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五十一节 同台竞技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五十一节 同台竞技

  市委常委就是一个圈子,市政府党组成员们也是一个圈子,同样,区县的一把手们也是一个圈子,同样副处级干部们也是一个圈子,尤其是和工作相关的,这些都是基本圈子。

  这些基本圈子之间当然有交织,还有一些因为这样那样的因由形成的小圈子,比如同乡,比如同学,比如战友,这些小圈子和基本圈子之间相互影响,各种情况信息也会通过各自的渠道进行传递,这些形成了国内特有的政治生态圈。

  陆为民没有谈他和各区县主要领导们的交流沟通,只是介绍了他和市委常委们的沟通情况,就已经让董建伟和井致中有些吃惊了。

  他们当然知道陆为民不会悠哉游哉混日子,但是年前这段时间本来就忙,事务性工作也多,陆为民仍然能够亦如此高效率的达到其沟通各方的目的,董建伟和井致中还是很有些意外。

  当然他们也注意到了陆为民没有提毛小鹏和曹朗,也没有提到钱亚东。

  如果只是因为这些事政府性的事务工作,无需和毛小鹏/钱亚东过多商谈,但是为何又要和金国忠/敬文祥商谈?

  同样没有人不知道他已经和不少区县的书记区县长们畅谈过了,这些人的想法观点意见如何,他陆为民也了然于胸了,现在他来找你董建伟和井致中,其实也就是一个隐隐的划下道来了。

  该你们了。

  有些东西不言而喻,有些东西窥斑见豹。就看你怎么去领会了。

  也许这只是一个姿态,一个暗示,一个信号,但是如果这种姿态你还不能做出反应,也许姿态也好,暗示也好,信号也好,就会转化为实质性的东西了。

  “陆书记。蓝岛这两年的发展肯定是有些问题的,但如果归咎于陈式芳一个人。可能也说不过去,我们市委班子和市政府班子多多少少也还是有些责任的,对于陈式芳的观点意见,没有坚决的表明态度,总觉得她是市委书记。她提出来的想法,只要不是明显违背原则的,而只是一些观点意见上的分歧差异,就不愿意去顶,想要保持那种无谓的一团和气,结果就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董建伟见陆为民开了头,也知道该自己表态了,顺着陆为民的话头走:“蓝岛城市发展这两年比较快。带动了房地产业的兴盛,也带动了全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快速发展,但是由于在确立发展的观念上出现了偏差,市里边就在规划上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一点前一段时间陆书记您也和我谈起过。规划没有条理,基本上是延伸到哪里发展到哪里。科学的,全面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的,这种战略布局规划,没有。”

  陆为民点头。却没有吱声,等待董建伟继续阐述。

  “市里边在这个问题上可能要尽早考虑,分别重新来进行一个长期远景和中近期的一个具体规划,把我们蓝岛的各类资源和具体优势高效可行的利用发挥起来。”

  既然打开了话匣子,董建伟也就不再藏着掖着,这本来就是一个对话形式的探讨,如果不把自己内心所想和盘托出,就事论事,含糊其辞,只会让对方更加轻视自己,更何况旁边还坐着一个井致中,如果让对方觉得自己这个市长甚至还不如旁边常务副市长的水平,那就有些失策了。

  “唔,建伟,看来你也看到这个问题了,能具体说说么?”陆为民含笑道。

  这是要掏底了,董建伟也知道自己不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那就过不了关了。

  对方把自己和井致中一起叫上,也就是有点儿要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味道。

  这一手很厉害。

  你行不行,亮出来,不行,旁边还坐着一个呢,甭以为你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儿。

  别看井致中平时不显山露水,陈式芳时代和自己配合也还算默契,现在,谁能说得清楚他不想抓住机会?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陆为民这人做事也还算靠谱,起码没有那么多暗手阴招,做事儿堂而皇之,大马金刀,大家挑明来,董建伟也喜欢这样。

  他董建伟不是文不能提笔舞不能提枪的庸才,是不是那块料,自己清楚,遇上了陈式芳,他没辙,但是并不代表他会一直隐忍,他愿意迎接新的挑战,而你陆为民既然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来表现,他当然不会不接招,也不惧于接招。

