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七节 我来了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七节 我来了

  梁瓒煦的心胸还是让高立文十分欣赏的,这也是他们两位搭档几年中虽然在一些问题上会经常有分歧,但是两个人都能很好的把握掌控其中的度,使之不至于失控影响到全省的工作。

  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在蓝岛市委书记人选问题上,梁瓒煦和自己一样,是没有多少私心的,只不过梁瓒煦对车离更有信心,而自己更看好陆为民。

  如果不是韩三童态度明朗的支持陆为民,高立文也拿不准自己会不会力挺陆为民,毕竟陆为民的资历实在太浅,而且对齐鲁这边的情况太陌生,要把蓝岛这么大一个摊子交给他的确需要承担一些风险,但是韩三童的态度坚定了高立文的信心。

  让高立文感到惊讶的是江大川也同样支持陆为民,虽然不太清楚江大川为什么站在陆为民这边,但是起码说明陆为民并非像外界看到的那样孤立无助,也许人畜无害的表面却藏着不为人知的本事和人脉。

  在高立文看来,这是好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要扛起蓝岛这副重担,高明的政治手腕和娴熟的政治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

  高立文没有小看过陆为民在这方面的能耐,能在这个年龄打拼到省委常委这个位置上,如果认为陆为民只是靠苦干就能达到,未免太小瞧昌江无人了,只是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赢得韩三童和江大川这两位副书记的认可和支持。这就真的有些不简单了。

  “嗯,老梁,你这个意见很中肯。陆为民如果担任蓝岛市委书记,他的劣势和优势也一样明显,不熟悉情况,尤其是在干部这一块上的还有一个适应过程,省里边必须要给予他足够的信任和支持,否则他很难在短期内打开局面。”高立文也赞同梁瓒煦的意见,“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陆为民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也明白他自己该怎么做。”

  “等他来了之后。我还得要听听他下一步工作的想法,陈式芳丢下的这个就算不是一个烂摊子,但是也绝对说不上是个多好的局面,或许经济局面还不是最麻烦的。我担心的这一桩事情对蓝岛干部的精气神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才是最棘手的,精气神一旦散了,要想重新凝聚起来就真的不容易,这比招商引资弄来一两个大项目要难得多。”

  梁瓒煦的话说到了点子上。

  市委书记的落马无疑会对整个蓝岛班子带来一轮冲击,而且中纪委现在也没有排除蓝岛市委市府班子里还有没有人卷进去,还有多少人卷进去。

  只要一天不结案,那么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始终选在头顶,一不留神就落下来。所以这种情况下,对整个班子的精气神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都有可能变得走一步看一步。动一下等一下,这恰恰是蓝岛最耗不起的。

  “待会儿等为民来了,是得要和他好好谈一谈,听一听他有什么好的想法意见。”高立文笑了笑,“老梁,不要小看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很多思维观点往往比我们更灵活开通,有些我们想不到的。他们却能想到,我们觉得不切实际的,他们去能够身体力行,实现目的,有时候我们还真要服老。”

  梁瓒煦也笑了起来,高立文和他都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和陆为民以及车离这些人相比,他们都要大一轮,像高立文已经五十六了,而他也是马上五十五的人了,而车离才四十六,而陆为民更只有三十九不到,让你不得不感慨这个年龄层次的差距决定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

  陆为民踏进高立文办公室时,已经两次深呼吸来平复自己澎湃的心绪了。

  要说自己经历这种局面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可以说自己每一次的升迁似乎都和这种情形相似,但是陆为民明白这一次不一样。

  到丰州担任专员,那的确有些意外,但是陆为民仍然有预感;到宋州担任书记,也是心有准备,当时在昆湖和宋州的五五之数;而这一次到蓝岛,真的很意外。

  起码三个小时之前,他从未想过。

  一直到夏力行/花幼兰这些人陆陆续续打来电话,安德健来深入浅出的替自己剖析一番后,他才有些将信将疑,但内心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也许自己只是有可能要接任车离的宣传部长。

