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十节 云卷云舒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十节 云卷云舒

  相比之下,世纪风云在蓝岛和大连/天津这一类1.5线城市的发展上却力度不大,不过进入2005年以来,似乎世纪风云也有意识的在大连加大了力度,大概是比较看好大连的前景,这样也好,如果真的看好蓝岛,倒是让陆为民现在有些难做了。

  不过世纪风云好歹也还在蓝岛有点儿项目,起码也能给自己留点儿“福利”,这点儿“便宜”还是能占的,到时候倒是要把苏燕青娘儿俩叫上,好好选一选,蓝岛的环境风景都很不错,相信苏燕青也愿意带着孩子来度假。

  看看时间,已经是一点过了,陆为民合上书,重新上床,但是却辗转反侧。

  对于自己来说,这样一个重大的转折,的确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冲击。

  之前他的确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到蓝岛,甚至他考虑过自己有有没有可能在两三年后担任组织部长或者常务副省长,唯独没有想过去蓝岛主政。

  和宋州不同,自己对蓝岛情形一无所知,更为关键的是蓝岛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这么大的经济体量,自己不太可能像在宋州丰州那样如臂指使般的指点江山了,这一点陆为民也有清醒的认识。

  蓝岛多大型国企,号称齐鲁经济中心,这构筑成了蓝岛经济的脊梁。

  脊梁能撑起一个地方的格局,但是却不能让血肉变得丰满起来。尤其是在经济日趋多元化,工作生活更趋个性化的这个时代,和深圳/杭州这些城市相比。蓝岛最大的差距还是在创业环境和投资环境上。

  对政府来说,格局当然重要,对老百姓来说,他们最直观的还是血肉是否丰满,只有血肉丰满了,他们的收入才会得到更快的增长,他们的创业和就业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和选择。在这一点上,蓝岛还需要向深圳和杭州学习。

  去蓝岛。就必须要干出一番和以往不一样的成绩出来,蓝岛不是宋州,不是随便舞弄两番就能脱胎换骨的,怎么解决省委交给自己的两大任务。陆为民先前在高立文和梁瓒煦面前说得意兴飞扬,但是落到实处,他知道,每一步都是负重前行。

  当然,蓝岛也并非没有优势,而且优势条件也很多,对陆为民来说,也只能是在确立了行动大方向和基本目标之后见招拆招,见子打子了。

  在床上一直折腾到凌晨三点过陆为民才昏昏睡去。而不到八点钟就醒了,草草洗漱完,出门吃了点儿东西。陆为民就径直奔自己办公室去了。

  昨晚高梁二人没有谈自己如果真的要赴任蓝岛之后统战部和总工会这边怎么办,估计高梁二人暂时也还没有想到这边来,既然如此,自己该做的活儿还得继续干起走。

  “陆部,看你脸色不太好,昨晚没睡好?”郭仕德看了一眼刚踏出电梯的陆为民。笑着道。

  “唔,有点儿失眠了。”陆为民一愣。还以为郭仕德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但一看郭仕德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理解错了,郭仕德是个实诚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如果真知道点儿啥,反而不会问了。

  “是不是咱们泉城这边的气候和你在昌江那边有点儿不一样,不太适应?”郭仕德关心的问道。

  “还行,冷了点儿,但也习惯了。”陆为民笑着点点头,“老郭,来坐坐,说说事儿。”

  上午省委常委就会开会确定人选上报,因为关乎自己,所以陆为民不会参加这个就事论事的短会。

  “陆部长,这些单位也跑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地市,您说要和总工会那边协调下来一起跑,总工会那边好像这顿时间也在搞调研,这里边日程可有些不好安排。”郭仕德坐下就开始说工作。

  陆为民内心苦笑,自己怕是没有机会再去跑了,高梁二人没说谁来接自己这一摊儿,但很显然自己不太可能继续兼任下去,也许在没有物设好人选之前,自己还得暂时兼着,但工作自己怕是没多少心思来过问了。

  “先放一放吧,不急在一时。”陆为民摆摆手。

  “对了,陆部,您还真得要考虑秘书的事情了,总工会那边也在问我们这边儿,说您怎么连个秘书都没有,这不合规矩。”

