那男人也只是笑着点头,没说啥,这就更让袁文焕感到有些蹊跷了。

  梁天云媳妇儿刘阳子是个啥性格,袁文焕当然知道,两家人认识十多年了,自己老婆和梁天云媳妇儿还是中学同学,闺蜜,自己和梁天云也是多年老朋友,所以两家人关系很铁,怎么刘阳子态度恶劣,自己觉得应该是个大人物的男人却显得有点儿底气不足似的呢?

  他真是有些搞不懂了。

  “那是阳子吧?”没理睬老婆的聒噪,袁文焕径直问道,他还在苦苦思索回忆那个男人是谁,他总觉得是见过一面的。

  “不是阳子还能是谁?你在这里看个啥?”老婆有些不耐烦了,“要看进去看,看上美女了?那是阳子的表姐,这么心痒痒,要不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去去去,啊,你说那是阳子的表姐,那个男人呢?”袁文焕来了精神。

  “那我怎么知道?”老婆这才意识到自己丈夫是对那个男人感兴趣,“谁知道是干啥的,也许是阳子表姐的朋友,也许是她表姐的对象呢?”

  “对象?”袁文焕莫名其妙。

  “阳子的表姐是离了婚的,一直单身,没准儿人家是在找对象呢。”老婆解释道:“行了,进去了,你这鬼鬼祟祟的站在这里,别被人家巡逻的警察看见了,以为你是贼呢。”

  袁文焕这才意识到自己站在这里还真有点儿岔眼,赶紧跟老婆一块儿进去了,不过一边走还在一边琢磨,这人总觉得有点儿眼熟,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袁文焕和老婆会到咖啡馆里时,正好刘阳子也过来了,正在和梁天云闹嘴,刘阳子让梁天云过去见一见表姐,可梁天云却不想过去,加上刚才被老苟打趣有些抹不开面子,酒壮怂人胆,也就硬着头皮以不打扰人家私人生活为由不去,惹恼了刘阳子,也幸好还有老苟一家人在,所以没闹起来,但是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行了,老梁,人家刘阳子的表姐,也是你的表姐,几年不见,你不去,像话么?”袁文焕劝道:“阳子,那个男的是谁啊?”

  “我表姐说是她大学同学,外省佬,刚到泉城来工作。”刘阳子也不在意,“谁知道是不是想追我姐,还是真的是表姐同学。”

  “哦?在哪儿干事儿啊?”袁文焕随口问道。

  “谁知道,也没说清楚,那家伙叫啥来着,姓陆,陆啥民来着,没听清楚,一口外省口音,普通话极不标准。”刘阳子信口道,她大学是学中文的,普通话很标准。

  陆啥民?外省佬?刚到泉城工作?有如一抹闪电撕破袁文焕的脑际,让袁文焕如有神助般的突然想起晚间吃饭时看电视齐鲁新闻时看到的一个画面。

  省委副书记韩三童和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陆为民出席几位民营企业家的资助贫困学生座谈活动,电视画面里陆为民的面容有个特写,因为和自己的工作相关,他还专门看了看,觉得这位新来的省委常委/统战部长怎么这么年轻,看起来好像四十岁不到,还在嘀咕这人太牛了,不是这个男人还能是谁?

  一下子联系起来,袁文焕几乎要叫出声来,刚来泉城工作,外省佬,陆啥民,不是这个陆为民还能是谁?绝对没错!

  袁文焕强压住内心的兴奋,作为泉城历山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区工商联党组书记,袁文焕好歹也是副处级干部了,这点敏感性还是有的。

  据说下个星期新任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陆为民要来泉城调研统战工作,泉城市委统战部选的其中一个点就是历山区,为此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兼统战部长向文东昨天还专门下来到区里,区委刘书记亲自陪同,一起看了两个点,足见市里区里都对此很重视。

  “阳子,你说那男的是不是叫陆为民?”一般人也许没有注意省里统战部长易人了,原来由省政协一位副主席兼任统战部长,已经卸任,而由从昌江省新调来的一位省委常委出任省委统战部长,但是作为搞统战工作的袁文焕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情况,此时的他几乎要难以压抑内心的兴奋。

  “嗯,好像是吧?对,是叫陆为民。”刘阳子有些惊讶,看了一眼袁文焕,“袁哥,你认识?”

  “嘿嘿,我认识他,可人家肯定不认识我这种小人物。”袁文焕下意识的搓了搓手,“他是不是昌江来的?”

  “这我不知道,反正外省口音。”刘阳子一下子醒悟过来,“袁哥,你啥意思啊,你这种小人物他不认识?我不明白。”

  眼睛男子也有些疑惑的看着袁文焕,“老袁,啥意思啊,这人啥来头?”

  梁天云也不解的看着袁文焕。

  袁文焕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老梁,阳子,你们肯定不认识,可我肯定认识,他可是咱们省里统战这条线的一号人物啊。”

  看见其他人还是有些不明白,袁文焕叹了一口气:“刚才我们不是还在包间里吃饭时看电视么,我不是在说我们省里统战部的一把手易人了,换了一个新来的年轻人么?而且还是省委常委,就是这个陆为民!”

  “不可能!”梁天云和刘阳子异口同声的道:“绝对不可能!”

  眼睛男子也忍不住扶了扶眼镜,“老袁,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呃,同名同姓的也多了去,我知道省里边新来了一个省委常委当了你们统战部的一把手,但省委常委会到这咖啡馆里来喝咖啡?呃,这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三家人都算是体制内的,眼镜男子更是政府办的,自然对体制内的东西十分清楚,省委常委怎么可能到咖啡馆里来坐着喝咖啡,这好像太不可思议了。

  啥也不说,继续码字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