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节 搭线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节 搭线

  “玉琦,你面前我也就不说什么客套话了,你说你那位闺蜜也是副处级干部?”陆为民见杜玉琦点头,“是在一个区上的组织部担任常务副部长?想调到泉城我可没那么大能耐,泉城也是副省级城市,和省里边相对独立,我初来乍到,和泉城市委市府那边交道也不多,所以这事儿办不了,当然,如果她愿意调到省委统战部,我想等一段时间之后,也许有机会。”

  听到陆为民前面一段话,杜玉琦心里都有些吊了起来,峰回路转,陆为民最后却说可以调到省委统战部,杜玉琦才意识到陆为民这是故意耍自己,嗔怪地瞪了陆为民一眼,“调省里她当然求之不得,不过对你有没有影响?”

  “影响也谈不上,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岗位,副处级干部在省委里边基本上就算是普通干部了,不过也需要等一等,我想不急在这三五个月吧?”陆为民考虑的是自己用半年来熟悉工作,“要不,也可以考虑调到省总工会。”

  “省总工会?”杜玉琦惊讶的问道。

  “嗯,估计我还得马上兼任省总工会主席,本来以为统战部是个清闲活儿,是组织考虑我在昌江太辛苦的一个奖励休息,没想到省委却没有让我清闲的意思,省委高书记要我考虑总工会的工作,今天下午韩书记也和我谈了,基本上是确定下来了。”陆为民显得很无奈。有点儿自我解嘲:“我担心下一步省里会不会考虑让我兼任团省委书记或者妇联主席呢,工青团妇嘛,一条线。没准儿领导觉得我一个人都能胜任呢。

  统战和工会工作都是他从未接触过的,说实话,在很多人眼里这都属于冷门,但是冷门工作也得有人干,而且你还得干好才行。

  统战不说了,这条战线随着民营经济的迅速崛起,加上港澳台侨事务的影响力日益增长。*作为执政党如何进一步让自己的执政地位适应新形势,这也有很多路子要探索。工会同样如此,如何摆脱工会原有模式,适应新形势下的工人群体工作,这也是一个极为棘手且十分紧迫的问题。丢给自己,也许就是高立文对自己的考验。

  杜玉琦心中也是在暗叹,看来陆为民到齐鲁并非是投闲置散。

  很多人以为陆为民在昌江干得风风火火,本来有希望接任昌州市委书记,结果却被一脚踹到了齐鲁当个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看起来这就是被冷落了,哪怕齐鲁再好,可你当统战部长,这又有多大意思?但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

  外行看热闹。内行才看门道,陆为民初来乍到,刚担任统战部长。现在有可能要把总工会工作交给陆为民,这显然不是冷落,而是真正另有重用。

  杜玉琦也知道陆为民是在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里出来的,照理说像有这个经历的,一般说来都是要提拔重用的,到齐鲁担任省委常委算是平调。但下一步工作是关键,陆为民从未接触过统战/工会这方面的工作。调到齐鲁之后却先担任统战部长,马上又要让他兼任总工会主席,这绝对是中央有用意的,多方面接触各类工作,这其实也是一种锻炼,尤其是像陆为民这样的年轻干部,接触更多,更有利于他的成长。

  “哪里都行,我知道这肯定要时间,你心里记着这事儿就行,你才来,也别太急,得花时间好好熟悉,站稳脚跟。”杜玉琦也还是很关心陆为民在齐鲁的发展,好歹也是自己家乡,能够有这样一个同学在家乡工作,也是好事。

  “谢谢关心了,我知道怎么做,还是说说你在华民的工作情况吧,我听我姐说你太敬业了,成天飞来飞去,有些工作就交给下边具体经办人去跑就行了,别太不顾惜自己身体了。”陆为民转过话题。

  “没那么夸张,只是有些工作还得要我自己盯着才行,你知道的,越是落后的地区,就越是复杂,尤其是这么多资金流动,难免就有些人想要伸手,我怕出状况,就辜负了你们的期望了。”

  杜玉琦的话让陆为民有些压力,“玉琦,别那么说,工作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谁也不敢保证就不出一点差错纰漏,这也不公平。”