  不过当走到高立文办公室门口时,陆为民意识到这一次自己可能真的要登上一个前所未有的舞台了。

  或许宋州在经济数据上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但是陆为民却清楚,从这座城市的底蕴来说,宋州在共和国这个群星璀璨的舞台上还远谈不上有多么值得重视,可以说一旦这些显赫数据消失,宋州就会被立即打落凡尘,但是有些城市却不会,无论它的数据怎么样,历史文化和战略地位就决定了它永远都是共和国舞台上不可或缺的一个耀眼角色。

  四个直辖市就不说了,十五个副省级城市,其中包括更为夺目的五个计划单列市,当然也还有像苏州这样硬生生凭借自己多年奋斗撬开了高高在上那层门槛,然后一力降十会,凭着自身强大的硬实力以凌驾其上的姿态迫使这些城市承认其地位的城市。

  在这一类型中,无锡/东莞/佛山还有大庆和唐山,甚至也包括现在的宋州,也曾想以效仿苏州的形式来获得认可,但是都未获得成功,或者说尚未成功。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兴衰总有轮回,像大庆这种前几年也曾经闯入主要城市二十强的早已经被淘汰出局,而东莞/佛山/唐山这一类纯粹的制造业城市的地位在经历了中国特有的经济高峰期之后也会缓慢下滑,大浪淘沙,能够始终紧跟时代脉搏而前行,还是只有那么一些城市,其中做得最好的除了深圳,就是杭州。

  陆为民不清楚宋州今后能不能成为下一个苏州,但是他知道也许现在宋州还能够保持这种态势,但是2008年后,这种模式就会受到挑战,如果当政者不能与时俱进的在思路理念上进行自我革新,那么慢慢坠落也是不可避免的。

  包括这些副省级城市和计划单列市乃至直辖市也一样,如果在周而复始的兴衰周期内寻找属于自己的路径,在兴时发展更快,在衰时寻找新路径更快更早的跳出来,这就是考验当政者的政治智慧和发展眼光的时候了。

  在陆为民看来,蓝岛也已经一样面临这种局面了。

  高立文和梁瓒煦这个时候召见自己,显然是要做出一个抉择或者说决定了。

  或许他们已经有了决定,但是他们对自己的信心仍然不够足,他们需要自己的观点来佐证或者说服他们,让他们更有信心,更有底气,这个决定同样关乎他们的政治前途。

  作为一个省的主要领导,中央考察他们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是否能慧眼识才,是否能知人善任,尤其是对省委*书记来说,更为重要。

  选好人用好人,这是一级党组织最核心的任务之一。

  小田伸手给陆为民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示意,但是陆为民还是很礼貌的敲了敲门,这才推开门。

  “为民来了?”高立文温润的声音落入耳中,让陆为民心中没来由的压力一轻,也许这就是人格魅力,甚至不需要见面,只闻其声,就能达到效果。

  “立文书记,瓒煦省长,我来了。”陆为民走进办公室,和坐在沙发上两位领导打着招呼。

  “坐吧,恐怕扰了你的清梦吧?”高立文微笑着摆摆手,示意陆为民就在二人对面的沙发里入座。

  “嘿嘿,的确睡了,天气冷,早点上床,早上早点儿起床锻炼锻炼,一天精气神也更好。”陆为民点头笑道。

  “还是年轻人好啊,倒头就睡,我们这些老头子就不行了,上床也是白搭,还是得辗转半天才能入睡。”高立文瞟了一眼梁瓒煦,“老梁,你晚上还在练字催眠?”

  梁瓒煦乐呵呵的道:“立文书记,你还别说,效果不错,要不你也试试?”

  “我那点儿鬼画符,哪敢拿出来献丑?”高立文摇摇头。

  “誒,我原来不也一样,张牙舞爪,自己看着都生气,多练练不就成了,养气凝神,对身体也有好处,也有助于睡眠。”梁瓒煦不以为然,“只要坚持,就有效果。”

  “呵呵,得有这份心境才行啊。”高立文言归正传,看着陆为民,“为民,我和瓒煦省长这个时候找你来,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一点儿预感?”

  感动中,一下子就3200票了,兄弟们的力量太强了,我唯有码字以报,继续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