  郭仕德也还是有些压力,总工会那边在询问什么原因统战部会没给陆为民配秘书,弄得给人的感觉好像是陆为民对统战部给陆为民物设的秘书没有让陆为民满意似的,可分明就是陆为民坚决拒绝要秘书,甚至连问都没有问给他选的秘书是谁这事儿。

  “什么不合规矩?哪来那么多规矩?”陆为民反问:“秘书也是为了方便工作,我现在觉得我自己暂时不需要秘书,真的到了需要秘书的时候,我自己会提出来。”

  郭仕德无言以对,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坚决,他也无可奈何,这本来不是一个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是总是会被人关注,怎么一个省委常委,就连秘书都没有?

  陆为民之前没有考虑秘书问题,现在就更不可能考虑了,如果真要到蓝岛,肯定会要秘书,但是何必要在省里带过去,在蓝岛随便选一个,也要方便得多,也免得那么多闲话。

  一个上午,陆为民都力图让自己表现得气定神闲一些,但是虽然表面上做得挺像回事儿,但是只有他知道,自己一直处于一种神游天外的状态,坐了一上午,啥事儿都没有干成,一点事情也没有想,就这么倏尔想到东,倏尔想到西,结果是头脑发胀,一无所获。

  说不着相,结果还是摆脱不了,一样坠入彀中难以自拔,这就是凡人俗人的正常表现,哪怕你能预见未来,但是真正在关乎自己的具体事情上,你一样无法自拔。

  *************************************************************************************************************************************************************************************************************

  车离内心充满了遗憾,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败在陆为民手上。

  他和陆为民没啥嫌隙,而且虽然接触不算多,但双方的观感都还不错。

  车离一直以为徐柯有可能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是没想到高立文根本没有给其他人任何多考虑的机会,就这么坦坦荡荡的就把人选敲定了下来。

  毫无疑问,高立文是在获知陈式芳落马的时候就已经再考虑谁来接任蓝岛市委书记的人选了,梁省长是肯定支持自己的,车离自认为自己在高立文那里的印象也很好,但是没想到却会以这样几乎没有任何争议的方式就落败了,陆为民甚至连面都没露。

  会前,梁瓒煦和他简短的谈了几句,没说其他,只说大家综合斟酌之后,倾向于推荐陆为民担任蓝岛市委书记,常委会要就此意见进行表决。

  这还有什么可表决的?连梁瓒煦都已经改变了主意,而且高立文肯定也和中*组部那边进行过沟通了,这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遗憾中夹杂一丝愤懑,车离不怪陆为民,任谁在这个时候都不会退让,有一丝机会都要去争取,只不过对自己来说,这场对决好像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这也太伤自尊了。

  对陆为民他也做过了解,对方在昌江的表现很惊艳,但劣势一样明显,对齐鲁情况完全不熟悉,资历太浅,你说他当个其他职务都能说得过去,可这蓝岛市委书记帽子也能落到他头上,车离觉得省委还是有些太冒险了。

  这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是的确如此,这个意见,车离也在常委会上开诚布公的谈了,这也没什么好遮掩的,逆转不了大局,但是起码要把话摆在这里。

  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也无关个人恩怨,纯粹就是自己本着公心的观点,陆为民来了,他一样敢说。

  梁瓒煦安慰自己说还有机会,车离也承认,十七*大今年召开,齐鲁省委班子也会迎来一个大的调整期,陈式芳的落马不过是一个开头,像韩三童和江大川可能都面临调整,他车离不是没有机会,只是这一次败得这样干脆利落,颜面上有些过不去。

  事已成定局,车离倒也看得开,他不认为陆为民比自己强多少,但是也承认陆为民去蓝岛是一个除了自己之外的最合适人选。

  他甚至想给陆为民打个电话恭喜一下,但是又怕被陆为民误会是自己心有不忿,有意寻衅了,所以想想也就算了,还是见到面时候挑开来说,也许更合适。

  继续码字,继续求票,养成投票好习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