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八节 巧遇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八节 巧遇

  工作依然按部就班,不过陆为民也渐渐干出点儿味道来了。

  基本上陆为民是一天统战部,一天总工会,或者就是连续两三天在统战部,在两三天到工会那边,当然遇上急一些的事情,总工会办公室的就到统战部这边来,或者统战部办公室的就到总工会那边去找陆为民。

  这种情形下,陆为民仍然没有秘书,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总工会那边还以为陆为民是对统战部这边选的秘书不太满意,所以提出干脆在工会这边物设一个秘书,但是陆为民还是没有答应。

  有秘书的日子已经很多年了,虽然从顾子铭到吕文秀都还算用得顺手,但是有个秘书一样也有不方便之处,而现在本身工作也不算多,自由自在,从心理上就放松许多,所以陆为民真心不想考虑秘书问题,虽然他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

  进入十一月泉城的天气就凉了下来,到了中旬,平均温度基本上都是10°以下了,到了夜间气温更低,这让陆为民也有些不太适应,在宋州平均气温都还在15°以上,而这里起码比宋州低了七八度,这种干燥凉爽的天气白天很舒服,但是晚上就让人感到有些凉意。

  进入下旬之后,到半夜最冷的时候,气温经常降到零度以下,这在宋州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把统战部那边的工作基本理上道之后。陆为民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工会这边,高立文对陆为民提出的那个工会工作要适应新形势拿出新举措的意见很欣赏,陆为民自然也就不敢怠慢。所以也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这个调研上去了。

  苏燕青带着孩子过来了。

  陆为民也带着娘儿两一起去逛了逛泉城。

  泉城深秋,景致怡人,而且白天里气温也是不冷不热,几大泉群,也是让人流连忘返,连苏燕青都有些喜欢上这里了。

  起码泉城的空气质量要比京城好得多,有这么多泉水泉眼之润。泉城原本有些冷峻粗犷的风格也一下子变得细腻柔和了许多。

  “你长胖了。”

  苏燕青一句话让陆为民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颌。然后勒了勒自己的腰部,叹了一口气,“能吃能喝能睡,能不长胖么?虽然也假模假样的忙乎着。但是心理上的压力轻了许多,我估计就是这些因素让我胃口都变得好了不少,鲁菜是四大菜系之一,来这几个月也尝了不少,上次曹朗来,我请他去吃了一顿,他也说在这么呆下去,我就只能是横向发展了,今天你这么一说。我得注意饮食,加紧锻炼了。”

  “也别太在意,你现在身材还算是保持得可以。只要你能坚持每天有一定运动量,胃口好也就不是坏事儿。”苏燕青倒是不太在意,一边牵着满脸好奇四处张望的女儿,一边道:“当然,锻炼一定要保持,这是保持健康和精力充沛的根本。”

  “嗯。那是,这种生活持续三五年。如果不保持锻炼,我估计我体重就得要超过一百公斤了。”陆为民活动了一下身体,扩了扩胸,“我现在70公斤,标准身材,刚做了体检,各方面指标都正常,我还希望自己稍微偏瘦一些更好,可嘴巴却管不住。”

  “你是说你会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呆上三五年?”苏燕青很关心丈夫的事业,“你们省委主要领导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还行吧,统战工作还没理顺,工会工作又扔了过来,立文书记还是比较认可的,我自我感觉还算良好。”陆为民耸耸肩,“我也不是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性质,总的来说还是务虚多一些,当然这也是一种体验和打磨,毕竟我已经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也算是自我能力的一种提升吧,现在我不敢说自己就是这两门工作的专家内行,但是一般的事儿你就糊弄不了我了。”

  苏燕青笑了起来,“你有这种认识就好,我就怕你干得觉得憋气。”

  “没那么夸张,开始是有点儿不适应,但是这毕竟也是要有人干的工作,之前我一直在基层干,没接触过太多其它工作,像统战和工会都是越到上边越重要的工作,中央和省委肯定也有考虑。”陆为民随手把地上一块果核拾起扔进旁边的垃圾箱,然后走带公厕边洗手池洗了个手,再回来,“总之,不管我感觉怎么样,也得要学会适应,不可能样样都遂我愿吧?”

