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五十二节 择机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五十二节 择机

  一座城市,尤其是像蓝岛这样的大城市,归根结底是需要靠二三产业的全面发展才能支撑起来的,而不是单靠某一两项产业就能包打天下的,这一点是不争的现实。

  董建伟作为市长,当然很清楚蓝岛花团锦簇背后隐藏着的危机,当大连咄咄逼人的信息软件业和打造东北亚枢纽龙头的规划出炉时,当苏州的制造业进入黄金时段时,当津门正在大刀阔斧的重塑北方经济门户的格局时,当沪上正以东方国际化大都市的形象毫无悬念的崛起于西太平洋时,当深圳正在以埋头苦干来证明“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作为这座新兴城市兼中国第一特区的座右铭时,蓝岛在干什么?

  蓝岛还在沉迷,还在乐不思蜀的玩弄着房地产乃至旅游地产的概念,不断把房价从一个高度推上另外一个高度,这很危险。

  没有一个正确的应对之策,蓝岛很有可能就要在这一波浪潮下慢慢落伍,这是陆为民不能容忍的,同样也是董建伟和井致中这些人不愿意见到的。

  无论政见是否相同,无论个人心思是否一致,甚至无论利益是否有冲突,但是让蓝岛变得更好这是保证各人各方利益的最起码基础和前提,这一点,各人各方都是明白无误的。

  “我觉得蓝岛目前有几个问题走偏了,或者说存在问题。”董建伟开始步入核心问题。

  “第一,竞争力优势的削弱问题。蓝岛是以制造业立市,蓝岛从开埠以来,就是制造业核心基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像海特/海星/双鑫和蓝啤/蓝烟集团都是其中代表。但这几年这些企业仍然在发展,但是周围对手的发展更快,一大批新的品牌和产业迅速兴起,而我们蓝岛现在没有跟上时代,在吃老本。”

  “……,竞争力优势的削弱源于几方面。我的分析,有三方面,在此之前,我先来谈一谈我们蓝岛目前的竞争格局。我们蓝岛无论是城市地位/交通优势/气候条件/旅游资源等等来说,都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在我看来,起码是排在前三位的。京沪穗深杭苏津,加上一个近在咫尺的大连,或者再加上宁波和厦门吧,这几座城市大概是能够和我们媲美的,但是仔细一分析。可以排除一些,厦门在经济实力上已经拉开了距离,它的定位也和我们不一样,可以排除。宁波与我们相比有明显缺陷,城市环境/旅游资源以及人力资源优势。何况它受到临近的沪杭苏的地域优势挤压,也很吃力,我们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京沪作为国内的政治文化中心和经济中心,在发展和我们蓝岛有明显的错位。我个人理解,目前它们我们有一些竞争,但是那只是产业局部,不涉及全方位;广州的情况和京沪相似,而且地处遥远,它只能作为华南区域性经济中心的存在,问题也不大;苏州产业结构和我们差异比较大,我们蓝岛也不太可能走苏州的发展模式,所以问题也不大,真正能对我们形成竞争优势的,就全国性来说,深圳和杭州是最具挑战性的,而迫在眉睫就在身边的竞争则是津门和大连。”

  对董建伟的这番分析判断,陆为民和井致中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陆为民的感觉是董建伟是对当前蓝岛和蓝岛竞争对手的挖掘分析上下了苦功的,能够精准的罗列出这些对手城市,同时找出其优劣异同,这不是简简单单翻阅几篇文章,罗列几个数据就行的,你得要有更深层次的挖掘研究分析,找出其内里关联,而且董建伟在这方面的分析研判结果是和自己很多观点一致的。

  井致中的感觉却不一样,在他看来,董建伟太精明了,但也得承认这家伙够厉害,对方能在陆为民提出一些具有新意的架构观念时,就迅速找到了切入点并加以深挖,提出了秉承陆为民思路的这么多东西来,想不让陆为民满意都不行,当然不是说这些东西就都是陆为民的,和董建伟无关,理念这个东西,你有,别人也可以有,各自发挥的侧重不同而已。

  董建伟这是找准了陆为民的脉搏,抢先提出了一些东西来,这既能展示他董建伟的思路架构,同时又能很好赢得陆为民的共鸣,这一招太厉害,连井致中都不得不承认董建伟能做到市长这个位置上绝非偶然。

