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一节 事发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一节 事发

  陆为民也没想到大通地产一案的震荡效应会如此之大,当他回到泉城的第三天,就已经有消息传出来大通地产几位股东和董事都被调查,而大通地产在泉城和蓝岛的项目也都遭到了调查。

  不过想想也是,大通地产涉及到京城一位副部级领导,中*纪委介入,其力度肯定与地方纪委调查不一样,连副部级京官都能拿下,遑论你地方上这些干部,顺藤摸瓜也就成了必然的事情。

  大通地产在齐鲁涉及到的城市有泉城和蓝岛,但是泉城项目是和本省一家省属国有房企合作,其中省属国企占据主导地位,估计问题不大,但是蓝岛那边就不太好说。

  蓝岛的房价一直就比泉城高不少,这种局面从2000年以来就是如此,而且2003年以后,这种差距还越来越大,这既和蓝岛经济发展状况快于泉城有关,也与蓝岛本身就是一座颇具盛名的旅游城市有关,同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蓝岛市委市府出台的一些政策也支撑了蓝岛的高房价,甚至有意要让蓝岛房价维系在较高水准。

  拿蓝岛市委主要领导的话来说,蓝岛的gdp在全国主要城市虽然只能算是2线城市,但是房价却应当是1.5线,因为蓝岛有得天独厚的气候和海洋以及旅游资源,除了京沪深穗外,蓝岛理所当然的应当与杭州/金陵这一类城市价格相当。甚至更高一些,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蓝岛的城市地位,也使得市民们的房产保持增值。

  但是这一番言辞也引起了轩然大波。受到了蓝岛市民们的抨击,他们最尖锐的攻讦就是蓝岛虽然在城市形象上不错,gdp似乎也还能入人眼,但是却在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人均纯收入这两项指标大大低于想杭州/宁波这些城市,甚至比苏州/金陵这些城市也差不少,也就是说同样为城市居民,蓝岛老百姓要买同样面积的一套房。也许就需要比其他同类城市多辛苦工作几年。

  大通地产的风暴在齐鲁也引起了一些震荡,但是从表面上还看不出什么。但是曹朗却在电话里向陆为民透露,大通地产可能会牵扯到蓝岛的一些干部,但是具体到哪个层面,现在还说不清楚。

  陆为民也懒得多问。该来的始终要来,该过去的也是始终要过去,房地产本身就一个充满了权钱交易的行业,最容易滋生*,稍不留意就陷进去的情况很多,任何人栽进去都不足为奇。

  元旦一晃而过,但是那份调研报告始终还没有成型,这里边既有蓝岛那边的延误,也有一些其他问题。像涉及到一些关于劳资纠纷上的定性问题,省总工会和省委政研室两边都还有一些不同意见,还需要坐下来继续商讨。

  陆为民觉得可以在形成了一些共识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探讨,越是这种富有争议的东西,也越是说明有价值意义,尤其是对日后出现类似的情况,怎么来定性,怎么来处理。本着什么样的原则和底线,这都需要细细斟酌。

  *************************************************************************************************************************************************************************************************************

  “高书记那里还有客人?”陆为民有些讶异。他已经来了第二趟了,一个小时之前他来,秘书说高书记有客人,他只能回去,着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又来,还在会客,而且看这个架势,好像还就是一拨客人。

  秘书看了一眼,低声道:“嗯,还有客人,一直没走。”

  “哪里的?”陆为民也没有多想,随口问道。

  秘书摇摇头,却没有回答。

  陆为民也懒得多问,转身就走。

  会到自己办公室,陆为民又看了小半个小时书,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六点钟了,这才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出门。

  刚走到门口,接到电话,是省委秘书长贺子达的电话:“为民,七点钟,常委会议室,紧急会。”

  “紧急会?什么事啊,晚上开紧急会?”陆为民有些奇怪,高立文不喜欢夜会,一般都要求常委会在工作时间开,而且力求精简,紧急会的情况更少,这也很合陆为民的胃口,没事儿动辄占用大家私人时间开会,本来不科学,也容易打乱人家的工作生活安排,不可取。

  贺子达那边似乎滞了一滞,好像在考虑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陆为民更觉讶异,“怎么,秘书长,还要保密么?”

