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十四节 人心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十四节 人心

  陆为民的话给了高立文很大的冲击。

  辽东半岛,齐鲁半岛,京津唐,虽然大家都在谈携手共进,但是竞争是难以避免的。

  京津唐地区的实力无疑是最强的,但是其缺陷也很明显,除了首都外,津门和唐山主要还是靠重化产业拉动,而重化产业在带来巨大gdp的同时,也带来了环保上的巨大压力,无论是雾霾还是渤海湾的水域污染,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且重化产业对于其他诸如新兴产业和服务业的挤出效应也是明显的,这就是一把双刃剑。

  辽东半岛上的明珠大连和蓝岛是有些相似的,可以说如果单独把这两座城市摆在一起,这两座城市各方面条件近似,而且优劣势都差不多,但陆为民说的没错,大连和沈阳距离较远,而且缺乏足够的城市集群经济支撑,与蓝岛周邻的登州/东莱相比,在产业基础的厚重度上略逊一筹,同时蓝岛现在还有奥运光环笼罩,如果能够及时调整战略,不敢说要超越京津唐,但是力压大连一头,还是很有把握的。

  高立文也听得出陆为民野心很大,当然不止只是盯着大连,在他看来,要确立对津唐地区的优势才是主要目的,而首都的优势还不是蓝岛可以撼动的,只能说可以把这当成一个追赶的目标。

  如果说某一天蓝岛都能和京城比肩了,高立文觉得那陆为民就完全可以接替自己来担任齐鲁省委书记了。

  高立文当然希望能看到那一天。但是现实的鸿沟摆在那里,陆为民有此宏愿当然是好的,但要真正实现。却又相当遥远的距离。

  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一番探讨之后,似乎两个人也都没有太多的心思再来谈其他,都各怀心思的思考着。

  泉蓝高速路上车流量很大,车速也一直无法真正跑起来,但是总的来说路途还算通畅,以八十到九十车速一直匀速奔驰着,抵达蓝岛时。正好是正午时分了。

  *************************************************************************************************************************************************************************************************************

  蓝岛市委把高立文/韩三童以及秦汉中/贺子达一行人安排在了蓝海饭店下榻,简单午餐之后。高立文和韩三童一行人都要午休,要等到下午两点半才正式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然后才是全市干部大会。

  这吃完饭还有一个多小时,市委办公厅也给陆为民安排了一间房休息。陆为民也没有推辞,现在省委还未正式宣布自己担任市委书记,他还得装出一副客人模样,听从别人安排。

  回到房间里,简单洗了一个脸,陆为民也想休息一下,但是他估计这个中午怕是难得休息。

  不出所料,不到五分钟就有人来敲门。

  陆为民拉开门,一个陌生的面孔。

  “陆书记。您好,我是敬文祥。”

  敬文祥?陆为民脑海中立即闪过曹朗的介绍,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敬文祥。原来是凤岛区的区委书记,后来担任过短时间的副市长,就一直担任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文祥秘书长,你好。”陆为民一愣之后,马上反应过来,“进来坐。”

  敬文祥是一个气度儒雅的五十岁左右的男子。陆为民记忆中敬畏想应该是55年的,也就是应该是五十一二岁了。但是从面向看起来,眼前这位男子顶多也就四十五六,足见此人保养极好。

  陆为民知道自己就任蓝岛市委书记还缺最后一道“工序”,那就是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和全市干部大会上的宣布,不过都知道自己是确定了的市委书记,中央文件已经下发,在理论上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了,所以虽然自己需要谨言慎行,暂时不宜发号施令,但是人家找上门来,自己却无法拒绝了。

  “陆书记,昨天汤焘他们来了,因为董市长主持这边一个会议筹备会,所以我没能来,听汤焘说您现在还没有秘书?”敬文祥口音也是比较标准的胶东口音,当然用普通话说出来,就难免夹杂那种特有味道,不过陆为民已经习惯了齐鲁味道的普通话了。