  “我自己的工作自己心里有数,对了,沪上的风波动静很大,对华民应该没啥影响吧?”杜玉琦对这事儿也很关注。

  “有影响,但很小,华民干什么都有底线,不会去做超越底线的事情,这一点你尽管放心。”陆为民点头。

  沪上风暴越刮越猛,牵扯人员也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涉及到的企业也越来越多,世纪风华地产业接受了调查,但是有了思想准备的世纪风华把一切账目资料都拿出来,很主动配合,所以并未受到太多刁难,本身也的确没太大关联,就是纯粹的商业往来,只是运气不好被沾上了罢了。

  “那就太好了,说实话我可深怕华民被卷进去了,好不容易找个好东家,可不愿意因此而失业呢。”杜玉琦俏皮的道。

  “尽管放心吧,华民是我盯着成长起来的,你说这么大个企业要求发展,犯错误不可避免,但是犯原则性的错误绝不会,这点我还是可以打包票的。”陆为民颇为自信。

  *************************************************************************************************************************************************************************************************************

  陆为民还真没想到袁文焕动作来得这么快。

  第三天,郭仕德就到他办公室来询问,说泉城市委统战部方面希望就陆为民的调研目标和时间进行一次具体磋商。

  泉城市委方面非常重视这次调研,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兼统战部长向文东亲自安排部署调研选点和内容,初步确定了大槐/历山/云桥和平北几个区县,要调研几个民营企业党组织和几个民主党派县党支部,以及到两个区县工商联进行座谈。

  “老郭,这事儿你们研究一下,淳安部长和你多操些心,你知道我对齐鲁情况一点儿也不了解,只能根据你们给我画的线来走,我只有一个原则,既要看典型的,也要看最常见,既要了解成绩,更要发现问题,其他我就不多说了,全权委托给淳安部长和你了。”

  郭仕德听得头疼,这位新来得的陆部长和前任简直是走向了一个极端,原来那位啥事儿都要抓,芝麻大的权力都得要攥在手上,这位可倒好,来之后,彻底撒手,啥都不管,上任开会第一条就把财务签字权丢给了常务副部长辛淳安。

  就这一招就把辛淳安给“招抚”了。

  辛淳安在统战部里干了几十年,从副部长到常务副部长,光是常务副部长就经历了两任部长,陆为民是第三任,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洒脱的一把手。

  “陆部,说实话,泉城这些区县的情况,我们也大略知晓一些,关键是您得给我们明确一下,哪些方面您认为是下一步的重点加强方向,我们也好有个侧重倾向啊,要不我们考察方案也不好做啊。”

  “老郭,你就别在这里探我的底了,我说了,统战工作我是新兵,啥都听你们的,没倾向性,现在我就是从头学起,我刚才说的也就算是定个调了。”陆为民笑着的道。

  郭仕德见试探不出啥来,沉吟了一下:“那行,陆部,我就去和辛部再商量一下,不过泉城方面提的方案大了一些,我们觉得去两个区县足够了,时间也没有那么多,市里提了四个备选区县,您看……”

  “市里有倾向性么?”陆为民也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没明说,但我感觉还是倾向于大槐区和平北县。”郭仕德坦然道:“大槐统战工作一直是省里先进,平北呢,也比较有特点,……”

  “老郭,都看先进的,有特色的,那就失去了普遍性的意义了,我是要来了解情况,不能老看原来的老典型吧?”陆为民把身体靠在椅背上:“我觉得你们琢磨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两年表现突出一些的,有新意的,有能拿得出来的经验值得总结的,这些可以重点考虑,当然这也是我这个外行一家之言,你和淳安在好好斟酌斟酌吧。”

  郭仕德心领神会,应道:“我明白了。”

  一出门,郭仕德就给历山区委副书记蒋登峰打电话:“老蒋,看样子还真有戏,陆部没明说,但是明显对大槐没太大兴趣,至于你们和云桥谁能被列为点,还不好说,喂,你小子是怎么搭上线的?”

  啥也不说,继续求1000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