  “嗯,为民,一言难尽,开会时候就知道了。”

  贺子达最终还是没有回答陆为民的问题,不过这已经让陆为民意识到恐怕是有什么大事了。

  能有什么大事?陆为民也想不出来。

  莫非是大通地产的事情牵扯到了谁?不像啊,上个月还炒得比较厉害,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似乎也就慢慢淡了下去。

  也有消息称,大通地产虽然在京城出了问题,但是齐鲁这边还是比较守规矩的,就算是有些问题,都是细节程序上的问题,可以弥补,好像省国土资源厅那边也在积极协调。

  想不明白,陆为民也就懒得多想,反正天大的事情也和他无关,他才来齐鲁多长时间?三个多月而已,而且接手的工作也算是清水衙门,现在的他也就是一个带着耳朵的常委,老老实实听就行了。

  在外边对付了一顿,陆为民这才悠哉游哉的走回省委大院,还不到六点五十,但是陆为民已经看到几辆常委们的车已经到了。

  上电梯,正巧碰上了提着包疾步而来的韩三童,脸色阴郁,眉头深锁,看见陆为民不慌不忙的样子,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一些,“为民,你倒是挺悠闲自在啊。”

  “嘿嘿,韩书记,领导们太忙,我就偷点儿懒啊。”陆为民也不在意,“韩书记,啥会啊,还得晚上开?我孤家寡人,晚上没事儿无所谓,可把你们也通知来,不是太耽搁人了么?明天上午开会不行么?”

  电梯门开了,两人进了电梯,韩三童这才看了一眼陆为民,“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陆为民莫名其妙,“六点钟接到电话,正准备出门呢,所以我也就在门外吃了点儿东西慢慢回来。”

  韩三童摇摇头,面无表情,语气低沉,“今天上午中纪委来人,下午就把陈式芳带走了,应该是双*规了。”

  如炸雷一般,炸得陆为民一愣一愣。

  饶是陆为民有些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大一桩事儿,陈式芳被双规了?今天下午?不是玩笑?

  当然不是玩笑,韩三童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走进常委会议室时,已经有几名常委在了,没有以往那种云淡风轻笑语满堂的气氛了。

  常务副省长徐柯和政法委书记于文隽在窗户前抽烟,两人都目注前方窗外,但都没有说话;宣传部长车离负手站在另外一扇窗前也同样在俯瞰窗外,不过窗户没开;省委秘书长贺子达独自站在一隅,正在接听电话,脸色严肃,只是点头嗯嗯,却没有其他话语;组织部长秦汉中坐在自己座位上,微微仰靠着,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

  就凭这副清醒,陆为民就知道在座的估计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已经知道了事情,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有哪些是在踏进这个会议室之前就知道了,还是在进入会议室之后才知道?

  不过大家都很理性的保持着沉静,没有谁像以往会前那样还要开开玩笑,聊聊事儿。

  陆为民也很知趣的直奔自己座位,把包放下,笔记本摆好,这才拿着杯子泡茶。

  泡好茶后,对面的车离也入座,和他遥遥相对,两个人也只是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江大川是和冯云坤前后脚进来的,这两位进来也是一声不吭,似乎大家都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一般。

  江大川接过徐柯丢过来的烟,也只是点点头,走到窗户边上,自己打燃火,深深吸了一口,一只手叉腰,一只手夹着烟,一口接一口抽着。

  常委里边老烟枪不少,像江大川/徐柯和于文隽烟瘾都不小,而省军区政委蒋志和也是老烟枪,不过今天似乎没到。

  冯云坤进来之后,主动走到了韩三童旁边,小声道:“高书记和梁省长还要几分钟。”

  韩三童点点头,转过头,“老贺,老蒋请假了?”

  “嗯,蒋政委在蓝岛,赶不回来了,他给高书记也请了假。”贺子达回答道。

  除了两位主要领导,以及省军区政委蒋志和外,其他常委都已经到了,当然还有一位是已经永远无法到会的。

  继续码字,求每一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