  “嗯,我原来在昌江的秘书留在昌江了,来齐鲁之后,统战部和总工会这边工作不算很忙,所以一时间也没有考虑。”陆为民也不讳言,“到蓝岛来,肯定需要一个秘书,就请文祥秘书长帮忙物设挑选一个吧。”

  “嗯,我记下了,汤焘回来也和我说了这事儿,这件事情要马上抓紧时间来办,要不您来之后很多工作都不好开展。”敬文祥想得很周到:“您在省里有没有合适人选?有的话,市委办公厅可以马上发函商调,如果没有的话,您对秘书有什么要求?比如年龄,学历,性格,口音,以及家境和籍贯。”

  陆为民听得咋舌,这位敬秘书长看来的确在这方面是有些经验的,对秘书的挑选居然也有这么多讲究,年龄学历也就罢了,性格这东西也说得过去,可口音,还有家境和籍贯,这个要求就有点儿苛刻了,起码陆为民以前选秘书时,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这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肯定也是前任市委书记或者市委其他领导在选秘书时有这些特别的要求,所以才会造就如此规矩。

  “文祥秘书长,秘书人选,我想学历和年龄上,三十岁左右最好,学历么,大学毕业就好,专业上,历史,中文等专业最好,但也不拘,至于其他,没有太讲究,口音只要不是特别独特,都可以。”

  陆为民话一出口,敬文祥也在默记,都说这位新任市委书记是岭南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而好像现在挂职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曹朗好像也是岭南大学历史系毕业的,而且二人年龄相仿,也不知道这两人是否认识,也难怪选秘书要选历史或者中文专业的。

  “好,那我就按照您的指示去安排物设。”敬文祥点头,“另外就是您的办公室,……”

  “我和汤焘说了,就用原来的,我没那么多忌讳,也不需要重新装修,甚至办公家具都不用可以调换,只需打扫一下,挪挪位置,或者换点儿小饰件这一类的小调整,让人感觉不一样就行了。”陆为民知道这事儿敬文祥不获得自己的亲口表态是不会放心的,毕竟这种事情太忌讳了,哪怕不讲究这种事情的人,起码也会要求重新装修,重换家具,像自己这类人可能还真的罕有。

  敬文祥迟疑了一下,起码在态度上是表现得迟疑了一下,这才勉强点头,表示他不是很赞同陆为民的意见,但是还是尊重服从陆为民的意见。

  陆为民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在官场上打滚几十年的角色了,对人性人心的揣摩都已经达到淋漓尽致的水准了,表演功夫也绝对到家到位,让你心里绝对生不出半点不舒服的感觉。

  “还有么?”陆为民也不理会,这种事情他都得要去慢慢适应,原来在宋州也都一样,只不过宋州自己熟悉,别人对自己也熟悉,知道自己的习惯风格,所以会来适应自己,而改掉一些自己不喜的习惯。

  “嗯,还有一件事情,本来不该在这个时候提出来,但考虑到下一步工作,所以我还是先向您汇报一下,因为唐宗尧牵扯到陈式芳案件中已经被省纪委人带走,而肖天望第一年龄偏大,第二他的脚部受伤比较严重,我去看过,估计三五个月都未必能恢复,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可能无法上班,所以市政府办公厅这边可能缺员比较严重一些,需要尽早考虑人事上的安排,我先和您报告一下。”

  陆为民有些吃不准敬文祥的意图。

  唐宗尧的事情他知道,这位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其实相当于是陈式芳的另一个秘书,只不过是工作秘书,而陈式芳还有一个正式秘书,那不过是生活秘书,但这两人都被纪委带走审查了,肖天望是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年龄的确有些大了,好像在锻炼运动时伤了脚踝,比较严重,但敬文祥什么意思?暗示自己可以调整市委办公厅班子?

  “唔,这倒是个问题,老肖的脚伤真的很严重?”陆为民问了一句。

  “真的比较严重,他年龄比较大,加上骨骼缺钙,所以一下子就伤了骨头,乐观估计得半年。”见引起了陆为民的重视,眼底掠过一丝奇异之色的敬文祥介绍道:“市委办公厅本来只有一正两负三位主任,现在就只剩下汤焘一个人了,所以我担心影响工作。”

  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