  董建伟也知道井致中可能会有一些想法,不过他不在意,这些东西本来也就是蓝岛存在的问题,陆为民可以想到,他董建伟一样可以下力气花心思分析出来。

  看见陆为民和井致中脸上的表情,董建伟语气很自信:“陆书记提出了我们蓝岛要敢为天下先,要瞄准沪上和深圳,我也很钦佩,但是我说句夸口一点儿的话,陆书记,至少在现在,我比您更了解我们蓝岛的实际状况,要说和沪上和深圳比,我们还真的不是差了一星半点儿,距离还有点儿大,我所说的差距不仅仅是那点儿GDP,而是我们蓝岛的发展机制/氛围,甚至可以说基因,都查了一截。”

  陆为民面带微笑,微微点头。

  井致中脸上深思表情更甚。

  这已经超出了井致中的预估了,董建伟这是在亮剑了,把他自己的老底全亮出来了,敢提到机制氛围上的差距,甚至谈到了基因,这说明董建伟是早就有备,根本不是先前和自己在路上所说的那么浅淡,这货也太有城府了。

  “我所说的机制氛围乃至基因,这都是非一朝一夕能赶上的,深圳改革开放几十年,一直坚定不移坚持不懈的寻找突破,这不仅仅是产业突破,而在于自身定位的不断突破,在机制政策体系上的不断突破,这才是发展的原动力,深圳为什么能快速成长,就在于它的创新,同样沪上也在寻求自我的突破,沪上的突破更侧重于自我定位的突破,跳出国内这个圈子,面向整个太平洋和世界,实际上大家也都看到了,沪上正在不断的压制香港,香港的创新动力正在被沪上所取代,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香港如果按照目前的格局继续下去,被沪上取代,被深圳取代是迟早的事情。”董建伟进一步道:“我个人认为我们蓝岛还是应当立足现实,切实寻找自己存在的问题,尤其是面临周邻竞争的时候,如何扬长补短,重新确立自己的优势地位,只有走到这一步之后,我们才能谈得上其他。”

  董建伟并不完全赞同陆为民提出的要瞄准沪上和深圳的的观点,在他看来,蓝岛还没有这个资格,高瞻远瞩当然是好事,但是好高骛远就不可取了。在他看来,他还是倾向于陆为民也提到的另外一些对手,比如大连和津门,相比之下,这两座城市才是最迫在眉睫的对手。

  大连虽然在经济总量上略弱于蓝岛,但是它的情况实在和蓝岛太相似了,气候,交通,区位,甚至各方面的资源禀赋,都格外接近,可以说一个项目,一笔投资,蓝岛稍有疏忽,就有可能被大连给挖走,因为两地在这方面的条件相差实在不大,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同样,津门也一样是蓝岛的主要竞争对手,作为直辖市,作为北方经济门户,津门在历史上的战略地位是要高于蓝岛的,津门的重化产业上是具有很强优势地位的,这一点上也决定了它在经济总量上更具实力,但同样也更容易受到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所以在这一点上它也和蓝岛有很强的竞争性。

  作为交通枢纽,大连和津门都对蓝岛构成直接挑战,尤其是正当东北亚交通枢纽中心这一目标,同样在重化产业上,大连和津门也与蓝岛构成竞争,而且在个别单项上,大连和津门对蓝岛也还是有它们的优势。

  董建伟认为陆为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要在第二产业板块上领先,那么就必须要充分发挥蓝岛具有技术优势的传统产业中的高端行业,比如铁路机车设备制造业中的高铁产业,比如海洋和船舶制造业中的海洋勘探钻采设备和特种运输设备制造业,陆为民现在已经有了动作,中南车集团和中北车集团以及中海油集团都受邀纷至沓来,显然就是要在这个问题上发力,要让蓝岛的第二产业板块重新动起来,硬起来。

  “建伟,你觉得我们应当在哪些方面首先着手呢?”陆为民也听出了董建伟的话语所指。

  “陆书记,您不是已经有动作了么?南车北车,还有中海油,好像你还和华船集团也有联系吧,这不是都要陆续来咱们蓝岛么?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蓝岛的优势所在,理所当然的要把这份优势用到极致!”董建伟也笑了起来。

  目标600,请投票!票票有些弱啊,老瑞在努力,兄弟们请行动!(未完待续~^~)