  他也愿意让陆为民看看,他董建伟是不是真的当得起这个市长,是不是就惧于和旁边的井致中竞争了。

  董建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承认了陆为民对于自己的居高临下的地位,这种心理优势一旦被确立,再要想抢回来,那就困难异常了,或者董建伟根本就没有作此想。

  他现在想的就是如何在陆为民和井致中面前充分展示自己,证明自己。

  “正如陆书记您经常提到的,蓝岛的定位决定了蓝岛不同于其他城市,东莱/东昌这些城市当然不能和我们蓝岛比,就是泉城也一样不能和我们蓝岛比。”董建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炯炯,声音也提高了半拍,开始进入状态,“陆书记您刚来时在干部大会上的提法对我震动很大,这一段时间,我也一直在琢磨,我们蓝岛,究竟该有一个怎么样的综合性定位?我们该和谁来比较,来竞争?如何来让我们蓝岛的独特优势发挥出来,如何让我们蓝岛的优势成为胜势,成就我们蓝岛的未来?”

  井致中觉得自己脊背下意识的直立起来,先前他还有些怀疑董建伟会不会有所保留,但是就凭这最后的一句问话,他就明白,董建伟这是要发力证明他自己了。

  董建伟当然不是庸人,但是他井致中也不是,可董建伟是市长占据了先手,而且他选择的切入点恢弘正大,堂堂皇皇,很容易就能把他的先手优势发挥到极致,下一步轮到陆为民问自己的看法意见时,自己所能发挥的余地就不多了,如何来打破这个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的被动?

  井致中一边认真倾听着董建伟的滔滔分析,一边也在为自己下一步的论断发挥寻找新的契机和切入点。

  市长和常务副市长是很少“同台竞技”的,即便是市委书记也不合适如此。

  不过陆为民却以这样一种私密聊天的方式达到了这个目的。

  这说明自己在运用一些手段时也是越来越游刃有余了,对此陆为民还是颇为自信的。

  对董建伟,对井致中,陆为民也是花了一些心思了解和琢磨。

  先有曹朗,后来又日益靠拢的金国忠和敬文祥,通过他们,陆为民对董建伟,对井致中,对市委里边其他班子成员的了解也日益深刻。

  所以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先行从市委班子里边着手,而是接受了敬文祥的建议,先从区县市的一把手们开始“渗入”,而市委常委里边和市政府那边的班子成员,则是择机而动。

  不能不说敬文祥这种在蓝岛政坛上浸淫多年的老手的经验和手段都是一般人不能比的,也难怪陈式芳可以边缘化敬文祥,但是你要想踢开敬文祥却做不到,甚至还经常受到敬文祥的掣肘和侧面反击。

  这是曹朗的分析。

  陈式芳一直想要把唐宗尧推到市委秘书长位置上,但是一直到她落马,甚至连唐宗尧取代肖天望都还没有完全做到,这就是敬文祥的本事。

  成功的遏制了唐宗尧想要迅速取代肖天望的希望,进而也就扼杀了唐宗尧迅速对自己位置构成威胁的可能性,敬文祥这种先发制人未雨绸缪但是却又杀人不见血的阴柔手段,曹朗也是赞叹不已。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蓝岛的表面还是很风光的,地区生产总值这几年一直在全国主要城市的前十位左右徘徊,人均GDP也不低,而且我们蓝岛也是全国赫赫有名的制造业品牌基地,品牌大市,但是只有我们这些内里人才知道这真的是表面风光,我们蓝岛这几年更多的是仰仗前几年第二产业打下的江山在吃老本,同时有点儿煮豆燃萁味道的推动房地产业发展,才呈现出现在这一幅貌似绚丽的画卷。”

  董建伟的话在外人听来绝对有点儿夸大其词危言耸听,但是在陆为民和井致中听来,却不然。

  事实就是如此,蓝岛前几年打下来的基础优势在慢慢丧失,虽然海特/海星/双鑫/蓝啤等几大品牌企业依然红火,但是几大企业已经不足以支撑起这个日新月异时代下的蓝岛了,你在发展,但是旁边的对手们发展更快,这就相当于你停滞不前甚至在后退,你用房地产业的快速发展来弥补遮掩本地其他产业的发展不足,固然可以迷惑外行人,但是作为一地党政领导们来说,只要耳聪目明,都能够看到这里边的盛世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