  几个月不见,窈窕又长了不少,赖在陆为民身上一会儿之后,又吵嚷着要下来,陆为民把她放下来,她就自顾自的跑着往前,陆为民和苏燕青只能加快脚步跟上。

  丫头大了,也不喜欢爸妈老是把自己牵着拉着,哪怕是在陌生的地方,也不怕。

  大名湖景色宜人,由无数泉水汇聚而成的湖面澄澈晶莹,湖畔曲桥流水,幽径回廊,湖边假山上的浩气亭可以将整个湖面一览无余,而紧邻的白佛山倒映在湖面上更是平添了几分秋韵。

  窈窕也是好几个月没见着爸爸了,而像这样自由自在的跟着爸爸妈妈出来游玩更是难得,所以格外开心,一路咯咯笑着乱跑,弄得陆为民和苏燕青也只能一边招呼一边小跑,紧追不舍。

  这周末假日公园里人流如织,稍不留意,就得要弄丢,虽然不至于被人贩子给拐跑,但是当父母哪能放得下心?

  *************************************************************************************************************************************************************************************************************

  向文东也没有想到会在公园里遇上陆为民这一家人。

  在他想来陆为民是不太可能出现在这种场合下的,牵着的孩子那么小,是他的?好像是,听说他结婚很晚,孩子也很小,但似乎都在京里,没想到还来泉城探亲了。

  听见丈夫“咦”了一声,挽着向文东的女人随口问了问,向文东解释了几句,向文东身旁的女人有些惊讶的看了丈夫一眼,“你说这两口子?这孩子才多大?二婚?”

  “少瞎说,好像结婚比较晚吧,听说他们两口子都是三十多岁才结婚,带孩子也没几年,很正常嘛。”向文东看着廊桥上的一家人欢歌笑语的过来,摇摇头。

  “晚婚也不至于这么晚吧?这么年轻就当省委常委,简直不可想象。”女人英气很重,双手插在裤包里,“看样子也是个人物。”

  “不是人物能四十岁不到就跨进副部级?”向文东淡淡地笑道:“韩书记和江书记都对他印象很好,高书记对他更是看重,才来几个月,就能如鱼得水,你说能不是人物么?”

  “你不是说他是以高经济工作得到上边赏识的么?怎么来齐鲁却当统战部长?”女人大概也是经常听到自己丈夫提起这个比丈夫还要小好几岁的男人,也有些好奇。

  “中*央的考量肯定和地方上不一样,他是才参加了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学习的精英,去年那一期据我所知基本上没有地方干部,都是国家部委和国企的,可人家愣是就被点名进去了,说明中*组部对他也是有安排的,至于怎么安排,咱们下边就猜不透了。”向文东笑了笑,“总的来说这位陆部长给人感觉很不错,我和他接触了这么几回,还算投缘吧。”

  “投缘?”女人有些回味般的咀嚼着这个词儿,“看样子你们关系不错?”

  “嗯,怎么说呢,接触了这么几回,也在一起研究过几次工作,觉得他对我印象不错,我也觉得他是个可以一交的人,当然这还只是比较浅的层面,再深,一来没有更多机会,二来这个层次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建立起多么密切的关系,现在只能说是相互都比较欣赏认可吧,这是我的感觉。”向文东想了半天,才用了一个比较含糊的描述来形容。

  女人点了点头,能得丈夫这么评价的,也不容易了,丈夫性格她还是比较了解的,外圆内方,虽然表面上和谁都能融洽相处,但是骨子里却还是有些傲气的,对不对味的人,可以共事,但要想得到他的认同就不可能,哪怕你是他的领导。

  “人家一家人过来了,你是打算回避呢,还是去打个招呼?”女人见对方一家人一路走,一路秀着恩爱过来,问道。

  “回避什么?”向文东摇摇头,“打个招呼说几句,天气这么好,人家一家人来游园也正常,我们不也一样么?”

  啥也不说,求100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